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元宵佳节话六祖——中国禅宗六祖慧能大师剃度出家纪念日

2019年02月19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农历正月十五,在全国人民欢度传统元宵佳节之时,却鲜有人知,此日正是中国禅宗六祖慧能(也称惠能)大师剃度出家纪念日。就在1340年前的今天,即唐代仪风元年(公元676年)正月十五,慧能在广州法性寺正式削发为僧,从而禅行天下,一花五叶,结果自成。慧能获后世赞为中国佛祖,并与老子、孔子一起并列为“东方三圣”。今日匆忙之中,借用网络拼凑而成此文,介绍慧能从出生到在广州法性寺正式削发为僧的这段经历,以纪念这位伟大的先圣。

  六祖慧能(公元638年至713年),俗姓卢,原籍范阳(郡治在今北京城西南)。

  慧能家境贫寒,三岁丧父,迁居南海。稍长,卖柴养母。一日,路过一旅店,听闻有人诵读《金刚经》,就放下肩上的柴草,静心倾听。听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豁然有悟,上前对念经人说:“刚才所念什么经?从哪里得来?”客人说:“是《金刚经》,是从蕲州黄梅县东禅寺五祖弘忍大师那里得来。”慧能便发心前往修学。当即有一客人施舍十两银子。他把老母亲安顿好之后,就踏上寻法之路。

  到了韶阳,遇到同村之刘志略。刘志略有一个姑姑叫无尽藏,经常读诵《涅槃经》。有一天,慧能又听到无尽藏在读《涅槃经》,随即替她解说经中之义理。那无尽藏知道慧能并不识字,而听他讲义理时却头头是道,就感到十分奇怪。不料,慧能却对她说:“诸佛理论,不关文字,若取文字,则非佛意。”无尽藏深为叹服,称之为行者。有人就劝他到宝林古寺修道,慧能就暗地对自己说:“本来我是为求师才出来的,如果现在一改初衷住寺修道,有无异于像刚出门的人,没走 几步又回家去了。”后来,他又至乐昌西石窟从智远禅师学禅。几经接触,智远禅师发觉慧能乃非等闲之辈,就劝他到蕲州黄梅东山弘忍处受学。

  到了黄梅,便立刻去参见弘忍,弘忍问他:“你是那里人,到这里来做什么?”他回答:“弟子是岭南新州人,此来拜你为师,是为了要成佛,别无其他目的。”

  弘忍为他的质朴无邪所感动,但他毕竟是位非常有智慧的法师,故意用讽刺的话考验慧能说:“你从新州来,是南蛮之人,如何能成佛”?

  这话引起了慧能尖锐的反击说:“人虽有南北之分,而佛性岂有南北之别,我的形体虽与你不同,但我们的佛性又有什么差别呢?”

  弘忍发现慧能是可造之材,本想和他多谈一会,可是看到许多徒弟们围在慧能旁边,脸露不屑之色,因此便不多说,只吩咐慧能去做粗工。但慧能却没有敏感到弘忍的别有用心,又问:“报告师父,弟子自心常生智慧,不要离开自心,便是福田,请问你要我做什么呢?”

  弘忍只得打断他的话说:“这个南蛮,根性倒也敏利,不必说了。”接着便派他到后院去做碓米的工作。

  有一天,弘忍去看慧能便问他说:“我知道你颇有见地,但深怕别人妒嫉,加害于你,所以没有明言,你知道吗?”

  慧能回答说:“弟子知道师父的意思,因此始终不敢到堂前参见吾师,深怕别人怀疑。”

  慧能在黄梅一晃就过了八个月。某一天,弘忍觉得传法的时机已到,便召集徒弟们训话说:“我要告诉你们,生死是件大事,你们整天只求幸福,而不去想想如何脱离生死的苦海。这样你们的自性早已迷失,即使得到幸福,又有何用?你们应从自己的心中去发智慧。再把所证悟的写成偈子,给我看看,如果谁真的已经悟道,我便把衣钵传给他,做禅宗的六祖。你们快去写偈子,不要拖延,犹疑和思考便是心无所悟,如果真能见性的人,当下便能见性,即使置身车轮刀斧之下,也能见性。”

  大家听了弘忍的吩咐,回去后,便互相讨论说:“我们无需绞尽脑汁去作偈,神秀上座现在已是我们的讲师,一定是他得到衣钵。我们即使作了偈子,也只是浪费心血而已。”于是大家便不作偈,只是准备以后跟随神秀。

  神秀是一位非常虔诚和谦虚的人。他心里想:“徒弟们都不会作偈,因此我必须作偈,否则师父便不知我的见解如何。但我作偈的话,如果为了求法,当然用意很好;如果是为了想做祖师,那便与俗人争夺虚名没有什么差别,唉!真是为难极了。”反复思考过后,神秀于是趁夜晚在墙上写下偈子:“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朝朝劝拂拭,莫使惹尘埃。”

  当弘忍看到了这首偈子,知道是神秀写的,知道他并未见性。便说这首偈子值得大家诵持,如能照着修行,便不致于堕入邪道。当天晚上三更时分,弘忍便单独把神秀叫进房说:“你那首偈子并没有见性,还只是到了门槛,未能登堂入室。一般人依照这首偈子去修行,虽不致于堕入邪道,但决不能得到最高的智慧。要想得到最高的智慧,必须当下认清自己的心,看清自己的本性,知道它是不生不死的。如果你的每个念头都能明心见性,那么世界上便没有任何东西会阻碍你。你的存在是真实的,万物的存在也是真实的。你将会发现万象的变幻无常,都是法尔如此,都是真性实相。能够有这种见地,就是最高的菩提自性了。”于是弘忍便叫神秀再写一首,可是神秀的心情一直不宁,想了好几天,总是写不出。

  正在神秀苦思不出的当时,有一个小和尚口中念着神秀的偈子,经过慧能碓米的地方,慧能一听到这首偈子,知道作者尚未悟道,便问那个小和尚是谁写的,小和尚大叫道:“你真是个南蛮,连这个都不知道”!然后便把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慧能。慧能要求说:“老兄,我在这里碓米已有八个月,未曾到过堂前,请你带我去看看那首偈子好吗?”

  于是他们便到了写偈的地方,慧能又请求说:“我这个粗人不识字,请你念给我听听。”这时正好江州的一位通判官,名叫张日用的,也在场,他便高声的念给慧能听,慧能听了就对张日用说:“我也有一首偈子,请你替我写在墙上,好吗?” 张日用奇怪的说:“什么,你也会作偈子,真是怪事!”

  慧能便正色的说:“要学最高的菩提之道,可虽轻视那些初学的人,有时,极下等的人,有最高的智慧;而极上等的人,却毫无见识可言”。这几句话把张日用说得服服贴贴,便替慧能在墙上写出了那首偈子:“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若尘埃”。(敦煌本《坛经》为“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镜亦非台。佛性常清净,何处有尘埃。”)

  围观的和尚们看到了这首偈子,都大为惊讶,交头接耳的说:“不能以貌取人啊,这样一个活菩萨,我们居然要他做粗工呢!”弘忍看到大家的惊异之色,深怕有人妒害慧能,便用鞋把偈子擦掉说:“这首偈子也没有悟道。”于是围观的和尚们便一哄而散。

  第二天,弘忍悄悄的溜到碓米的地方,看到慧能腰上缚了一块大石头,正在碓米,便自言自语的说:“求道的人,该这样忘形的工作吧”!接着便问慧能:“米熟了吗”?

  慧能回答说:“早已熟了,只是等着人来筛呢”!弘忍不说话,用杖敲碓三下便走。这是暗示慧能于当晚三更去见他。

  慧能心领神会,到了半夜三更,他就恭敬虔诚地走到五祖的卧室跪了下来,弘忍便为他讲解金刚经,当他讲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时,慧能突然大悟,才了解宇宙万物都不离自性,便对弘忍说:“我何必去思考,自性本来是清净的!我何必去攀援,自性本来是没有生灭的;我何必去追求,自性本来是一切具足的?我何必去犹疑,自性本来是没有动摇的?我何必去贪恋,自性本来就能产生万法。”

  弘忍听了这话,知道慧能真已悟道,便说:“如果不能认清自心,向外求法是毫无益处的,相反的,如果能明自心,见自性,那便是大丈夫,便可为天人之师,也就是一个真正的佛。”

  也就在这个深夜,弘忍把衣钵及顿教的法门传给了慧能,并叮嘱他说:“现在你已是禅宗的六祖了,希望你好自为之,要承先启后,传法救人。请听我的偈子:“有情来下种,因地果还生,无情亦无种,无性亦无生。”然后指示慧能立即离开寺庙,以免发生不测。

  弘忍连夜送慧能赶到九江,欲渡河时,慧能劝阻弘忍不要再送,他说:“迷时靠师渡,悟时要自度”。弘忍回到寺里,过了三天,才普告全寺门人:“我的正法已经南传了。”

  慧能离开黄梅后,先后有几百人在后面追,其中有一位曾做过武将的僧人慧明最先追上慧能,讨要衣钵。慧能便把衣钵放在石头上,任他取走,他却费尽力气也拿不动。当下心生惭愧,对慧能说:“我为法而来,不为衣钵,望仁者为我说法。”

  慧能说:“你既为法来,坐下说话。”开示说:“不思善,不思恶,如何是本来面目?”慧明若有所悟,问:“大师,除此密言密意之外,还有密否?”慧能说:“与你说者就不是密,密就在你身边。”慧明大悟,拜慧能为师,慧明也就成了慧能的第一个大弟子。慧能于是回到岭南,开始了15年的隐居生活。

象州六祖岩

  他先后在象州、永福、四会、怀集一带藏匿修行了整整15年,直到唐高宗仪凤元年(公元676年)才公开露面。这年的正月初八,慧能来到广州法性寺(今光孝寺)。当时,风吹起寺庙的旗幡,两个和尚在争论到底是“风动”还是“幡动”?慧能说:“既非风动,亦非幡动,仁者心动耳。”慧能的说法,令众僧大为惊叹,引起了印宗法师的关注和尊敬。请教之后,得知慧能果然是禅宗五祖弘忍衣钵传人。

  到了正月十五,印宗法师在法性寺召集众多高僧大德,他亲自为慧能削发剃度,并反拜慧能为师,而且还把慧能的头发埋在那里,后建塔以资纪念。至此,慧能从一行者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僧人。

六祖瘗发塔

  二月初八,在法性寺智光律师处受具足戒,受戒时所登戒坛,是南宋求那跋摩三藏所立。跋摩已登果位,他当初曾预言:“日后会有肉身菩萨于此坛受戒。”此外,梁朝末年之真谛三藏也曾于此坛之旁种菩提树,并对徒众说:“此后一百二十年,有大菩萨于此说无上乘,度无量众。”到慧能时,果然于此地大弘东山法门,实应前谶。慧能的言行后被其弟子法海汇编成书,这就是被奉为禅宗宗经的《六祖 法宝坛经》。在佛教中,只有佛祖释迦牟尼的说法行为记录能被称做 “经”,而一个宗派祖师言行录也被称做“经”的,慧能是绝无仅有的一个。

笔者在光孝寺前留影

  感言:

  笔者缘份所至,去年发现并研究象州“六祖岩”,揭开了当年六祖慧能在落发之前曾隐修于象州西山这个“千年之谜”。并于去年7月有机缘参访了广州光孝寺,在“六祖瘗发塔”前体悟六祖圣意。遥想当年印宗法师遇到六祖,言谈之下,不但没有嫉妒,而且特别赞扬,且印宗法师作为六祖的剃度师,在替六祖剃了头之后,反过头来拜六祖做老师,真正是谦虚明达的高人!而六祖到达光孝寺前,在象州、怀集、四会等地生活了15年之久,他隐藏猎人群之中,奔波崎岖山道之上,住“六祖岩”,吃“锅边菜”,为肩负传承佛法重任,忍受千辛万苦,坚毅潜心修禅。这种“潜修禅道,坚忍负重”精神,岂不正是我辈人生所必需的精神力量!

  2016年元宵佳节,特为此记。

  主要参考文献:《禅学的黄金时代》 作者:吴经熊

作者:吴孝斌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