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鉴真大师的广西之行

2019年06月10日    来源:新浪博客    字号:[    ]

  鉴真大师与玄奘法师同为唐代高僧,在中华文化史上影响巨大。玄奘“西天取经”,进一步引进外来文化,体现了中华民族文化兼容并蓄的广阔胸怀;鉴真“东渡弘法”,对外弘传华夏文明,展现了中华民族灿烂文化的博大精深。

  今天是农历五月初六,是鉴真大师圆寂的纪念日,特将其在东渡期间的广西之行稍加整理,是为纪念!

鉴真像

  鉴真大和尚,又称过海大师,律宗南山宗传人,日本律宗始祖,著名医学家,江苏扬州江阳县人,俗姓淳于。唐垂拱四年(688)出生于扬州,14岁出家,受戒学禅,18岁受菩萨戒,21岁受具足戒。随后“巡游二京,究学三藏。后归淮南,教授戒律。江淮之间,独为化主。于是兴建佛事,济化群生。其事繁多,不可具载。”26岁左右,回到扬州,开始弘法生涯。他天赋高迈,勇猛精进,“准南江左净持戒者。唯大和尚独秀无伦,道俗归心,仰为受戒之大师。”成为了当时中国佛教律宗的领袖人物,声望崇高。在大师主持下,建塔立寺80余所,造佛像无数,制袈裟3000领,写佛教一切经3部各11000卷,宣讲律学数百会。他还创立悲田院,举行无遮大会,救济贫民等等。还亲自煎药、施济贫病。其门人、弟子名僧辈出。

  天宝元年(742),55岁的鉴真毅然接受日本留学僧人荣睿、普照的邀请,开始东渡,拟去日本传道弘法,担任授戒大师,当时日本还不具备授戒条件。但鉴真前五次东渡皆因国人不舍,又遭海贼、暴风等而未能成功。

  天宝七年(748)六月,61岁的鉴真组织第五次东渡。乘船自舟山群岛驶船过海遇飓风,漂流14天到达南海,在海南岛崖县泊岸。渡琼州海峡,回到了大陆。稍作休整后,即择路北返。鉴真率弟子自雷州半岛出发,由东向西,从内河乘舟向桂林进发。

  据《唐大和上东征传》(真人元开撰)载:

  三 日三夜,便达雷州。罗州、辨州、象州、白州、傭(容)州、藤州、梧州、桂州等官人、僧道、父老,迎送礼拜,供养承事,其事无量,不可言记。

  始安(今桂林市)都督上党公凴(冯)古璞等步出城外,五体投地,接足而礼,引入开元寺。初开佛殿,香气满城。城中僧徒擎幡、烧香、喝梵,云集寺中。州县官人百姓填满街衢,礼拜赞叹,日夜不绝。凴(冯)都督来,自手行食,供养众僧,请大和上受菩萨戒。其所都督七十四州官人,选举试学人,并集此州,随都督受菩萨戒人,其数无量。大和上留住一年。

  时南海郡大都督五府经略采访大使、摄御史中丞、广州太守卢焕牒下诸州,迎大和上向广府。时凴(冯)都督来亲送大和上,自扶上船口云:“古璞与大和上,终至弥勒天宫相见。”而悲泣别去。下桂江,七日至梧州。

  据上文所载,虽然鉴真从雷州前往桂林所经过地方的先后顺序及个别地名(辩州写成辨州、容州写成佣州)略有差异,但因此作者是日本人,他对中国的情况不够熟悉,故亦属正常现象。分析鉴真师徒此次所行路线,是从海南岛渡过琼州海峡之后的一条北归之路,即从雷州→罗州(今广东高州以东)→白州(今广西博白附近)→容州(今广西容县)→梧州→藤州(今广西藤县)→象州,溯江而上,入洛清江转道相思埭运河,于天宝九年(750)来到了岭南重镇始安郡桂州(今桂林)。

鉴真东渡路线图

  在广西期间,不论是在白州、容州,还是在藤州、象州,德高行深的鉴真大和尚受到了沿途各级官员、僧道及广大群众的热烈欢迎。他也热心地为当地群众传经讲义,诊治病患,可谓是声誉载道。

  值得一提的是,鉴真大和尚在藤州通善寺弘法时,其高深的德行及坚毅不屈的精神,使当时驻锡于通善寺的智首等僧尼深为感动。智首等三位尼姑毅然决定跟随鉴真大师东渡,并最后取得了成功,并在日本广弘律宗载誉古今。《续比丘尼传》(京口夹山沙门震华编述) “唐藤州通善寺尼智首传”有载:

  智首,不知何许人。出家学法,通晓毗尼,住藤州通善寺。摄化道俗,多所启悟。时有日本僧普照、荣睿,入唐求法,恳请扬州大明寺鉴真律师东渡传律。律师愍其为法心诚,率弟子多人,六次开缆,皆遇难缘折回。最后七次,于天宝十二载,又结四十一人,横渡沧溟。智首与同辈三人,亦随法舆而往,冀以大法化彼女众。虽其余道迹湮没不彰,然以爱道孱弱之躯,而能犯万里鲸波,投身异域,建立法幢,其志节己足多矣!

  更为特别的是,鉴真大和尚到了始安郡(今桂林),都督上党公冯古璞等步出城外,五体投地,接足而礼,引入开元寺。初开佛殿,香气满城,城中僧徒擎幡,烧香、唱梵,云集寺中,州县官人、百姓填满街冲,礼拜之赞叹,日夜不绝。冯都督亲自前来,自手行食,供养众僧,请鉴真授菩萨戒。其所属都督74州官人,选举试学人并集此州、随都督受菩萨戒人,其数无量。

  桂林的佛教在唐代较为盛行,鉴真住在开元寺期间,主持佛事,弘扬佛典,使桂林佛教文化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桂林开元寺舍利塔

  桂林开元寺始建于隋代,初名缘化寺,唐初称善兴寺,开元二十六年(738)改名开元寺。唐莫休符《桂林风土记》中有记:“隋曰缘化寺,后因纱灯延火烧毁重建。元宗朝改名开元寺。有前使褚公亲笔写《金刚经》碑,在舍利塔前。”开元舍利塔原建于唐显庆二年(657),《善兴寺舍利函记》云:“维大唐显庆二年岁次丁巳十一月乙酉朔十三日丁酉,于桂州城南善兴寺,开发建立此妙塔七级,耸高十丈。至显庆四年岁次己未四月丁未朔八日甲寅,葬佛舍利二十粒,东去大江三十余步。舍利镇寺,普共法界,一切含识永充供养,故立铭记。”现存舍利塔为明洪武十八年(1385)重建的喇嘛式砖塔,塔旁现有鉴真石刻像。

鉴真石刻像

  鉴真在桂林留住了约一年的时间,因镇守广州的卢焕派人来接,所以便离开桂林顺漓江东下梧州,往广州去。鉴真离开桂林时,都督冯古璞亲自扶他上船,悲泣相送,依依惜别,用情至深。

  鉴真大和尚转道广州后,稍作短暂停留,即北返扬州。天宝十年(751)春,鉴真回到扬州,又着手筹备第六次东渡。天宝十二年(公元753年)第六次东渡日本终获成功。

  鉴真大和尚在日本的十年间,辛勤不懈地从事传授戒律、教授佛学和传播文化的工作。他对日本佛教在戒律上的贡献使他成为日本律宗的始祖,对天台教义的讲授使他成为日本天台宗的先驱。在医药方面的贡献使他被奉为日本医药道。他传播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促进了日本佛学、医学、建筑和雕塑水平的提高,从而受到中日人民和佛学界的普遍尊敬。

鉴真手迹

  唐代宗宝应二年(日本天平宝字七年)(763)五月初六,鉴真大师于日本唐招提寺住处结跏趺坐,面朝西而逝。当消息传回大师的故里扬州,当地僧众全体服丧三日,并在龙兴寺行大法会,悼念鉴真大师。

  后来唐都虞候冠军大将军试太常卿上柱国高鹤林奉使日本,欲谒鉴真,而已去世,遂作有《因使日本愿谒鉴真和尚既灭度不觐尊颜嗟而述怀》一诗,诗为:

  上方传佛灯,名僧号鉴真。

  怀藏通邻国,真如转付民。

  早嫌居五浊,寂灭离嚣尘。

  禅院从今古,青松绕塔新。

  斯法留千载,名记万年春。

  掩卷长思,鉴真大师既为中日文化交流作出了突出的贡献,日本称他为“天平之甍”,意为他的成就足以代表天平时代文化的屋脊(比喻高峰、最高成就)。他在广西的一年多时间里,也极大地促推了当地文化的融合与发展。值此殊日,是为记。

  (成稿于2019年6月8日上午)

作者:吴孝斌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