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政策

《广西壮族自治区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条例》条文解读之二十六

2019年05月16日    来源:自治区民宗委    字号:[    ]

  第二十六条 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加强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资料库建设,组织采集各少数民族语言及其方言语料,并进行科学整理、长期保存、开发利用。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加强少数民族濒危语言文字的抢救、保护工作,组织制定少数民族濒危语言文字保护措施,调查、收集、研究、整理、保存少数民族濒危语言文字资料。

  【解读】本条是关于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抢救保护的规定。其有两款,第一款是抢救保护工作的总体要求,第二款是具体要求。

  第一款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加强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资料库建设,并明确对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抢救保护工作的原则要求,即“科学整理、长期保存、开发利用”。国家语委于2008年启动“中国语言资源有声数据库”建设,以市、县(市)为单位,依照统一规范,采集当代中国语言的汉语方言、地方普通话以及少数民族语言和方言等有声资料,并进行科学整理和加工,长期保存,以便将来深入研究和有效地开发利用。我区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资料库也叫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资源数据库,是集图、文、声、像于一体的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数据资源载体,是自治区语言资源有声数据库建设的重要内容。语言文字是一个民族独特的艺术与风俗习惯的基础与载体,是民族文化的灵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后,党和政府对民族语言文化采取了科学有效的保护政策,取得良好成效,然而受经济全球化、强势消费文化、跨区域交往和人口流动等多种因素的影响,我国一些少数民族的语言,特别是一些人口较少、无文字的语言正面临着衰微,甚至消亡的困境。全国56个民族约使用130种语言,其中使用人口在1万人以下的语言占50%。其中20余种少数民族语言使用人口在千人以内,处于濒临消亡的境地。如东北地区的赫哲语、四川西部的“倒话”、木佬语、阿昌族的仙岛语等濒临灭绝。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融合,我区一些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使用人口越来越少,有的甚至走向濒危,亟须保护。根据教科文组织语言活力测试指标(安全、不安全/脆弱、明显濒危、严重濒危、极端濒危、死亡等6个等级),中国社会科学院把广西各少数民族语言进行分类:5级(安全)语言有彝族;4级(不安全/脆弱)语言有壮、侗、水、毛南、仫佬、苗、瑶、京族;2级(严重濒危)语言有仡佬族。对于这些濒危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我们一方面必须认真贯彻党的语言平等政策,加强民汉双语教育,为一些濒危语言的教学和使用尽量创造有利条件;另一方面开展少数民族语言资源有声数据库建设,积极组织民族语言专家,深入调查各地濒危语言,通过真人朗读单词、词组、讲故事、日常对话等形式,记录、描写、保存这些语言资料,出版这些语言的研究专著、词典,逐渐建立少数民族语言资源库,录制、保存濒危语言的音像资料。对采集到的各少数民族语言及其方言语料进行科学整理、长期保存、开发利用。采集濒危语言资料的目的不是保存和收藏,而是为了当下或未来的利用。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思维工具和交际工具,每种语言都蕴涵了一种知识体系、文化体系、经验体系和智慧体系。诚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件《语言活力与语言濒危》中所说:“每种语言都蕴藏了一个民族独特的文化智慧都独特地表达了人类对世界的体验。因此,任何一种语言的知识都可能成为解答人类未来重大问题的钥匙。每消亡一种语言,我们认识人类语言的结构和功能模式,了解人类史前史,理解世界多样化生态系统维系的证据就会减少。”可见,记录和保存濒危语言是为了让濒危语言蕴含的知识、智慧、文化、生活、传统特质得以留存,为当下和未来的人们了解、认识、借鉴和发扬,启迪人类,促进人和社会的全面发展。对于即将消失的濒危民族语言,其资料的获取很可能是最后一次,大多数是唯一的一次,是无可弥补和替代的,这些资料是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组成部分,是全人类共同的文明成果,不仅应该长久地保留,而且应该开发利用,让大家共享,这也是最有效的保存。因此,采集各少数民族语言及其方言语料,建设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资源库既要坚持原汁原味、全面准确收集,持久保存,又要进行科学整理,深入研究,开发利用,增强民族语言资料的理解性、开放性,推进民族语言资料大众化、现代化和产品化。建立广西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资料库旨在记录抢救和保护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意义重大,本条文规定各级人民政府是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资料库建设的主体,应当履行好自己的职责,增加投入,加大力度,完成工作任务。

  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组织制定措施加强少数民族濒危语言的抢救保护工作的要求。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文化建设工作,强调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抢救保护、挖掘整理、传承和繁荣发展。国家有关部门不断强化濒危民族语言及优秀传统文化抢救保护工作,加强少数民族语言资源数字化建设,建立和完善中国语言资源库、语言资源服务系统,推进科学设计、统一规划,收集濒危少数民族语言的有声语料,整理保存和深入开发利用,科学保存中国各民族语言实态。近年来,为长期保存少数民族濒危语言,我区也开展了少数民族语言资源有声数据库建设试点工作,已完成濒危语言仡佬语多罗方言词汇、语法及长篇语料等语言数据采集工作,初步形成该方言的语音数据库。为保护壮语言文字传承,广西编撰出版《壮文社会用字规范手册》,建立壮语语料库,修订《壮汉词汇》,推进壮语文水平考试常态化。同时,广西发布《广西壮族自治区壮汉双语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在广西壮族人口聚集地建设10个壮汉双语教学示范基地,打造6个壮汉双语教育连片“三角区”,培养“壮汉兼通”的少数民族人才。如何加强少数民族濒危语言的抢救保护工作,各级人民政府可结合实际,从如下几个方面着力:制定有关濒危语言保护的条例或法规,从制度上确保濒危语言文字的地位,让保护工作深入人心并且有法可依;成立保护濒危语言的专门机构,设立专项资金,增加财政投入,保证濒危语言保护工作持续有效地进行;积极开展抢救濒危语言资料的工作,如编辑辞典、出版专著、建立数据库、采用多媒体技术保存音像资料等,为濒危语言保存有科学研究价值的文献;保护濒危语言生存和发展区域,如保护少数民族聚居区,建立濒危语言保护示范区等;运用适当的教育手段,加强民族语言文字的宣传和应用,增强本族人对母语的感情,延缓该语言的衰亡;加强双语教育,让少数民族既掌握汉语普通话,又保留本民族语言;鼓励少数民族在家庭和社会内部多说本民族语言,通过家庭生活和社区生活传承给下一代人;大力发展民族文化旅游经济,让民族语言和民族文化产生经济效益;发挥各领域,尤其是学术界和民间的力量,联合保护少数民族濒危语言;等等。

编辑: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