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出自广西的禅门大师——慈明楚圆禅师

2019年01月21日    来源:新浪博客    字号:[    ]

  在中国禅宗史上,慈明楚圆禅师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禅宗“五家七宗”中之“七宗”其实是五家之中的临济一宗别开出来的“黄龙派”及“扬岐派”二宗,此二宗的创始人黄龙慧南及杨岐方会两位禅师都是慈明楚圆的法嗣。而今人多不知晓的是,这位名满天下的大禅师却是出自于广西。

  一、生于全州,逢坡出家

  禅师俗姓李,名楚圆,北宋时期全州清湘县(今广西全州县)平塘矮岭脚金坑人,宋仁宗皇帝赐号“慈明大师”。又因他曾住锡于潭州石霜寺,故有慈明禅师、楚圆禅师、慈明楚圆禅师、石霜楚圆禅师、石霜慈明禅师等称号。

  清康熙《广西通志》有载:“石霜慈明,全州人,姓李名楚圆。祥符二年出家湘山隐静寺。其母遣之远游,闻汾阳道望,因往谒焉。见即蒙器。异经二年未许入空(室),一夕乞诉汾,汾阳举杖逐之,明拟伸救遂掩明口,乃大悟,曰:是知临济道出常情。复留侍七年辞去。依唐明嵩禅师,忽念母老南归。既复出,游至瑞州,留居洞山,依聪禅师三年,乃游仰山,宜春太守黄宗旦请开法。南源三年,弃去,久之定居石霜。嗣汾阳昭禅师。”

清康熙《广西通志》之载

  关于禅师的生卒时间,笔者现在看到有两种不同的说法:

  一是宗性法师根据宋代慧洪禅师《禅林僧宝传》而撰写的《石霜楚圆及其影响》一文中认为:“关于楚圆生卒年:慧洪记为‘康定戌寅’第二年入灭。查戌寅非康定,戌寅乃宝元元年(1038),戌寅第二年应为宝元二年(1039)己卯入灭。而楚圆示寂时世寿54岁,据此上溯,楚圆应生在雍熙三年(986)。”现在的专家学者基本认可并采用此说法。

  二是成书于南宋时期的《湘山事状全集》(蒋擢编)卷之八载有《慈明传脉说》一文,其中记有:“师性李,讳楚圆,全州清湘县北八十里平塘 矮岭脚金坑人也。宋端拱元年生。状貌魁梧,天性敏捷。幼出家岭陂逢坡寺。祥符二年己酉,年二十二得度。天禧五年辛酉,年三十四游方,后得法于汾阳昭禅师。”根据此文所记,慈明禅师应是生于宋端拱元年(988),卒于康定二年(1041)。

《湘山事状全集》之载

  以上慈明禅师生卒年份的两种说法中,笔者则认为第二种说法应该是正确的,即为公元988—1041年。因为其所记禅师各年份的活动规范而可信;另外,如取慧洪在《禅林僧宝传》中“康定戌寅”的“康定”来推算也是合理的;再者与《广西通志》所载的“祥符二年出家湘山隐静寺”也是相吻合的,故可以由此而推算其人生轨迹。

  宋端拱元年(988),慈明禅师出生于全州清湘县北八十里平塘矮岭脚金坑一个李姓家庭。因为全州是无量寿佛全真法师的道场,寿佛真身存放在古塔之内,当地佛教气氛浓厚,楚圆的母亲就是个虔诚的佛教徒。根据清康熙《湘山志》所载,慈明禅师是“应湘山古塔放光现瑞而生”。

清康熙《湘山志》之载

  少年之时的李楚圆长得“连眉秀目,颀然丰硕”,而者他还是个勤奋读书的儒生。但儒家的经典并不能使他得解心中之惑,父亲死后,他更是希望能够在佛学中求得证悟。

  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即楚圆二十二岁之时时,经请求得到母亲的同意,楚圆去州城南的岭陂逢坡寺出家为僧。后因他的禅教大成就,宋治平四年(1067),英宗皇帝赵曙特将“逢坡寺”敕改为“隐静寺”。《慈明传脉说》一文中有记:“......今五家宗派,独临济一宗为最盛,而师初受业逢陂寺,英宗治平四年,敕改为‘隐静’,遂为一方上游。”

  二、艰苦参学,善昭开悟

  楚圆在全州逢坡寺受戒修行十多年,打下了良好的佛学基础。为使楚圆修佛取得更大成就,对佛教很有感情的母亲鼓励他到各地寻找高僧大德遍访参学。天禧五年(1021),时年三十四岁的楚圆和尚走出了全州前往外地参学。

  于是楚圆沿着湘江河谷,他以竹杖挑着行囊,漫游在襄沔(今湖北)之间。他虽然长得一表人才,但却忽略绳墨,行为不规范,言语没规矩,所到之处,经常被前辈老僧教训、呵斥,人们都以为他不具备优秀禅僧的潜质,但楚圆自己却是笑道:“龙象蹴踏,非绵羊所能知;鹤鸣九霄,燕雀岂堪听闻。”

  楚圆在参学途中,结交了两位知己禅友,即为大愚守芝与芭蕉谷泉,于是三人结伴进入河南洛阳。在洛阳闻听山西汾阳临济宗六祖善昭道望“天下第一”,他们决心前往亲依。

  楚圆此行却是历经曲折,据《禅林僧宝传》所载:“时朝廷方问罪河东,潞泽皆屯重兵,多劝其无行。公不顾,渡大河,登太行,易衣类厮养,窜名火队中,露眠草宿。至龙川,遂造汾阳。”

  住锡汾阳太子禅院的善昭禅师见楚圆天资聪颖,博识好学,心中暗喜,于是将他留下。但善昭却故意长达二年都不指点他,他忍不住前去参拜,善昭恶骂且杖之,他欲辩解,善昭忽然用手掩其口,使其大悟。

  楚圆开悟之后,继续在善昭门下苦修了七年,尽领禅法要旨。然后他去并州(今山西汾水中游一带)参谒师叔唐明智嵩禅师(也称“三交智嵩”)。智嵩禅师介绍他认识了杨亿、李遵勖两位士大夫禅友。后来,因为母亲年事已高,为了尽孝,楚圆策杖南归。

  三、五坐道场,广弘禅法

  楚圆南归到达江西筠州(瑞州),他又在云门宗高僧洞山晓聪座下参学了整整三年。这时,宜春太守黄宗旦奉请他住持南源禅寺而出世说法。

  楚圆在南源禅寺住锡讲法三年,后弃丈席而去,归全州家中探望母亲。当时有位富商供养了他白金,他便以此白金为母亲祝寿。母亲却将白金摔在地上,骂道:“汝定累我入泥犁中。”楚圆心知贤母境界,于是悄然辞别家乡,去参谒神鼎洪堙禅师。

  神鼎洪堙禅师,亦是楚圆师叔辈的高僧,他望尊当时,门风孤峻,禅僧中不是极为聪慧者,不敢登其门。楚圆以其灵动的禅机得到,得到洪堙禅师首肯感叹而言“汾州乃有此儿耶?”自此,楚圆名重丛林。神鼎禅师于他人处高度赞赏楚圆,称楚圆“知见高,可兴临济”,还大力推荐他住持著名的道吾禅寺法席。

  楚圆于是受请主持潭州(今湖南长沙)道吾山法席,前后约三年。其法令整肃,为法忘躯者蜂拥而至。楚圆有言:“道吾打鼓,四大部州同参。拄杖横也,挑挂乾坤大地;钵盂覆也,盖却恒沙世界。且问汝等向何处安身立命?若也知之,北俱卢州吃粥吃饭;若也未知,长连床上吃粥吃饭。”

  此后,楚圆又在石霜山崇胜禅院、南岳福严禅院、潭州兴化禅院等地开法化众、广弘临济禅法,其门下弟子开悟得证四十八人。

  三、禅友挚情,敕赐慈明

  楚圆禅师的一生中与两位士大夫禅友最为要好,即是当年智嵩禅师介绍他认识的杨亿、李遵勖。

  杨亿(974—1020),字大年,建州浦城(今属福建浦城县)人,是北宋著名的文学家、“西昆体”诗歌主要作家,《宋史》卷三五有传。杨亿年少以神异及文才闻名于世。年十一,太宗闻其名,诏送阙下试诗赋,授秘书省正字。淳化中赐进士,曾为翰林学士兼史馆修撰,官至工部侍郎,曾多次出任地方官。他“天性颖悟”、“留心释典禅观之学”,对佛教特别是禅法有浓厚兴趣。楚圆到杨亿家参访时,两人十分投缘,“馆于斋中,夕日质疑智证,因闻前言,往行恨见之晚。”当楚圆到仰山参访时,杨亿便写信给宜春太守黄宗旦,示意黄宗旦请楚圆出世弘法,由此楚圆住持袁州南源山广利禅院,开始了他住山接众,传授禅法的生涯。

李遵勖像

  李遵勖(988—1040),字公武,潞州上党(今山西长治)人,初名勖,因娶宋真宗赵恒妹万寿公主,而加“遵”字为“遵勖”。他进士及第后,历官左龙武将军、驸马都尉,澄州刺史,均州、宏州、康州团练使,泽州防御使,宣州观察使等。李遵勖主编的宋代第二部大型禅宗灯录《天圣广灯录》获编入佛藏经典之中,今仍存于《中华大藏经》中。他又著有《闲宴集》二十卷,《外馆芳题》七卷,均佚。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李遵勖玄孙李修元是南宋禅宗高僧,法名道济,俗称“济公活佛”。

《天圣广灯录》之载

  出于对禅学的关注,李遵勖与杨亿及楚圆都是至交。杨亿去世时,他十分悲伤,亲自到墓前悼念。李遵勗与楚圆亦是相见恨晚,并且常有书信唱和往来,互相交流禅法心得。他对楚圆的很是推崇和景仰,将楚圆的语录编入《天圣广灯录》卷第十八中。李遵勗在去世前,特地命人请楚圆到京城住宅谈话,交流一生所学心得,足见二人之真知挚情。

  因李遵勗临终之时的京城之行,楚圆途中造访同门琅琊慧觉,为作《牧童歌》。抵京后,获宋仁宗皇帝赵祯诏请入宫,“同观《渭川图》。帝问:‘能诗?’师即吟曰:‘那个堽头一撮山,何年写入画图间?依稀似我湘源景,只少虞妃泪竹斑。’上大悦,曰:‘是朕天下,卿何言我?’乃令改‘似我’作‘有似’字。帝以师慈仁明敏,降诏:赐紫衣,号‘慈明大师’。”(《慈明传脉说》)

  四、法传至今,古迹犹存

  宋康定元年(1040),楚圆送别李遵勗,即乘座官舟南归。途中得疾,据《指月录》卷之二十四所载,楚圆禅师谓侍者道:“我忽得风痹疾。”侍者一见楚圆禅师已口吻喎斜,便着急得以足顿地,抱怨道:“当奈何!平生呵佛骂祖,今乃尔!” 楚圆禅师一听,便说道:“无忧,为汝正之。”说完,用手一抹,嘴角端正如初。

  宋康定二年(1041)正月初五日,楚圆在潭州兴化禅院沐浴辞众,跏趺而逝,寿年五十四岁。至此,其出家已有三十二年。《建中靖国续灯录》卷之四称“师出世二十年”所指应该是:天禧五年(1021),楚圆禅师离开家乡全州外出学禅及弘法的二十年。楚圆的遗体后来被运至潭州石霜山崇胜寺焚葬立塔,有《楚圆语录》一卷流传后世。

  《楚圆语录》是在其弟子记录的基础上编集而成的,有两个版本:一是楚圆在世的编集本,由李遵勗于天圣七年(1029)年所编《天圣广灯录》卷十八,题名为《袁州南园(源)山楚圆禅师语录》;二是楚圆去世后的编辑本,由临济宗黄龙派创始人慧南重编的《石霜楚圆禅师语录》,内分语录、行脚、勘辨、偈颂四部分。慧南所编《楚圆语录》,后被收入《慈明四家录》,后来在《建中靖国录》、《嘉泰普灯录》、《古尊宿语录》、《续古尊宿语要》、《五灯会元》及《续传灯录》等语录中,也都收有内容详略不同的《楚圆语录》。

  禅宗临济一脉,自临济义玄以下,影响不大,仅靠兴化存奖一系维持法系。直至临济下五世汾阳善昭才开始有改变,而到临济下六世慈明楚圆则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一改衰落微势并且十分兴盛。

  慈明楚圆禅师门下开悟弟子四十八人,其中除道吾悟真、翠岩可真、蒋山赞元,灵隐德章等禅师在当时十分有影响外;对后世影响最大的有黄龙慧南、杨岐方会。并由从楚圆门下分出杨岐、黄龙二派,形成禅门五家七宗的格局,为临济宗的复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临济宗也因此而得以广泛传播,乃至后来外传至日本、高丽(韩国)等国家,并风行至今。

  南宋章倧在《慈明四家录序》特别指出:“临济宗风,特盛于天下,盖其儿孙皆鹰扬虎视,唯慈明(楚圆)负卓,绝逸群之韵,气吞佛祖,槌拂之下,锻炼凡圣,机用超脱,诸方未有出其右者,临济之道恢廓焉。”

  楚圆因被汾阳善昭禅师骂而开悟,因此他在教化黄龙慧南等门人时也采取了同样的手段,机锋一样的峻烈和辛辣。故此,慈明楚圆禅师亦以其“慈明骂”而与“临济喝”、“赵州茶”、“云门饼”、“德山棒”等禅门破执机锋而被后人广泛传诵。

蒋琦龄所题“石霜故里”(网络图片)

  在慈明楚圆禅师的家乡全州县龙水镇双车村,今尚存有清代中叶顺天府府尹蒋琦龄所题“石霜故里”的四个大字。

  相传全州人蒋琦龄于清同治年间卸任顺天府府尹,准备经运河南下归家乡,已定船期,行前忽梦石霜楚圆禅师来访,要公推迟一日再行,说原定之日不能行船,并愿与同归,复对琦龄言:“我为你之前身。”醒后深觉讶异,宁信其有。即依梦中大师之言,推迟一日。果然原定行日,忽河中风浪大作,多艘行船翻沉。琦龄回到龙水后,为感谢家乡的这位大师,特在龙水建设旧林寺,并在寺中建有慈明殿以作供奉。此外,蒋琦龄还特别在双车村前,立一大石碑,高约两米,自题“石霜故里”,刻之碑上。并在碑旁建一瓦盖石柱石桥,取名为“广福桥”,便于众人行走、歇息。石碑、石桥至今仍存。

全州县双车村广福桥(网络图片)

  《慈明传脉说》文中有感:“全州以一无量寿佛出世,香火方隆;又得一慈明,嗣兴祖法,布满天下,猗欤盛哉!”在古代被视为蛮荒之地的广西,在历史上却出此一大宗师,确属幸事,应予以重视加强研究、挖掘及弘扬!

  主要参考文献:

  1、《湘山事状全集校释》(宋代蒋擢原撰,张云江、蒋朝君校释)

  2、《石霜楚圆及其影响》(作者:宗性法师)

  3、《慈明楚圆生平事迹研究》(作者:徐文明)

  4、《湘山志》(徐泌主修、谢允复纂修)

  5、《广西通志》(郝浴修、王如辰等纂,清康熙二十二年刻本)

  6、《龙水我的故乡》(作者:蒋世德)

  (成稿于2019年元月20日上午)

作者:吴孝斌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