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开门即是闭门人”——王阳明的最后传奇

2019年04月29日    来源:新浪博客    字号:[    ]

  王守仁(1472-1529年),字伯安,浙江余姚人。因常讲学于会稽山阳明洞,自号阳明子,学者称他为阳明先生。他是明代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和军事家,陆王心学之集大成者,精通儒家、道家、佛家。他是弘治十二年(1499)进士,历任刑部主事、贵州龙场驿丞、庐陵知县、右佥都御史、南赣巡抚、两广总督等职,晚年官至南京兵部尚书、都察院左都御史。因平定宸濠之乱而被封为新建伯,隆庆年间追赠新建侯。谥文成,故后人又称王文成公。他是心学集大成者,一生有许多传奇故事,其中犹以他的生与死最为令人关注。

  王阳明的诞生是有着神秘的色彩。据王阳明同时代的黄绾所写《阳明先生行状》之述,王阳明诞生之时,即大明成化八年(1472)九月三十日,他的祖母“梦天神抱一赤子,乘云而来,导以鼓乐。” 他的祖父根据此瑞兆给他命名为“云”。不幸的是,这个乘云降生的“云”孩,到五岁时仍不能语,那时有位僧人来到王家,僧人对王阳明边摩顶边说:“好个孩子,可惜道破。” 祖父遂将他的名由“云”而改为守仁,字伯安。名字一改,王阳明就忽然张口讲话了,可又是谓奇事一桩。

  然而王阳明暮年有两桩奇事,也是极为神奇而耐人考究。

  话说嘉靖年间,广西思恩、田州等地发生瑶族、僮族群众暴乱。嘉靖六年(1527)五月,56岁的王阳明领命以南京兵部尚书兼左都御史,总制江西、湖广、广东、广西四省军务,于九月初八扶病起程,沿途就医,昼夜前进,出征广西(见《王阳明全集》卷十四)。十二月,收服思恩、田州的地方首领卢苏、王受,和平解决了思恩、田州之乱。嘉靖七年(1528)二月,王阳明率湖广兵抵达南宁,建敷文书院兴学教化。当年四月开始,他率兵奇袭大藤峡(时称断藤峡)及八寨壮瑶民义军并大获全胜。七月,全面平定了大藤峡及八寨之乱。

大藤峡卫星图

  十月初十,王阳明因肺病复发,上书《乞恩暂容回籍就医养病疏》,未等到朝廷批复,就匆忙回返。在广西行程中经过伏波庙,他即前往拜谒。此时想起十五岁之时,他出游三关(居庸关、山海关、嘉峪关),考察边关要塞,纵览山川地形,学习骑马射箭,当时他做了一个梦,在梦中前去拜谒了伏波庙,当时曾写下梦中绝句一首,诗云:“卷甲归来马伏波,早年兵法鬓毛皤。云迷铜柱雷轰折,六字题诗尚不磨。”而今四十多年之后真的到了伏波庙,现实场景与当年时的梦境完全相同,“至是拜祠下,宛然如梦中,谓此行殆非偶饶然。因识二诗。”即写下《谒伏波庙》诗二首:

  (一)

  四十年前梦里诗,此行天定岂人为!

  徂征敢倚风云阵,所过须同时雨师。

  尚喜远人知向望,却惭无术救疮痍。

  从来胜算归廊庙,耻说兵戈定四夷。

  (二)

  楼船金鼓宿乌蛮,鱼丽群舟夜上滩。

  月绕旌旗千嶂静,风传铃木九溪寒。

  荒夷未必先声服,神武由来不杀难。

  想见虞廷新气象,两阶干羽五云端。

  他在诗中的感叹“四十年前梦里诗,此行天定岂人为!”的确可算是奇事一桩。明末著名诗人邝露所著的《赤雅》(浙江廵抚采进本)亦将此事载入,即为:“文成事类伏波。文成谒伏波庙诗:楼船金鼓宿乌蛮,鱼丽群舟夜上滩。月绕旌旗千嶂静,风传铃铎九溪寒。荒夷未必先声振,神武由来不杀难。相见虞廷新气象,两阶干羽在云端。少时梦中有诗云:卷甲归来马伏波,早年兵法鬓毛皤。云迷铜柱雷轰折,六字题诗尚不磨。文成身后,谤兴爵削,与薏苡之事略同。”

明代《赤雅》之载

  嘉靖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1529年1月5日),王阳明从广东南雄府翻越粤赣交界的大庾岭梅关,进入江西南安府。其后,他进入了一家佛寺稍作休息。

  在佛寺之中,王阳明看到有一间禅室之门上锁紧闭、尘封已久,甚感奇怪,便问寺中和尚此是何因?和尚说这是在很久之前,有老和尚在禅房里坐化圆寂前,命令僧徒将其禅门关闭上锁,打上封条,并告诫千万不得打开。按规矩是不宜进入的,但王阳明却强硬要求僧徒打开禅门。进入禅室后,王阳明发现禅室内有本满是灰尘的书,他拂去书上的灰尘,打开书页,却见书内有张偈语,便轻声读起来:“五十七年王守仁,启吾钥,拂吾尘,问公欲识前程(生)事,开门即是闭门人。”王阳明轻念数遍,细细体味,愕然不已,便匆匆下山回到船上。

  几天后,即嘉靖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1529年1月9日),王阳明病逝于江西南安府大庚县青龙港(今江西省大余县境内)舟中。临终之际,对他的弟子周积说:“我要走了。”周积听到这句话泪如雨下,问他有何遗言,他说:“此心光明,亦复何言!”顷之,瞑目而逝,享年57岁。

  有关此事的记载,古代志书资料中多有其记:

  一是成书于明代万历四十年(1612)《峤南琐记》(明魏浚撰)有记:“王伯安平思田八寨,即乞病归。至南安小憩一佛寺,寺有静室,乃前老僧示寂处。老僧化时,戒其徒岁加封识,不许开户。伯安固强开之,中有书云:五十七年王守仁,启吾钥,拂吾尘,问公欲识前程事,开门即是闭门人。伯安愕然,数日而卒。”

明代《峤南琐记》之载

  二是明朝诗人邝露《赤雅》(浙江廵抚采进本)卷下的《南安禅室》之载:“南安禅室。一僧坐化,傍有偈云:‘五十七年王守仁,启吾钥,拂吾尘。问君欲识前程事,开门即是闭门人。’王伯安平思田八寨后,启此愕然,数日卒。”

清同治《大庾县志》之载

  三是清同治刻本《大庾县志》卷二十四的记载:“王文成征思田归,至南安,偶入一寺。先是寺有上座僧将入寂,命其徒钥所居禅室,戒毋开,曰:‘姑俟我至。’文成见所钥居甚固,问之,其徒以师语告。文成曰:‘固俟我也。’开之几有书,尘封其上,拂而读之云:‘五十七年王守仁,启吾钥,拂吾尘,若问前生事,开门即是闭门人。’”民国十二年《大庾县志》卷十五中亦同此载。

  因果循环,真实不虚,神奇的故事伴随着阳明心学的传播,经久而不衰。“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在笑谈阳明传奇故事的同时,若能认真学习他的四句教法(即: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心持行践,善莫大焉。

  (成稿于2019年4月27日晚)

作者:吴孝斌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