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寻找生活的真相

2019年05月20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春回大地,百花争艳。

  双语作家潘朝阳,新年伊始,就在《三月三》杂志上用壮、汉两种文字发表长篇散文《我家住在南湖边》,实现了文学创作开门红。

  文学是人学,而人是在社会生活的。为人民而创作的作家,必须深入社会生活,去发现生活现象,挖掘社会本质,并从中感悟生活的美好,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真、善、美!所谓真,就是社会生活的真相、真情、真实,回答“现实”是这样的问题。但是单记录社会生活现象还不算是文学作品,因为社会生活是粗粝的,繁杂的,有是非好坏之分的。因此,作家的本事,在于从繁复的社会生活中,分清真、善、美和假、恶、丑,提取善良、美好的成分,使你写的这些现实生活更接近作家的理想、梦想和美学价值。生活中不缺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双语作家潘朝阳就有一双能在生活中提取美的眼光。他说,生活中无处不有的善良、爱美之心,那种温暖、明亮的德性和人道情怀。

  古往今来,从唐朝开始,南湖的历史就有文字记载,它从一个“水害”变成“水利”,从“水塘”变成“水乡”,再从一个“荒湖”变成人民的“公园”。它的每一页历史都记载着历史风云,时序变迁。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就有邓小平、韦拔群等革命志士在南湖边上活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到今天70年间,新中国历代领导人,没有一个不到过南湖的。南宁的南湖与嘉兴的南湖,血脉相连,初心相通,自然而然成了人们回忆“初心”的胜地……这样一个有名的湖泊,历来有数不清的文人墨客在这里留下足迹、墨宝和诗文。轮到潘朝阳的手上,他能写什么呢?该写什么呢?

  真是人之不同,各如其面,文之不同,各如其人。潘朝阳笔下的文章《我家住在南湖边》,一不写家,二不写湖。文章开头,劈头盖脸,就来一段“三十个石头的距离”。按著名壮族作家黄勇刹发明的散文章法,散文开端的“凤头”美得像一朵朱槿花插在壮姑的头上,散发出阵阵壮香味,一下子点出了地方特色和民族特点。“三十个石头的距离”,说的是拿起一片石往池水里飚,泛起点点波纹,有几丈远。三十个,就已有两三里路之遥。其实是一句壮话,一句俗语。潘朝阳是个老实憨厚的人,但他写起文章来,倒是蛮幽默、浪漫的。他用一首山歌开了头之后,便撑开“猪肚”,展开想象的翅膀,天南地北,家国情怀,历史风烟,个人梦想……像倾盆倒水,淋漓尽致地写出散文的第一节“在南湖草地上过夜”。出人意料之外的叙述——他把南湖当成一张社会人生的画面——这南湖周边,绿树葱茏,花草满地。湖面上,曲桥纵横,游艇穿梭。湖边亲水环廊,游人如织。湖中心的人工湿地岛上,鸟儿啁啾,喝水嬉戏……一派生气勃勃,欣欣向荣的景象。接着,就写一群风风火火的青年男女,在草地上打滚、追逐、游戏。他们都是大学毕业了的,刚刚分配到工作岗位上的穷学生。今天是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他们没有钱买月饼,也没带水果,只带几瓶几毛钱一斤的散装香槟,就在那里尽情地唱歌、跳舞、吟诗、讲古;他们谈生活、工作、家庭、社会、梦想、爱情,但就不肯吐露出今夜在南湖过夜的目的,多少次那廉价的香槟酒送到嘴边了,又把那句心中的话吞噎回去,佯装朗诵李白、苏轼的月亮诗;多少支壮乡传统情歌,喊破了喉咙,仍然没有勇气说出“我爱你”……这一夜,天上的月亮圆了,可还有多少穷青年没团圆;这一夜,多少携妻带子的市民,在草地上铺上胶布,搭起祭月的帐篷,供祭月饼,吃水果……而这帮穷学生哥,不知什么时候被寒露晨风弄醒……这一节,叙事、抒情融合在一起,把青年青春的活力、梦想写得活灵活现,打动人心。

  接下来一段,写一群男青年,因精力过剩,无处发泄,就跑到南湖边草地上踢足球寻开心。南国壮乡孩子,那山蛮野性,就像“三月三”抢花炮一样,不讲规则,不论道理,凭着一股牛力气,拼命冲啊,疯狂争抢啊,手推脚踢,发泄汗水。不一会儿,不知谁,一脚把那已被踢累了的足球踢到湖里去洗澡,离岸边有几十米。这是谁的过错?是谁的责任?开始谁也不肯说,大家都在议论纷纷。

  这时,有个人站出来,说,不是我踢下去的,但我可以下去把球捡回来,这个人就是潘朝阳。他勇敢地担当起责任,他连衣服都没有脱,沐着一身汗水,纵身跳下南湖,“在南湖里‘被游泳’”。他就像小时在家乡放牛,在池塘里游水一样,用踩水式游泳,游出去几十米,头发都不湿,也没有被喝上湖里的脏水。上岸后,人们奚落他说,南湖的水味道好吗?他却说,哎呀,我忘了没有尝尝,你们看,我头发都没湿呢。

  这一节,平直,朴实,却从中引出了这一代青年人诚实,纯净,敢于担当的优秀品质,给人以美的感受。

  最后一节,写南湖的变化:以“树”“路”“水”几个方面,写南湖的新建设,新变化,从中引出新时代,新文艺作品所追求的中国精神和民族灵魂。

  这篇散文,开头用一首山歌作“凤头”起兴,后面也用一首山歌作“豹尾”,引出深意、美感,令人回味无穷。有人说,这种写法太老套了,其实,在我看来,它就是一支时代的新歌,直平朴素,就和啃一个老面馒头一样,越咀嚼越有味道。

  作者介绍:苏长仙(1936——)男,广西南宁人氏,字山人,壮族,中共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名誉主席,壮族作家创作促进会原会长、名誉会长,广西民族出版社副总编、编审。出版过长篇小说三部,文集四卷,诗歌,散文,故事,民间长诗等二十种。获全国及部省级优秀作品奖多件。

作者:苏长仙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