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点支香烟放在阳台上

2019年04月03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此时我的心,随着这烟雾缭绕,烟雾走多远,我的心就走多远。今天是清明节,我点支烟放在阳台上,在阴间的父亲,他会知道的。

  父亲是一个嗜烟的人。在我还小的时候,父亲就开始抽烟了。父亲学会抽烟,是在我8岁的那年。那年,我父亲的拇指头莫名肿痛,后来慢慢化脓,虽然给许多民间医生捡草药来医治,但结果还是烂掉了一节拇指。那时,疼痛让父亲夜夜偷哭。加上我大伯在我父亲伤痛的那时候,又不幸落水身亡。父亲一面哭他的手痛,又一面哭大伯的不幸,两样事情让父亲伤心至极。从那时起,父亲以烟酒消愁,好久才走出生活中的阴影,可烟酒也就戒不得了。

  烟,是父亲少不了的精神食粮。在我上初中的时候,父亲抽的烟特别多。当时家里穷,每到青黄不接的时候,父亲的思想就开始慌乱了。因为没米下锅,还要送我们五弟兄姐上学。所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旱烟的臭味还飘进我们的房间里,那时我们就知道父亲又起来抽烟了。父亲有一手木工手艺,天还没亮,他就起来刨木、锯木、打眼,做出一个个精致的木板凳拿到街上去卖,晚上便买回一包面条和一些油豆腐,让我们五兄弟吃饱,然后他抽着烟,静静地看我们笑了。

  父亲生活在艰苦的年代,养活一家七口人不容易。生活的沉重,养儿育女的艰辛使他不得不用酒麻醉,用烟消愁。有一年,母亲患了重病,家里又缺粮,一毛钱的“青竹”牌香烟也买不起。父亲用一种像烟叶的树叶来晒,等干了就用菜刀来一刀一刀细切,然后装进一个小布袋,用我们写过的作业本撕成一片一片,把“烟丝”卷成烟条,就大口大口抽起来。那时,我见父亲连呛了好几口,到半夜就听见他咳嗽不止的声音。

  烟陪伴父亲度过了一年又一年,走过了一天又一天。当我们几兄弟姐妹都已经长大成人,父亲却已是满头苍苍。在父亲60岁那年,我们几兄弟都劝父亲不要抽烟时,父亲一脸淡定地说:“等我自觉不抽烟了,离开你们得日子就不远了。”从那时起,我们再也不劝父亲戒烟了。

  日子总算熬出了头。我们几兄弟姐妹个个都成家立业了,生活也得到改善了。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父亲于1997年农历七月就离开我们而去了,那年他刚67岁。

  父亲去世后,我们每年清明节都到他的坟前买最好的香烟点给他,在他的坟前给我们的孩子讲他过去的经历,讲他的为人。可香烟缕缕,美酒陈列,谁见父亲能回来和我们品尝如今生活的美味?谁又看得见父亲接过我们买给他最高档的香烟?跪在坟前,唯把思念和哀思写成颂文,撒播在子孙的头上。

  今年清明节又到了,由于村里开展“壮族三月三.八桂嘉年华”活动,我身为村里一名干部,任务便落到我们身上。所以今年清明节我不能回去祭祖了,当看到满山飘动着祭祖的彩旗,我心中内疚难眠,站在阳台,点上一支香烟,轻轻默念:“父亲,请原谅你这个不孝之子!”

作者:黄志伟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