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同学相聚乐满天

2019年03月18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一

  高中同学周继福来到南宁,看望自己的孩子和孙子。妻子得知消息,赶紧把他和夫人请到家中,小聚一番。

  我从外面开会回来,已是傍晚时分,见是老同学,又已进家,与父母亲相谈甚欢,心中高兴,于是便跑到米马河酒店,买来半只宾阳白切狗肉,又将中央民族大学博士研究生卢晓年后送来的德国黄啤端上桌子,同学宴会就这样开始了。

  几杯下肚,周继福说:“你们两位同学,在城里生活多年,但苗家习惯一点未变,让人感到分外亲切。”

  我听出话中有话,于是问:“你的意思,是不是认为我们两个太土气了,进城多年连个像样的时菜都做不出来?”

  周继福没有争辩,又喝了几杯,他才淡淡地说:“苗家火烧笋,苗家白切鸭,外加宾阳白切狗肉和德国黄啤,这样的待遇已经很高了。我想要说的只是一句话,保持本色,不忘初心,说得容易,却是一般人做不到的!”

  这明显是一句夸奖的话。我和妻子双双敬酒,表示感谢。

  忽然,周继福很严肃地问我:“汉吉,你还记得安中的煨饭吗?”

  啊,安中的煨饭?!

  “就是用饭盒煨出来的香饭。”妻子提醒我。

  “记得,哪能忘记呢!”我肯定地回答。

  二

  当年,临近预考,同学们都在拼命复习,每天晚上,都是十一点过后才上床睡觉。因为学校饭堂每天只供应米饭加萝卜干,油水少,到了晚上,同学们自习回来,肚子早就空了,饥饿难忍。于是,就发明了煨饭。

  那是一个周日的晚上,天空晴朗。躺在床上,因为饥饿,翻来覆去睡不着。周继福于是拉着我,来到泉边,从口袋里取出一个饭盒来:“我们今晚搞点夜宵。”他轻声说。

  洗了米,兑好水,我们来到山脚下,检一把杉树叶,架两块石头,把饭盒放上去,便生火煨饭。不一会,从饭盒里溢出一般味来,那是米饭、腊肉和酸菜混合在一起的清香,在那种年代,这种香味,不说学子,就是神仙也迷倒。

  待我们灭了火,装好袋,准备返回教室享受一番时,不幸被正在值班的分管教学副校长曾亦秀老师当场捉住了。

  他走上来检查现场,确定火已经灭了,才带着两个学生离开。因为违反校规,我们俩吓得不轻,一路无语。走着走着,校长并没有带我们去办公室,而是带我们朝他家走去。

  校长打开自家的伙房,亮了灯,摆好桌,把饭盒放在上面,然后小声询问我们:“学校明文规定,不准学生在校内生火造饭,你们两个明知故犯,应怎么处理?”

  我们俩把头埋得低低的,脸上一时臊红一时刷白,就差没尿裤子了。

  这样相持了几分钟,我只好坦白地说:“校长,今天是周日,学校不开饭。我们俩都是下午才返回学校,自习以后,实在饿极了,才想起煨饭的事来。我们知错了,明天给您写检讨书,行不行?”

  见我坦白交代了,周继福也跟着表态:“校长,这事是我倡议搞的,母亲送来包饭,糯米饭已经吃完了,但里面还有点腊肉和酸菜,本想明天再吃,但今天食堂不开饭,自习回来实在太饿了,睡都睡不着。原以为周日学校没有老师值班,所以才斗胆煨饭,谁知给您捉住了。我们明天一起写检讨书,保证以后不再犯错。”

  见我们认罪态度还好,校长态度变得和蔼起来:“你们两个学习很认真,是十点半钟离开教室的。我很钦佩你们刻苦学习的精神,本想在周一校会上表扬你们俩的,谁知你们违反了校规,表扬的事就不谈了。鉴于这件事没有造成恶劣影响,就到此为止吧,以后你们不能再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我们两个频频点头,就像是小鸡吃米的样子。

  校长让我们坐着,他出去了。

  一会儿,一个人像一阵风一样飘了进来。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校长的女儿、我们班漂亮的班花曾莉荣。

  “你们俩干的好事,把我们都吵醒了!”她说话不客气,但脸上是笑的,说明她没有恼火我们。

  她麻利地打开煤炉,熟练地架锅煮水,很快就煮了一盆热面:“来吧,让我们共同分享你们的胜利果实!”

  她给我们端来满满的两碗面,自己却打开饭盒,分走了我们的煨饭,吃了几口,赞不绝口:“真香,真好吃!以后,我们去远点的地方煨饭,只要不在校内,父亲就管不了啦。”

  因为实在饿了,顾不得许多,加上同学吃了我们的煨饭,觉得相互还算平等,于是就跟着把碗里的面条吃得干干净净。

  从此以后,安太中学食堂有了新的规定,就是周日也开饭,让在校学生吃饭有保障,安心学习。这是曾副校长积极努力的结果,也是他关心学生、关心民族学子健康成长的生动表现。

  如今,曾亦秀校长已经走了,但安太中学的学子们,仍然铭记他的恩情。

  三

  当我把故事讲完,周继福端起酒杯,敬了过来:“老同学,当年给曾校长当场捉住,我慌张得差点赖哭了,全靠你沉着,你要是不主动检讨,我们就挨火烫了。所以,敬你一杯!”

  妻子在一旁说:“要喝,你们两个一起喝这一杯。因为,曾校长对咱们有恩情,他尤其关心你们两个娃仔,在世的时候,多次问你们在哪里工作,生活得怎么样,你们却像是一对麻雀,离开了窝,就不记得校长的恩情了,从来没有回到学校看望过他,你们说,该不该喝这一杯?”

  妻子毫无商量余地,直接把酒灌了过来。

  周继福是被迫喝完的,显然不太舒服,于是说:“老同学,我对你也是有恩情的啊?”

  “什么恩情?”妻子一惊。

  “你是否还记得,当年我帮人家给你送过情书的,记得吗?”周继福试探地问。

  “啊,是周继新那封信吧,那个家伙,发育早,也不懂得给多少姑娘写过情书,你送来的那封信,我原样送还给他,没有打开,不知里面讲些什么内容?”妻子说话的时候,脸儿有点红,显然有点激动。

  “你伤害了无知少年了。你如果想知道里面写什么内容,那就直接跟他讲吧!”边说边拨通了电话,并交给了妻子。

  妻子接了电话:“周继新,当年周继福帮你送信来,你给他一张饭票了没有?没有给,那你欠他一个人情。当年,那帮早熟的男同学给女同学写情书,都找周继福去送信,每次待遇就是一张饭票。你写了多少封情书?”

  “……”

  “……”

  趁着妻子打电话,我私下问周继福:“当年,你得了多少张饭票?”

  周继福笑得发癫的样子:“哎呀,得多少你不懂得吗,都是我们俩一起送的,你得多少,我就得多少,反正饭票都是共享的,你想麻赖!”

  笑完,周继福用手指数了一下,接着又大笑起来:“实际只得11张,那些叫我们送信的男同学,我仍然记得他们。”

  我问他:“体育委员王勇男那张饭票,你算了没有?”

  “啊?忘记了,加那张,也只有12张。他写给哪个女同学?”周继福忙问。

  “阿莲。”

  “啊?对,对,我记起来了,那是个很秀丽的姑娘。不过,最后也没有结果呢。”

  “当年,我去过香粉,在街上见过她,她当时已经嫁人,爱人是中心小学的教师,长得十分俊秀,可谓郎才女貌。”

  我们正说得投机,妻子把电话递了过来:“周继新有话问你。”

  “老同学,你们两个是我们一班唯一成功的夫妻,先同窗后同床,真是天造一双、地设一对,大家羡慕你们!当年,叫周继福去送信,这个家伙出卖了我,把信息透露给了你。你隐藏很深,全班没有一个同学发现你和你老婆之间的恋情,我斗胆写了一封信,人家连看都不看,就退了回来,真是伤自尊啊!早知道她心中有人,我就不这样笨蛋了!”

  听了周继新真诚地倾诉,我觉得对不起他:“老同学,对不起了,我也是没有办法。我的家乡贫困又落后,姑娘都是孔雀东南飞,没有一个留得住,全村光棍一大批。当年,就只有妻子在校读高中,我是追了八年,才勉强与她结为夫妻。在这个事情上,我们都是苗仔,都有追求姑娘的权利,我从来没有责怪曾经追求我夫人的好男人,这一点,请你放心。”

  见我讲得久了,周继福端起酒杯,趁机又灌了我一个满杯。

  我们两对老夫妻、四个老同学,就这样你来我往,快乐地喝酒,一直到深更半夜。

  2019年3月16日写于民歌湖

作者:达汉吉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