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苗家人含蓄之美

2019年05月16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资料图片

  己亥年春节过后不久,因落久工程蓄水前移民搬迁工作之迫切需要,我赴融水开展专题调研。晚上,闲着无事,便来到民族体育中心散步,见一轮弯月挂在星宇,顿生许多怀想,于是约了几个初中同班同学,在风情街一家苗族油茶店小聚。

  “文革”之后的初中教学管理,其实已经很正规了。我们在班主任伍毅兵老师“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教导下,努力学习,天天向上,终于在1979年中考时取得好成绩。梁志云同学考上了柳州地区高中,董云同学考上了融水县中学,其余16个同学考上了安太中学高中部。

  初中毕业以后,大家各奔前程,极少见面;后来,在组织的关怀下,工作在县内的同学,逐渐调到县直单位和部门,于是便形成了大分散、小聚居的格局。据梁志云同学调查统计,全年级86个同学,共有25个工作和生活在县城。其中,让老师们引以为自豪的学生有董云、梁志云、何平、梁水莲、贾通萍、聂家峰、唐湘、曾莉荣、梁萍莉、贾献花、石翠娥、吴玉德等。

资料图片

  原计划只是聚一聚,喝油茶,聊聊天,以解大家多年来相思之苦。所以,我只是点了一套完整的苗家油茶,外加一件啤酒,因为白天在工地调研,晒着太阳,自己口渴了。但是,待同学们真正聚了过来,我才发现,原来老同学聚会并不一般。

  梁水莲、曾莉荣两位同学最先到达,她们带来两瓶十斤葡萄酒,仔细一看,呈玫瑰色,不用说是上等陈酿。姑娘带酒来相会,这在苗家不多见,此情此景,让我心头别有一真情感。妻子常跟我说,梁水莲、曾莉荣很会酿酒,常酿好酒,在融水小有名气,这话得到了验证。

  梁志云同学接着赶到。他刚回老家,知我喜欢食香味,于是炒了一碟竹鼠。打开的时候,还冒着热气,夹杂干辣椒和山苍子的芬芳,那是苗家上等的佳肴。闻着香味,我仿佛回到梁志云的尧电老家,回到初中时代在他家木楼吃竹鼠的难忘情景。

  贾凤鲜、贾献花同学进包厢的时候,是提着竹篮来的。我上去迎接,闻到苗家糯米饭和苗家香煎酸鱼的香味。半夜上糯米饭和酸鱼,象征着一家亲,是苗家表达友善、真诚、欢迎的特有方式。当年春节走寨,我曾经在贾凤鲜木楼里,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她的父母亲陪着我们这些刚刚开始走寨的苗族小阿哥,一起吃饭喝酒,一起唱歌讲古,一直到鸡叫时分。如今,斯人已逝,但真情永在人间,值得怀想。

  最后一个赶来的是吴玉德同学,我初中时代的上下铺室友和走寨密友。那年秋天,我们背着伍老师,到上坎村烧野蜂,烧得一窝特大野蜂,我们在上坎享受了两天两夜的神仙生活。最后一夜,吴玉德同学带着我到村上坐妹,他顺便给姑娘送去一袋野蜂,姑娘父母十分感动,叫姑娘打油茶招待我们。那时,山村还没有电灯,我们坐在火塘边,喝着姑娘打来的油茶,心里热乎乎的。到了下半夜,桔红的火光,照亮着姑娘红彤彤的面孔,透过无际的夜色,我从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看到了她对吴玉德的一片真情。许多年以后,我才知道,他们俩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天造一对、地设一双,吴唐两家的姻缘早在几百年前就订下来了。

  没有豪言壮语,没有隆重的开场宣言,一切顺着心情,顺着情谊,自然地展开。

  见大家基本到齐,梁水莲、曾莉荣同学洗手过后,便开始分“果果”。将同学们带来的佳肴,按照比例均分到每人的碗里,依次送到前面;同时,将带来的葡萄酒倒进杯里,一一送到手上。

  曾莉荣对大家说:“东西不在多,带来就好;礼物不在重,有心就好。同学相聚,讲究缘分,初中毕业38年,大家还珍惜这番情谊,真是弥足珍贵。来吧,按照苗家习惯,我们也喊个苗酒,把欢快的气氛提上来!”

  酒进肚子,那股纯正的葡萄酒香,直接沁人心脾,令人心旷神怡。我问曾莉荣同学:“这酒酿制多少年了?”她不加思索就回答:“时间不长,只有五年!”五年葡萄酒,色泽这般光鲜,味道这般鲜美,确实难得,于是又问:“酿葡萄酒有什么讲究,怎么你的酒就这般特别鲜美?这是我三十多年来喝过的最好的葡萄酒了!”她笑了笑:“汉吉,做人讲真诚,酿酒讲爱心。用最鲜的葡萄,配最实的秘方,放最好的坛子,藏最佳的地窖,哪有不出好酒的,你说呢?”我感慨,我钦佩。

  干了一杯酒,大家品尝佳肴。将一块竹鼠放进嘴里,慢慢地品嚼,有一种似乎很遥远却又曾经熟悉的特别味道。仔细地回味,那是用生盐腌制,放在苗家火塘上烤干,然后用茶油和干辣椒爆炒之后苏醒过来的原汁原味的苗家佳肴。这种佳肴,有生盐的纯朴,有火烟的味道,还有香干的肉香,吃起来让人想起大山、竹林、木楼,听到风响、水流、狗叫,看到鼎锅、火塘、木桌。我问梁志云同学:“怎么想起拿这个佳肴来呢?”他端着酒走过来:“还不是你来了,才唤起儿时的记忆,想起当年的情景。来吧,让我敬你一杯!”

  又干了一杯之后,我便开始品尝吴玉德同学的野蜂。野蜂分为蜂子和蜂蛹两部分,前者香煎,后者清蒸,一菜两吃。因为好吃,我端起酒杯,向老同学敬酒:“现在不是秋天,哪来的野蜂?”吴玉德同学说:“听说你来,婆子一定要我带点冰冻的野蜂来,她说你爱吃这东西,还说这东西能够让你记得苗山,记得乡愁,记得当年咱们之间的情意。”我被意外地感动了:“你老婆还记得我?她现在桃李满天下,融水考进艺术学院的才子佳人,哪个不是她的学生?她心中还能够装得下我这个苗仔?”吴玉德同学没有争辩,他喝完酒,接着又敬起我来:“婆子让我一定敬你一杯。当年,她在县师范学习,条件极为艰苦,几次打退堂鼓。因为遇见你,并得到你的鼓励,她才坚持下来,成就今后的事业;后来,在工作中又遇见培地村俊才、你的表哥贾红光局长,并得到他的支持和帮助,才有机会进城工作。婆子说,她老了,脸面比松树还粗,声音还鸭子还哑,已经不是珍藏在你心目中的那位红衣少女,不好意思来见你,她让我代表她、代表我们全家,敬你一杯!”吴玉德朴实的话语,飘进我的心窝,感动我的情怀,不知不觉之中,我的双眼禁不住涌起了热泪。

  坐在身旁的贾凤鲜同学见状,立即悄悄地递来纸巾,我默默地接了过来,心中十分感激。其实,我做人的原则,就是真正被别人感动的时候,就让情感自然地流露,不要装饰。人到中年特别是老年以后,情绪上最大的变化,就是常常无意中被别人感动,常常因为感动而泪流满面。过了一会,贾凤鲜同学站起来敬酒:“我和献花给你带点故乡的糯米饭和酸鱼来,那是你最喜爱的苗山佳肴。自从你的父母进城以后,你在城里孝敬他们,已经有五年整没有回到培地村了,大家常常惦记你们,常常说起你们。我生在培地,长在培地,对城里一无所知。但你父亲行动不便,需要人照顾,家庭负担重。这五年来,你和你爱人在城里日夜照顾两位老人,肩上又挑着两个孩子的负担,一定很辛苦。作为老同学,作为故乡人,我谨敬你一杯酒,表达一种敬意,希望你们常回家看看,那里有你们的亲人,有你们的童年!”

  听了这番话,我忽然想起唐代张九龄的那首诗来:“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苗家人用这种含蓄的方式,表达心中特有的情感,他们的一言一行,深深地感动着我这个浪迹天涯的游子。

作者:达汉吉

编辑: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