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大藤峡之文物记忆(五)

勒马古城续考

2019年03月18日    来源:新浪博客    字号:[    ]

  在涉及国家重点水利工程——大藤峡水利枢杻工程的的文物保护与挖掘项目中,以武宣县三里镇勒马古城抢救性发掘最为引人关注。随着城址布局的不断深入发现及大量的古文物出土,各级专家纷沓前来助力,古城的神密面纱也在徐徐揭开。

  一.中留(溜)故城于斯地

  武宣县历史悠久,县名在历代亦多有变化,但最早出现的却是中留县,东汉时期改称中溜县。

勒马古城及周边汉墓示意图

  根据挖掘发现的文化堆积及出土遗物判断,勒马古城城址始建于西汉前期,甚至到秦代!因此,即其为秦汉时期的古代城址!

出土的西汉筒瓦与瓦当

  考古挖掘出土的文物中,跨越年代久远,既有石器时代的双肩石斧、石锛、石铲、砺石等石器,也有唐代遗物,其中尤以汉代遗存特别丰富。目前发现的汉代遗迹主要有高台、壕沟、房址、柱础、灰沟、灰坑、水井、柱洞等,遗物主要有板瓦、筒瓦、瓦当等建筑构件,及陶瓷器、石器、铁器、铜器、铜钱、铜印章、矿渣、鼓风管等。

出土的汉代陶器

  笔者在《大藤峡之文物记忆(四)勒马古城》一文中即已提出“勒马古城应是汉代中留(溜)县的故城址”、甚至“或许就是秦代中留县县治所在地”!

出土文物“中溜丞印”

  随着考古挖掘的深入,特别是“中溜丞印”文物的出土,勒马古城是汉代中留(溜)县的县治城址可以说铁板钉钉了!

  二.桂林郡治亦有记

  中留县由秦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始设,隋开皇十一年(公元591年)并入桂林县,其间被反复更名为中溜县、中胄县,前后共约805年。但在南朝刘宋时期,桂林郡郡治也曾移至中溜,也是应该值得关注的。

三国时期桂林郡示意图(网络图片)

  桂林郡是历史界的一个热门话题。先是秦始皇三十三年(前214)设桂林、南海、象三郡,其中桂林郡辖区大部分在今广西境内,郡治有在今贵港布山及象州军田等多种说法。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汉武帝平定南越国,调整郡县设置,改桂林郡为郁林郡。到了三国时期吴孙皓凤皇三年(274),分郁林郡潭中、中留、桂林及武安四县置桂林郡,治所设于武安。其后桂林郡治所多有迁移,在南朝刘宋时期(420-479年),桂林郡治所由武熙迁移至中溜。

南朝宋开国皇帝刘裕画像

  南朝宋是中国南北朝时代南朝的第一个朝代,建国者为刘裕。也是第一个由寒门庶族建立的朝代,这一时期出现了“寒人掌机要”的政治局面,文化上涌现了一批影响深远的大家,如谢灵运、刘义庆、鲍照、裴松之、范晔、颜延之、祖冲之、何承天等,建康文学史论在此时期发展到巅峰,《世说新语》、《后汉书》、《三国志注》等名著诞生于这一时期,对后世影响深远。其更是南朝四个朝代中存在时间最久、疆域最大 、国力最强的朝代,共传四世,历经九帝,享国60年。因其国君姓刘,为与后来赵匡胤建立的宋朝相区别,故又称为刘宋。

南北朝时期地图

  关于“桂林郡治所移至中溜”之事,在古籍中亦是多有记载及并可相互佐证。

  南朝记载岭南史地的名著《南越志》(沈怀远撰)云:‘桂林郡,本治阳溪,今移在郁江口,有铜鼓滩是也。”文中所提到的铜鼓滩等,其他古籍中也有类此记载,宋代地理类书籍《方舆胜览》(祝穆编撰)卷四十载有:“铜鼓山,在武仙县西十里,下有铜鼓濑,昔马援南征获骆越铜鼓。明代《广西名胜记》在对武宣县记录上也有:“铜鼓濑,距县十里,昔马援南征得铜鼓于此......”《文献通考》卷三百二十三“舆地考九”中有“武仙,唐县。有仙人山、郁水”。

  《广西通志》卷四十五“古迹·武宣县”中记载:“中留县,汉置,属郁林郡,刘宋为桂林郡治,隋开皇十一年省。”

清雍正《广西通志》之载

  《水经注疏》(郦道元撰杨守敬纂疏)卷三十六载:“(牂柯水)又径中留县南,守敬按:《汉》、《齐志》作留,《续汉》、《宋志》作溜。汉置县,属郁林郡,后汉、吴因,晋省,后复置,仍属郁林郡,宋为桂林郡治,齐属桂林郡,梁废。”

  《大清一统志》亦载:“中留废县,在武宣县西南,汉置属郁林郡,后汉曰中溜,晋省,后复置,刘宋为桂林郡治,萧齐属桂林郡,隋开皇十一年省入桂林。”

  据《宋书·州郡志》记载,当时治所在中溜的桂林郡,共领中溜、龙定、武熙、阳平、安远、程安、威定等七县,户五百五十八,人口二千二百五。

  因此勒马古城既是中留(溜)县治所在地,也应该是南朝刘宋时期桂林郡的治所所在地。

  三.武仙县治之最始

  隋开皇十一年(591)中溜县并入桂林县,属始安郡。至唐武德四年(621)又分桂林县地而设武仙县。

  唐武德四年(621),初设武仙县的县治所在地也应该是在勒马区域。

  在历史上,武宣县的治所是沿黔江由下游不断向上游迁移,先是由三里勒马移到今旧县村,再由旧县移至今址。宋代地理志《舆地纪胜》卷一百五《广南西路·象州·古迹》中有“旧武仙县城”之载:“旧武仙县城,在武宣县十里。旧经云:桂州裴怀古移今县治,旧城遂废。”当时的宋代武仙县治所即今三里镇旧县村,文所指的“旧武仙县城”距县城十里,勒马古城及其周围的区域也是最为符合的。

《舆地纪胜》之载

  而裴怀古是唐代武则天、唐高宗时期的一位著名人物,当年曾到今广西(时称桂州)平叛。《旧唐书》卷九十列傳第四十“朱敬则”有载:“敬则知政事时,每以用人为先。桂州蛮叛,荐裴怀古。”《新唐書》卷一百一十五列传第四“朱敬则”亦载:“岭表蛮叛,以裴怀古有文武才,用为桂州都督,蛮服其威惠,相率降。”

裴怀古像

  在《资治通鉴》卷二O七“唐纪二十三”中则有更详细的记载:

  则天后长安三年(癸卯)......。(十一月)始安獠欧阳倩拥众数万,攻陷州县,朝廷思得良吏以镇之。朱敬则称司封郎中裴怀古有文武才;制以怀古为桂州都督,仍充招慰讨击使。怀古纔及岭上,飞书示以祸福,倩等迎降,且言“为吏所侵逼,故举兵自救耳。”怀古轻骑赴之。左右曰:“夷獠无信,不可忽也。”怀古曰:“吾仗忠信,可通神明,而况人乎!”遂诣其营,贼众大喜,悉归所掠货财;诸洞酋长素持两端者,皆来款附,岭外悉定。

  由上可知,裴怀古是在长安三年(703)年十一月奉命到广西平叛。平叛结束后,时任桂州都督的裴怀古当即决定将武仙县治进行迁移。因此可以推论,武仙县治移至旧县村的时间应该是在长安四年(704)。由此亦可推论,勒马古城一带作为武仙县治所约有83年。

  勒马古城承载了仙城武宣太多太深的历史记忆,值得各方加以关注,也期待着由自治区文化旅游厅(文物局)组织召开的“武宣县勒马汉城遗址专家咨询会”能给出一个更大的惊喜,是为记。

  (成稿于2019年3月17日下午)

作者:吴孝斌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