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当文天祥遇见禅宗六祖

2019年05月16日    来源:新浪博客    字号:[    ]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是民族英雄文天祥留给后人的千古绝唱。他留下了《文山诗集》、《指南录》、《指南后录》、《正气歌》等大量的文稿诗篇;他视死如归,舍身取义精神,后人代代相传,已经成为中华民族共同的精神财富。但鲜为人知的是:文天祥与佛教禅宗,特别是与禅宗六祖慧能有着特殊的因缘。

  一.缘起庐陵青原山

  宋端平三年(1236)五月初二子时,文天祥出生于江西吉州庐陵(今江西省吉安市 ),从出生伊始,他就深受佛家禅宗思想的影响。

  江西庐陵青原山是唐代行思禅师开创的禅宗圣地。行思禅师俗姓刘,也是庐陵人。他幼年出家,在广东韶关宝林禅寺(后称南华寺)参学十几年,深得法要,颇受六祖慧能大师所器重,为大师门下首座。开元元年(713),行思禅师按照六祖“汝当分化一方,无令断绝”的旨意,遂回庐陵青原山净居寺,弘法绍化三十年,广收徒众,大倡禅学,并恪守不立文字的祖训,弘扬顿悟之门,宗风大振,声名远播,四方禅客云集,为六祖下弘传最盛的两大法嗣之一,其后出云门、曹洞、法眼三大宗支。因禅师的主要弘法地为庐陵青原山,故后世尊其为青原行思禅师。

  文天祥的父亲文仪是当地的名儒,虽重儒学,却也经常出入青原山净居寺礼佛参禅,他著有《宝藏》三十卷、《随意录》二卷。“体貌丰伟,美皙如玉,秀眉而长目,顾盼烨然”的文天祥自小开始便耳渝目染接触了禅宗思想,并深受影响,并写下多篇有关的诗作。

  宋开庆初年(1259),因抗蒙之谏未被采纳,文天祥辞职回家路过青原山时,时任青原山住持的宗广禅师(青原禋禅师的法嗣,临济宗大鉴下第十九世)留他住在净居寺,他随即写下《夜宿青原寺感怀》诗一首:

  松风一榻雨萧萧,万里封疆夜寂寥。

  独坐瑶琴悲世虑,君恩犹恐壮怀消。

  宋咸淳元年(1265),30岁的文天祥受诬遭弹劾,被罢官回乡,再次留宿青原山净居寺,写下了《游青原山二首》诗:

  (一)

  钟鱼闲日月,竹树老风烟。

  一径溪声满,四山天影圆。

  无言都是趣,有想便成缘。

  梦破啼猿雨,开元六百年。

  (二)

  空庭横螮蝀, 断碣偃龙蛇。

  活火参禅笋, 真泉透佛茶。

  晚钟何处雨, 春水满城花。

  夜影灯前客, 江西七祖家。

文天祥所书之“青原山”山门(网络图片)

  宋德佑元年(1275),元兵进逼临安(今杭州),文天祥奉诏勤王,从赣州知州任上起兵到吉州,招募抗元义军3万余人。出发前,文天祥去青原山与宗广禅师“彻夜语及佛理、国事”。宗广禅师请文天祥题写山名,文天祥欣然用正楷写下了“青原山”三字。据《青原志略(卷一)中《青原墨迹三宝》一文所载:“青原山三大字,宋咸淳中文天祥书。元至正五年(1345)重修,向在红亭,不知何时撤入阁下,李石园复修而悬亭中”。文天祥所书的“青原山”墨迹刻入石碑,至今仍镶于山门而流传于世。

  二.囚途之中见六祖

  宋德佑二年(1276),文天祥出任右丞相兼枢密使,至元营议和,他痛斥元朝统帅伯颜,被拘至镇江。后脱逃,与陆秀夫等拥立益王赵昰于福州,复任右丞相兼枢密使。宋景炎二年(1277)进兵江西,收复州县多处,终因寡不敌众,不久败退广东,坚持抵抗。宋景炎三年(1278)十二月,兵败潮阳被俘。

  文天祥虽然被俘,但其刚正仁义之心却感动了元军首领张弘范,因而善待于他。

  宋祥兴二年(1279)年四月二十二日,文天祥从广州起程被押送元大都(今北京)。五月十八日,文天祥到达韶关,并入住南华寺。

南华禅寺(网络图片)

  南华寺坐落于韶关市曲江区曹溪之畔,是著名的禅宗祖庭,因禅宗六祖慧能大师在此弘法37年,并且圆寂后其真身亦供奉于此而闻名于世。南华寺内珍贵文物众多,其中尤以六祖真身最为珍贵,世代备受关注和崇敬。然而六祖真身亦随国运而几受劫难。

南华寺内供奉的六祖真身

  当时文天祥入住南华寺后,那些元兵见世人对六祖真身崇敬无比,竟然怀疑已经存世566年的六祖真身之内还藏有宝贝,于是用刀在六祖真身的胸口处开了一个洞,并刺割到其内的心肝等脏器。结果是元兵除了发现六祖真身之内真的是有心、肝等脏器外,当然没有发现其他的金银等身外之宝。文天祥对元兵之举心感无奈,联想到自己的处境,他以深厚的佛禅文化底蕴慨然写下《南华山》一诗(见《指南后录》):

  北行近千里,迷复忘西东。

  行行至南华,忽忽如梦中。

  佛化知几尘,患乃与我同,

  有形终归灭,不灭惟真空。

  笑看曹溪水,门前坐春风。

  他在诗末的附记中还特别记下:“六祖禅师真身,数百年矣,为乱兵刲其心肝。乃知有患难,佛不免,况人乎。”从此诗及附记可知,尽管元兵对的六祖有此不敬之行为,但结果也正式说明六身真身是真实存在的。诗中,文天祥将六祖慧能尊称为“佛”,足见其崇敬之心。

《指南后录》之记(一)

  南华寺的此番经历,文天祥一直铭记于心。时过一年整,即至元十七年(1280)五月十八日,被囚于京都的文天祥心有所感而又写下:“己卯五月十八日,予以楚囚过曹溪,宿寺门下。六祖禅师真身顷为乱兵窍其胸,探其心肝,盖意其有宝,故祸至此。予以业缘所驱,落在劫火,不谓真佛亦不免焉。今年今月今日回向,念赋五十六字。”其赋即为:

  去年五月十八日,高卧曹溪松下风。

  佛若无身哪见患,我因有色故成空。

  忘形万里黄尘外,回首一年清梦中。

  夜看月华明似镜,只应心事略相同。

《指南后录》之记(二)

  在此赋题中,文天祥将六祖慧能从之前的“南华山”诗中的“佛”而转为“真佛”,可见其对六祖是无比的崇敬,并且他也在六祖禅法之中深受其益,虽身处囚牢之中,但其禅心与初心始终如一而坚贞不渝。

  文天祥的与六祖真身的此番经历,也有后人研究和认证六祖真身提供了实在的证据。

  清代姚福均编《铸鼎余闻》卷四有载:“六祖真身:宋文信国指南后录有南华山诗,自注云:六祖禅师真身,盖数百年矣,为乱兵刲其心肝,乃知患难佛不能免,况人乎。又一题云:己卯五月十八日予以楚囚过曹溪,宿寺门下,六祖真身顷为乱兵窍其胸,探其心肝,盖意其有宝,故祸至此。”

《铸鼎余闻》卷四之载

  清末丁傅靖所编《宋人轶事汇编》卷二十也记有:“己卯五月十八日,予以禁囚过曹泾,宿寺门下。六祖真身,顷为乱兵窍其胸,探其心肝,以为有宝也。文山指南后录”

  当代作家周作人在《书房一角》卷三《看书偶记》转载了《铸鼎余闻》卷四中“六祖真身”的全部记载,还特别加以说明:“案:六祖慧能殁于唐先天二年癸丑,至南宋末年祥兴二年己卯,历年五百六十六年矣,不图槁骸复见剖割,岂真是有什么宿缘乎。余前论越王峥欧兜祖师,留下溙身,供人膜拜,以为是恼懊,今观六祖事,当更了知有身之足为大患矣。元人本不必论,如杨琏真伽所为,宁复有人理,但彼是番僧,当受其同类,不至残毁和尚死体,然则所谓乱兵或此辈亦未可知。漆身中间那里会有宝贝,而贸贸然探其心肝,此事真奇绝,如不是文文山亲至曹溪看来告诉我们,几乎不大有人能相信也。”

  三.悟大光明从容去

  祥兴二年(1279)十月初一,文天祥被押到达元大都。当时元世祖忽必烈,礼遇于他,并用尽各种办法想把他招揽过来为元朝效力。他也因此而有机会面见前来探视的各方故交。

  祥兴二年(1279)十二月甲申日,身在囚牢中的文天祥得到佛禅异人传授大光明正法而大悟,顿感身心尘落,超越于生死。据推测,此异人应该是文天祥的故交青原山宗广禅师。当时文天祥欣然提笔写下了:“岁祝犁单阏,月赤奋若,日焉逢涒滩,遇异人指示以大光明正法,于是死生脱然若遗矣。作五言八句。”诗为:

  谁知真患难,忽悟大光明,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

  功名几灭性,忠孝大劳生。

  天下惟豪杰,神仙立地成。

《指南后录》之记(三)

  “谁知真患难,忽悟大光明”,说的正是文天祥身在患难之中,命如悬丝,亲眼目睹六祖真身的劫难而有所感悟,最后又得到禅师的传法开示,刹时即顿悟了佛学中的“大光明法”而使身心得到了解脱。“大光明”者,既是佛菩萨天人的身光,更是智光,又称智慧之光、心光。《大智度论》云: “光明有两种:一是色光,二者慧光。”《思益梵天问经》中的光明说的是如来身。《大日经》中光明说的是如来心。临济禅师有开示说“历历孤明”,“历历”就是清清楚楚,绵密不断;“孤”就是不以一切为伴侣,罄然独存;“明”就是光明、明白、本明,也是同样说明本心。所以佛教都是以大光明来表示本来的妙明真心。由于“光明”方消痴暗,垢障消除,才得安乐。这个“光明”非世间诸拟,故称之为“大”。百丈禅师有开示云:“灵光独耀,迥脱根尘。”即开悟的人心境迥然,超脱六根六尘,是现心光寂然朗照之像。

  “日出云俱静,风清水自平”,说出了文天祥得“大光明法”所证悟的境界:风轻而云淡,心波不兴,随缘放旷任逍遥,胸襟豁然开朗,荡荡无着,一一无碍,如如不动,从容不迫,生死随缘而置之度外了。

  “功名几灭性,忠存大劳生”,这是文天祥回顾自己的心路历程时发出的感悟。这里的“性”就是妙明本体,也就是诸佛法身,人人本具,个个不无,但是由于无明遮障,而不能显现,流转生死,头出头没。“几回生,几回死,生死悠悠无定止。”

  “天下唯豪杰,神仙立地成”,从《佛教念诵集》中“三宝赞”中“六年苦行证金仙,说法利人天”之语,此处之“神仙”二字也可理解为“佛”。这体现了文天祥对世出世间法的透彻理解与应用,能够以出世心做入世的事业,能够提得起、放得下,人道尽,佛道即成,“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此“忽悟大光明”全诗的境界荡荡无为,了无挂碍,可见其修为之不可思议。

  后来文天祥被关在元大都兵马司土牢里,历经宋廷叛臣降帝的劝降,元朝廷的软硬兼施,乃至元世祖忽必烈许以高官厚禄,他均以无我的大境界而不屑一顾,并在狱中写下千古绝唱《正气歌》。至元十九年(1282)十二月初九,文天祥在元大都柴市从容就义,享年47岁。

  文天祥将自己的长子起名为道生,次子起名为佛生,可见他有极为深厚的佛禅情愫。文天祥所写的佛教文学作品还有《与济和尚西极说》、《慧和尚说》、《跋惠上人诗卷》、《送僧了敬序》、《道林寺衍六堂记》、《本州宫寺保安疏》、《钤司宫寺保安曾疏》、《僧疏》等等许多文章。文天祥深得佛禅精髓,又得与禅宗六祖真身有缘,最后他以“应无所住”、“心无挂碍”之死,捍卫了自己高贵的人格与凛然的气节,其浩然正气千秋长在,是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

  主要参考文献:

  1.《指南后录》(作者:文天祥)

  2.《文天祥与禅宗祖庭青原山》(《法音》2017年02期 作者:舒实波)

  3.《铸鼎余闻》(作者:清·姚福均)

  4.《宋人轶事汇编》(作者:清·丁傅靖)

  5.《书房一角》(作者:周作人)

  (成稿于2019年4月21日晚)

作者:吴孝斌

编辑: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