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耕耘信,达,雅

2019年05月20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所谓“双语作家”,就是关系到壮汉两种语文的翻译问题。怎样把壮语译成汉语,怎样把汉文译成壮文,这是一门大学问,不是三天两头就能学好的。说到壮汉文通用,互译的事,我一直是个门外汉,但是我接触壮语文的历史倒是很长了。1951年土改,我就是土改工作队的翻译员,因为土改工作队大多数是南下干部,壮乡老百姓听不懂他们的话。为了搞好土改工作,必须有一批翻译员。我那时正是初中二年级学生,会讲普通话,我又是壮族人,会讲壮话,像我这种人,在当时当地已是个“大知识分子”了。于是就光荣地被批准参加土改工作队。因为我普通话水平略高,被分配为土改工作队大队长老郑同志的贴身翻译员,每天两斤半米,发一支笔、一本笔记本,和大队长同食、同住、同工作,荷枪实弹和他一起访贫问苦,插根串联,大会小会当翻译,把土改的方针政策,用壮话告诉群众。还组织山歌宣传队出版墙报,出尽了风头。学生小孩尊敬我,叫我大哥,农民群众敬畏我,恭而敬之叫我“苏工作”。

  1958年,那时拼音新壮文已出台,人民群众学习壮文热火朝天。这时我又有机会参加广西区党委宣传部和区文联组织的广西壮族民间文学采风队,历时八个月。这时我正在广西师大读中文系二年级,采风队一百多人,自带行李,不用带钱,到哪里住哪里,吃哪里。收集到口头民歌,就当场找群众翻译成汉文。收集到老壮文山歌本、故事本,就找当地壮族的民间文化人、山歌手,一句一句地翻译成汉文。经我手翻译并出版了的有《布伯》《达稳之歌》等多部长诗。但为什么说,这么多年来,我对壮文翻译还不算入门呢?因为壮语和汉语距离相当远,无论在语音、语调,还是在语法上都不相同。壮语的方言很多,有的地方村头和村尾说话都不一样,因此,壮文很难规范化标准化。再加上壮文推行工作一波三折,时冷时热,折腾几十年,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我也老了。壮语俗话说,“老狗教不出了”。

  但是壮汉文翻译工作一天都没有停过,经过多年的努力,壮族已有自己的长篇小说、散文和现代诗歌。一批壮汉双语作家,如雨后春笋,茁壮成长。潘朝阳就是壮汉双语作家中的佼佼者之一,他曾先后担任广西民族报社总编、社长、译审,虽然工作很忙,但是他仍在业余时间用双语写作,到今天他出版了两本双语散文、文集,加入了广西作家协会,成了双语作家。目前,他计划再写一部壮汉双语文集。

  壮汉互译作家追求什么呢?翻译作家追求的是信、达、雅。真实,通达,优雅,这和真、善、美一样,当翻译家,真不容易。

  翻译是一种耕耘,一种再创造,一种更高的美学境界。文学作品翻译工作,要做到“信、达、雅”这个高度,还有一件十分重要的工作要做,这就是向人民群众学习语言,向民间文学学习,学习在人民群众中流传、运用的民间语言,包括民间谚语、成语、俗话、歇后语等,使翻译的作品用词更精当,用语更形象,文字更生动优美。

  在运用民间语言方面,潘朝阳多年来自觉收集、学习、运用民间语言,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在他的许多作品中,因广泛运用民间俗话,而使其作品生辉不少,受到读者好评。例如,形容交友动机不纯,“小狗随娃娃屁股转”——另有心思;形容老人生活经验多,“我吃盐比你走路多”;形容这件事容易做,“吃豆腐不磕牙——小事一桩”;形容不自量力,“别死鸡撑硬颈,逞能撑硬屎”;形容不会随机应变,“挑担子不会直着进门——非碰壁不可”……短短的一则故事,就有十几处运用民间语言。

  毛主席说,“要向人民群众学习语言”。民间谚语、俗话是人民群众的一种精美的艺术语言,它在内容上,真实、深刻而生动地反映劳动人民的生活、思想感情和愿望;在形式上,它是经人民群众千锤百炼的准确、形象、生动的艺术珍品。学习和掌握这些民间语言,对我们说话、写文章和文字翻译大有好处。

  作者介绍:苏长仙,男,广西南宁人氏,字山人,壮族,中共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名誉主席,壮族作家创作促进会原会长、名誉会长,广西民族出版社副总编、编审。出版过长篇小说三部,文集四卷,诗歌,散文,故事,民间长诗等二十种。获全国及部省级优秀作品奖多件。

作者:苏长仙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