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契嵩禅师与《六祖大师法宝坛经》

2019年06月03日    来源:新浪博客    字号:[    ]

  契嵩禅师是中国佛教史上非常著名的僧人, 还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文学大家,他以引儒入佛著称于世。他注重著书立说,提倡佛儒调和,宣扬孝道思想,极力弘扬佛教理论和教义,加速了儒释二教相互融合的进程。作为禅脉云门宗的传人,他还整校了《六祖坛经》。契嵩本由此而与敦煌本、惠昕本并列成为了具有独立价值的《坛经》三种版本。

契嵩禅师像 (网络图片)

  一.契嵩的生平简况

  契嵩俗姓李,字仲灵,号潜子,广西藤州镡津县宁凤乡(今梧州市藤县太平镇)龙德村人。

  宋景德四年( 1007) ,契嵩出生于藤州镡津。父母笃信于佛,赞契嵩自小即有佛学的禀性。

  大中祥符六年( 1013),时年7岁,父亲病亡,遵父愿,母亲钟氏将他送到本地东山广法寺成为小沙弥。

  天禧三年( 1019),时年13岁,剃度为僧。次年受具足戒,法号契嵩。

  天圣三年( 1025),时年19岁。契嵩听了师父的教导,准备去云游四方求法。临行前,契嵩上了狮山,拜访在观音峰结庐修炼僧女姚道姑,与姚道姑数日长谈,受教良多。随后契嵩外出云游四方,他身披袈裟,手持戒具,头戴观音像,口念观音菩萨,走出广西向东而行。

  契嵩于是“下沅湘、陟衡岳,谒神鼎諲禅师。諲舆语奇之,然无所契悟。游袁筠间,受记前于洞山聪公。”他在江西参云门宗禅僧洞山晓聪门下得法,乃云门法嗣,专意于习禅著书,为当时之名僧。

  宋明道年间(1032-1033年),文学界兴起古文运动,文人学士大都羡慕中唐文豪韩愈,尊敬儒学,排斥佛教。契嵩针对当时排佛的浪潮,运用自己的渊博知识,写成《辅教编》,把佛教的 “五戒”与儒家的“五常”等同起来,提出了“孝为戒先”的重要命题。说明了佛教之孝重在理,儒家之孝重在行,两者不可分割,儒释之道是可以贯通的。他还作《中庸解》宣扬中庸思想,说 明了儒家和佛教都是圣人之道,一者治世,一者治出世,分工虽然不同,但二者相辅相成,异曲同工,互不可缺。他将所写的文章上奏朝廷,深受朝野人士之推崇与钦羡,轰动时之文坛。上至宋仁宗,下至文人士大夫无不为之所倾服。

  契嵩成名之后,谢绝宋仁宗和士大夫的挽留,丝毫不贪恋京城的富贵荣华,毅然离京,返回南岳衡山,闭关修道。“潜子”之号即是出自此时。

  庆历年间(1041-1048),契嵩出关云游入吴中,至钱塘。他喜欢西湖的景色,“至钱塘灵隐,闭户著书”,遂在杭州定居下来,就住在灵隐寺,潜心研究佛学,自云:“余专意於习禅著书”。

  他在灵隐寺撰写出《传法正宗记》和《禅门定祖图》,再次前往京都开封。契嵩进京后,开封府尹王仲义以礼相待,并代契嵩上奏仁宗皇帝。仁宗得到文章和《上皇帝书》,大为赞叹,传令丞相韩琦和参政欧阳修等人探经考证。既无讹谬之言词,于是下召编入大藏,并褒赐契嵩“紫方袍”,号“明教大师”。契嵩面对朝廷封赏,坚辞不受,仁宗不准他推辞,方才领受,留住在京城闵贤寺。时隔不久,契嵩又东游回到杭州,应著名书法家、“宋四大家”之一的蔡襄之邀请,居住在钱塘佛日禅院和永安院。数年后归回灵隐寺,以读书写书为事。故后人又称其为佛日禅师,亦以“永安”称之。

  契嵩为人生活俭朴,安贫乐道,平时,他闭门著书,“所居一室,萧然无长物”。

  宋熙宁五年(1072年)六月初四日早晨,契嵩禅师召集众僧,吟诵一偈:

  后夜月初明,吾今独自行;不以大梅老,贫随鼷鼠声。

  言毕,在法座上盘腿而坐,闭目入禅定。僧众四周护持,到午夜时分,涅槃示寂,安然坐化西去。世寿六十六岁,佛历腊月五十三。

  六月初八,僧众将契嵩的遗体进行火化。火化后惊奇发现,其顶、耳、舌、童贞等并没有被烧坏,顶骨还结出许多舍利子,那舍利子红白相间,晶莹明洁。并且契嵩常持的木数珠亦火烧不坏,僧徒再以焚火重炼,愈炼愈坚。

  七月初四日,僧徒才将烧不坏的遗物合在一起,用佛礼盒敬藏,建塔在契嵩故居灵隐寺永安院。有《嘉祐集》、《治平集》、《潭津文集》等流传后世。

《武林灵隐寺志》之载

  《武林灵隐寺志》卷之三(下)“住持禅祖”有载:“明教契嵩禅师,云门宗,字仲灵,镡津李氏子,得法于洞山晓聪。夜则顶戴观世音像,诵其号必满十万,自是世间经书不学而能。作《原教论》十余万言,明儒释之道一贯,以抗排佛之说,读者畏服。后居灵隐山永安兰若,著《禅门定祖图》、《传法正宗记》、《辅教编》上进,宋仁宗览之嘉叹,付传法院编次入藏,下诏褒宠赐明教大师。执政韩琦、参政欧阳修皆见而尊礼之。还山。熙宁五年六月四日晨与示偈:后夜月初明,吾今独自行;不以大梅老,贫随鼷鼠声。至中夜而逝。茶毘五种不坏,其顶骨出舍利,红白晶洁,如大菽者三。师有文集二十卷目曰镡津,盛行于世。”

  二.契嵩编校《坛经》的缘由

  作为禅脉云门宗的传人,契嵩自是尊仰于禅宗六祖慧能(俗名卢惠能),记录慧能生平事迹和语录的《坛经》自然是他学习和践悟的主要经典。

  宋至和元年( 1054),出于对六祖慧能及《坛经》的尊仰和推崇,契嵩发自内心而慨然写下了《坛经赞》。其赞文较长,在此仅摘其少许录于下:

  赞者。告也。发经而溥告也。坛经者。至人之所以宣其心也。何心耶。佛所传之妙心也。

  方坛经之所谓心者。亦义之觉义。心之实心也。

  是故坛经之宗。尊其心要也。

  此坛经之宗。所以旁行天下而不厌。

  坛经曰。定慧为本者。趣道之始也。定也者静也。慧也者明也。明以观之静以安之。安其心可以体心也。观其道可以语道也。一行三昧者。法界一相之谓也。谓万善虽殊。皆正于一行者也。无相为体者。尊大戒也。无念为宗者。尊大定也。无住为本者。尊大慧也。夫戒定慧者。三乘之达道也。夫妙心者。戒定慧之大资也。以一妙心而统乎三法。故曰大也。无相戒者。戒其必正觉也。四弘愿者。愿度度苦也。愿断断集也。愿学学道也。愿成成寂灭也。灭无所灭。故无所不断也。道无所道。故无所不度也。无相忏者。忏非所忏也。三归戒者。归其一也。一也者。三宝之所以出也。说摩诃般若者。谓其心之至中也。般若也者。

  伟乎。坛经之作也。其本正。其迹效。其因真。其果不谬。

  圣人既隐。天下百世虽以书传。而莫得其明验。故坛经之宗举。乃直示其心。而天下方知即正乎性命也。若排云雾而顿见太清。若登泰山而所视廓如也。

  殁殆四百年。法流四海而不息。帝王者。圣贤者。更三十世求其道而益敬。非至乎大圣人之所至。天且厌之久矣。乌能若此也。予固岂尽其道。幸蚊虻饮海亦预其味。敢稽首布之。以遗后学者也。

古本《潭津文集》“坛经赞”之载

  正是契嵩所写《坛经赞》引起了时任工部侍郎朗简的重视,从而推动了契嵩本《坛经》的出现。

  朗简字叔廉,杭州人。自幼孤贫,好学不辍,常借书抄录,熟读成诵。曾从四明朱頔及沈天锡游学作文。北宋景德二年(1005)进士,补试秘书省校书郎,知宁国县,迁福清县令。任内征调民工修筑石塘陂,灌溉田百余顷,当地人立生祠以示纪念。后调任随州(今属湖北)推官,临朝应对,得真宗欣赏,特改秘书省著作佐郎,知分宜县,迁知窦州。后徙藤州(今属广西),兴学校、厚学土、变风俗,藤州从此始有登进士的人。又通判海州(今属江苏),提点利州路刑狱。继知泉州,累迁尚书度支员外郎、广南东路转运使,提升秘书少监、知广州,入判大理寺,出知越州,又归判尚书刑部,出知江宁府,历右谏议大夫、给事中,知扬州,徙明州,以尚书工部侍郎致仕。曾在钱塘城北修筑园宅以居,自号武林居士,修炼习道15年,通晓医药养生之法,有验方数十流传于世。孙沔知杭州时,称其里门为德寿坊。《宋史》卷二百九十九有其传记。

  “六祖之说,余素敬之”,朗简对六祖慧能及其思想也是非常的崇敬。但自慧能圆寂后,流布后世的《坛经》版本因后人增改而各有不同,朗简感到当时流行于世的《坛经》“为俗所增损,而文字鄙俚繁杂,殆不可考。”所以当他看到契嵩所写《坛经赞》后,表示如果契嵩能对《坛经》进行补正,他愿意出资刊印,契嵩欣然同意。

  经过两年的广泛寻找,契嵩禅师终于寻得“曹溪古本”。他于是对《坛经》进行了校正,分为三卷,并题名为《六祖大师法宝坛经》,作者标注为:“门人法海等集”。郎简阅后欣然,于是在宋至和三年( 1056) 三月命工镂板刊印,并亲自作《六祖法宝记序》加以说明,文为:

  按唐书曰。后魏之末有僧号达磨者。本天竺国王之子。以护国出家入南海。得禅宗妙法。自释迦文佛相传。有衣鉢为记。以世相付受。达磨赍衣鉢航海而来。至梁诣武帝。帝问以有为之事。达磨不说。乃之魏隐于嵩山少林寺。以其法传慧可。可传僧粲粲传道信。信传弘忍。忍传慧能。而复出神秀。能于达磨在中国为六世。故天下谓之六祖。法宝记盖六祖之所说其法也。其法乃生灵之大本。......是则六祖者乃三界之慈父。诸佛之善嗣欤。伟乎。惟至圣而能知至道也。然六祖之说余素敬之。患其为俗所增损。而文字鄙俚繁杂殆不可考。会沙门契嵩作坛经赞。因谓嵩师曰。若能正之。吾为出财。模印以广其传。更二载。嵩果得曹溪古本校之。勒成三卷。粲然皆六祖之言。不复谬妄。乃命工镂板以集其胜事。至和三年三月十九日序。

郎简所作《六祖法宝记序》

  契嵩本《坛经》出现及流布,朗简可以说是主要的推手及大功德主,其功不可没。

  三.明洪武六年《坛经》版本应即契嵩本

  但由于原始“勒成三卷”的《坛经》本子现已不存。现在专家普遍认为,现存的契嵩本只有一卷十品,全称为《六祖大师法宝坛经曹溪原本》,且是明代的本子。因此,中外学者也有不称其为契嵩本,而称其为“明藏本”或“曹溪原本”的。但除了“曹溪原本”之外,现还有一种称为“德异本”的,其正文与“曹溪原本”一样,也是一卷十品,但附记略有不同,因此也有专家认为“德异本”可能就是契嵩本。

  之前,日本的铃木大拙先生在其著述中提到石井光雄“洪武六年”刊藏本,并且铃木大拙认为此刊本即是契嵩本。上海师范大学侯冲教授对闾山双泉寺本、凝道堂本 、漱润斋本和函月山房本等四种“洪武六年”刊本《坛经》覆刻本进行了研究,在《契嵩本<坛经>新发现》(《世界宗教研究》2018年第四期)一文中认为“洪武六年”的刊本就是契嵩本《坛经》。淮北师范大学教授白光在《洪武六年本《坛经》的学术价值——兼述“契嵩本”《坛经》的版本谱系》(《文献》2018年第05期)中也认为:“洪武六年”刊本《坛经》“当是宋元之际的‘契嵩本’之流传本,并且更接近于“契嵩本””。

光绪十五年五月重刊本

  笔者近年寻得一本由王果证于光绪十五年五月重刊的明洪武六年《六祖大师法宝坛经》(板存自流井王宝森堂)。首先是书名页后“妙理即是人心”等文字,正文最后是“六祖大师自唐开元元年癸丑岁示寂至大明洪武六年癸丑岁,已得六百六十一年矣”。正文后附有《坛经附录》,包括柳宗元《赐谥大鉴禅师碑》、刘禹锡《大鉴禅师第二碑》《佛衣铭并引》、刊经牌记、蔤庵附录《师子尊者摄五众》和宋明教大师契嵩撰《六祖大师法宝坛经赞》等。经认真比对,笔者认为此本也是契嵩本。综合侯冲等人的研究,其理由于下:

  一是该刊本卷首佚名刊经序的记载,其序首语即为“妙理即是人心......”,最后部分有:“诸佛心传归宗六祖,久觅真迹竞不可得。是经于京都旧书坊中得之,系宋时郎简所集官本。楷书甚工,字迹间有剥落之处,彷彿书之,前后皆依原本誊录,一字不敢增减。”此《序》点明了此《坛经》是“宋时郎简所集官本”,其即是契嵩本《坛经》;并且在刊刻时是“前后皆依原本誊录,一字不敢增减”。

光绪十五年五月重刊本卷首佚名刊经序之载

  二是该刊本卷首的第二篇序,即宋史部侍郎郎简所述的《六祖大师法宝记序》,既与卷首佚名刊经序相印证,又与此本原为郎简于“至和三年三月十九日”刊刻并作序相符。

  三是该刊本卷首的第三篇序,为“门人法海等集” 《六祖大师法宝坛经略序》,与此刊本正文首题下署“门人法海等集”前后对应,说明该序确实是“门人法海等集” 《坛经》原序,但因该书原为郎简刊刻本,所以此序只能放在郎简序之后。

  四是刊本主体文字中出现“《景德传灯录》”字样,表明其出现的时间,晚于《景德传灯录》。而在德异本和宗宝本《坛经》中出现的部分文字,并未见于该刊本,说明其成书较德异本和宗宝本早。目前所知符合这一早一晚时间节点的,也只有是契嵩本《坛经》。

  五是卷末《坛经附录》中特别附有契嵩所撰的《六祖大师法宝坛经赞》,在其赞文后还特别标注:“按:明教大师《潭津文集·坛经赞》题下注云:称经者,自后人尊其法。而非六祖之意也。今从其旧,不敢改易。云云。”

  综上可知,“洪武六年”之刊本的确是契嵩本《坛经》!

  四.契嵩本《坛经》的主要特点

  契嵩本相比于敦煌本和惠昕本,其文字更多(有两万余字,比敦煌本多出九千余字),且更为精美和流畅。除了专家学者已作出的研究外,笔者还认为具有以下几个明显的特点:

  一是经名的变化。敦煌本全称为《南宗顿教最上大乘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六祖惠能大师于韶州大梵寺施法坛经》。惠昕本为《六祖坛经》(或《韶州曹溪山六祖(师)坛经》)。契嵩本则为《六祖大师法宝坛经》。

  二是《坛经》作者的变化。在经名之下的作者标注,敦煌本等本基本都是“......法海集记”,而在契嵩本中则是“......法海等集”。此中多了一个“等”字,即指除了六祖门下的法海禅师之外,还收录有其他人的记录材料。此或许是契嵩综合收录了六祖门下其他弟子(或各嫡系)的其他记录,亦或是指契嵩收录《曹溪大师传》(又称《曹溪大师别传》)、《景德传灯录》等的相关内容。

  三是在《坛经》正文中“慧能”的出现。在现存的敦煌本和惠昕本中,是以“惠能”或“某甲”出现的。而契嵩用的是“慧能”,此可能是契嵩当年寻得的“曹溪古本”即是如此;也可能是契嵩认可并采用了《祖堂集》的有关记载,《祖堂集·弘忍传》中有:“至三更,行者来大师处。大师与他改名,号为慧能。当时便传袈裟以为法信,如释迦牟尼授弥勒记矣”;《祖堂集 ·仰山和尚》中亦有“五祖亦见此偈,并无言语,遂于夜间教童子去碓坊中唤行者来。行者随童子到五祖处,五祖发遣却童子后,遂改卢行者名为慧能,授与衣钵,传为六祖。”

《祖堂集·弘忍传》“慧能”之载

  四是体现了契嵩“引儒入佛”思想。此集中表现在其《释功德净土第二》最后的“无相颂”中,即是:

  心平何劳持戒。行直何用修禅。

  恩则孝养父母。义则上下相怜。

  让则尊卑和睦。忍则众恶无喧。

  若能钻木出火。淤泥定生红莲。

  苦口的是良药。逆耳必是忠言。

  改过必生智慧。护短心内非贤。

  日用常行饶益。成道非由施钱。

  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玄。

  听说依此修行。西方只在目前。

“无相颂”之载

  此“无相颂”当然可能是契嵩当年寻得的“曹溪古本”之前早有记载;但也可能是契嵩根据当年形势的需要,而“引儒入佛”增加进去,推进了儒禅的相互融合。

  契嵩禅师所编校的《六祖大师法宝坛经》最终成了流传后世的《坛经》主要版本,其后的德异本、宗宝本都是基于契嵩本的再编本。

  契嵩禅师编校《坛经》只是他许多成就的其中之一。这位广西籍的一代宗师,以其杰出贡献和深远影响,在整个中国佛教史上占有极为重要地位,并被尊称为“一代孝僧”和“明教大师”而为后人广为颂扬。

  (成稿于2019年6月2日晚)

作者:吴孝斌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