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飞蚊病

2019年07月09日    来源:    字号:[    ]

  没事尽量少上医院,小毛病自个儿扛着,或到药店买点药服。这是我近年来的状态。可是,这一次不上医院不行:眼前突然感觉有蚊子飞,像眩晕时出现目眩的样子。

  难道是上了年纪血压升高,甚至可能是中风前兆?我闭目冷静了一会儿,再睁开眼睛,仍然感觉飞蚊不停。

  为图个方便,到附近一家自治区级医院社区门诊部就诊。不料,挂号时却被告知“眼科下午不开诊”。我嘟哝了一句:“有这么奇葩的?”对方是个年轻女子,她低声回了一句:“看病都不会上网预约,更奇葩。”看来,已为中老年的我,跟不上网络时代是真奇葩。又往这家门诊医院的总部而去。挤进人满为患的电梯,上到6楼的眼科门诊,刚想挂号又傻眼了,只见挂号台上写着:下午挂号已满,无法插号。一问方知,大部分患者都是网上挂号,余下的号早被现场抢光。这下子不得不服:老同志遇到新问题!

  又转往一家带有疗养性质的大医院,期望那里的患者少一些。果然,患者不多。挂号时,又出现插曲。办完就诊卡后,我说再买一本病历,对方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说:“我们医院都是电子病历,哪还有手写的病历。”直听得我心虚,难道是: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一番诊断之后,医生说玻璃体混浊,滴眼药水加口服药即可。我想知道到底啥原因,却没有纸质病历。转念一想,即便有病历,不少医生字迹潦草,写得像天书一般,又有几个患者能看得懂。

  正胡思乱想间,手机响了起来。一位老朋友打来的,他听我述说眼睛症状后,便毫不在乎地说:“这点小问题,我也有的。原因是我们老了,眼睛退化了。不用管它。”

  “眼前像有飞蚊,难受。”我说。

  “你是飞蚊,我还飞鹰呢!”他一句话说得让我扑哧一笑。

  回到家后,妻子见我说没啥大问题,便忽然冒出一句:“以后少偷看美女,眼睛就会正常了!”

  人都老了,还开这种玩笑,真是的。

  (原载《南宁晚报》2019年6月17日第22版)

作者:

潘朝阳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