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发现小说之眼

2019年05月20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潘朝阳新近的一篇小说,题目是《有故事的老人》,这也是一篇纪实性的几乎是照搬现实的生活故事。他写的这位“有故事的老人”就是同在他身边生活几十年的,最熟悉的岳父。我记得,他写他岳父的故事,已有四次之多,但每个故事都不相同,各有特色。

  小说反映社会生活,作家们在书写社会生活的时候,最重要的是重视、发现并相信真实的力量。小说写作中也有虚构的成分,但是虚构的目的是更加靠近现实的真实。真实的力量就是生活中文明、正义、进步、向上的力量,是人民群众对未来美好生活向往的正能量,这是新时代对文学艺术的基本要求。潘朝阳的这篇小说,同以往他所发表的小说一样,重视真实的力量,按写事实真相,表现事实的内涵,让真实去说话,让真实去打动人心,这比作家空泛的议论强千百倍。

  小说是由时间、地点、人物、事件构成的,通过故事情节的叙述,通过生活细节的描写,刻划人物形象,表现主题思想,这是教小说做法的老师讲的,但要真正挖掘出作者心中的思想并影响读者,引起共鸣,则不是那么容易了。潘朝阳在这篇小说中所说的“故事”时间跨度几十年,空间距离也有十万八千里。作者是选择其岳父一生中四个典型的生活小故事,每个故事只用三个字作小标题,简洁、清楚、明了:《好医术》《爱上班》《黄昏恋》《爱存钱》。这种浓缩提炼标题的能力是没得说的。

  第一个故事《好医术》,情节简单,其中只包括两个诊病的例子。一个是当年“非典”流行时期,他在一家大型中医院里以专家资格坐堂看病。当时,人心惶惶,整个社会动荡不安,人们都怕染上这传染性很强的疾病,四处“隔离”躲藏。但这岳父却凭自己丰富的临床经验和高深的中医学知识,勇敢地担当起责任,每天坐堂门诊。有一回,一个熟人带着自己正在发烧的孩子来看病。他查看了以后,不开处方,只说了一句话:回去让小孩喝一碗兑水的米醋就可以了。第二天,真的很灵验,那小孩不发烧了,又高高兴兴地去上学了。就这样,岳父很快被传为神医佳话。其实,他一眼就看出这小孩得的不是“非典”,而是一般的感冒发烧,吃点醋,多喝点开水就好了。

  另一个例子,就是多年以后,作者本人患咳嗽,一个多月都不好,吃多少药都不起作用。作者以为得的是肺炎,心慌得四处寻医。而这时,他岳父已退休,一个人去广东继续行医献余热,人不在南宁。后来,作者打电话告诉他的病情,其岳父采取远程诊治的方法,只听他在电话里咳嗽一声,就开了个单方,买一瓶感冒药水服用就好了。但过几天又复发,咳得更厉害。岳父又打电话叫他再咳嗽两次,岳父听后二话不说,又开了另一种感冒药,这回真的灵验了。感冒咳嗽有冷咳、热咳之分。原来服的是治冷咳的药水,过头了,它就变热,再服用治热咳的药就好了。这件小事,使作者本人对其岳父的医术五体投地,敬佩有加……故事直白了当,说明医生救死扶伤,医德为先,有一颗善良的心,比医术更重要。

  第二个故事是《爱上班》,这是一句最普通的话,说来容易,做到就难了。按规定岳父60岁也到退休时间了,他二话不说,就离开岗位,但这时岳父的身体尚好,正是老当益壮之时,为了贡献余热,他决定一个人到广东去打工,有人问他,他就说“爱上班”,低调做人,做了付出而不宣声。当时广东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特别是深圳、东莞这些地方,一下子拥进几百万人,工作、劳动患病的人增多,特别需要医务人才,岳父凭他的专家学历和强壮的身体,很快就找到工作。在东莞一家三甲医院上班。但没有想到这样打工事,也有一波三折的时候。一是上班地点太远,交通不便,加上水土不服,常闹伤风感冒。后来岳母知道了,就到广东照顾岳父的日常生活,这才慢慢安定下来。二是他正常上班后,医院老板不断压经济指标给他,把工效与工资挂钩。每天完不成任务就扣工资,但他岳父却习惯看病要为病号着想,不开贵重的药,只开治病的药,并为人热情好客,认真诊病,不赶任务。这样群众拥护爱戴了,老板却不高兴了。三是因为完不成经济指标被老板解雇了。但他并不向老板低头屈服,他回家后,群众发现他不来上班,就不再去那家医院看病,有的还直接到家里请他帮看病。这样医院的收入更减少了,不得已,老板还是作了妥协,答应请他回来上班,设一个专家坐堂门诊,提高挂号费。但他不按规定看病指示,坚持做到医德重于医术,正确对待医患关系,工作任劳任怨,得到群众拥护和爱戴,被誉为模范专家,有口皆碑。

  第三个故事是《黄昏恋》。正当他岳父上班、诊病、下班、回家三点一线,日子过得正欢时,专程跟随岳父到广东生活的岳母,不幸患病过世。这对岳父打击很大,他没心思上班,下班回家没有饭吃,晚上连一个陪伴的人都没有,失去对生活的乐趣。孤独、寂寞、恐惧不时袭击着他。孩子们让他回南宁,近亲人一点,或许会好一些。但他不愿意回来,他在广东工作多年,已经习惯了,这里也有许多朋友、同事,他还照常去上班……同事、朋友、病友知道了,不分男女,都不时前来探望他,许多阿姨见他岳父老实,热情,善良而且医术高超,就对他产生好感。其中有个四川的阿姨,多年前家庭离散,她一个人到广东打工,无依无靠,很是可怜。这个阿姨比岳父小20岁,但她还主动靠近岳父,时间长了就产生爱情,她主动来陪伴岳父,打理他的衣、食、住、行。慢慢地,他们就住到了一起。作者夫妇作为女婿、女儿知道这件事之后,知道父亲有人陪伴,生活上有人关照时,很是高兴。但又怕岳父上当受骗,于是利用假期到广东看看,生怕小狗追着娃娃的屁股跑——另有心思。但他们到广东后,见情况都挺好,那阿姨才50多岁,虽年龄差距大,但她是真心要和岳父过日子的,经过长时间观察,见那阿姨心地善良,勤俭持家,把岳父照顾得很好,也就放心了……这个“黄昏恋”的意义在于诚心,善良,美好的人性描写,十分动人。

  最后一个故事是《爱存钱》。这个题目好像一杯白开水,不像小说题目,但是却深藏着岳父更加深层的思想品德。正当岳父再婚不久时,突然得了前列腺癌,要开刀治疗。因为手术风险大,手术前都叫作者夫妇到场签字。他们发现岳父心态良好,手术后,仍准备继续到医院上班,不服老。问到他未来的生活打算,他说等到他走不动时,就在南宁买房子安度晚年。问买房费时,他说他有百万元存款,不忧。首先,岳父为他的晚年安排好比他小20岁的爱妻,使她生活得到保障,给她养老送终;其次,不连累儿孙,让他的儿孙安心工作,不为他担心受累。这是善良老人心灵的最高境界。

  这位老人的故事讲完了,诗歌有诗眼,小说也有小说之眼。把小说的眼睛点亮了,就能找到美感——从平凡、琐碎、看不起眼的小事中,发现美好、温暖的东西——岳父是个善良、勤劳、敬业、乐群,医术高超,富于同情心的好人!

  这就是文学家所追求的小说的眼睛——真、善、美。它与——假、恶、丑,刚好作了鲜明的对比。

  作者介绍:苏长仙,男,广西南宁人氏,字山人,壮族,中共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名誉主席,壮族作家创作促进会原会长、名誉会长,广西民族出版社副总编、编审。出版过长篇小说三部,文集四卷,诗歌,散文,故事,民间长诗等二十种。获全国及部省级优秀作品奖多件。

作者:苏长仙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