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壮乡人在北京

与古籍为伴 以历史为师

黄金东:让古老文化焕发时代光彩

2019年08月09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整理古籍、研究历史,是黄金东工作的日常。

黄金东(中)跟随梁庭望教授(右)在百色一带调研。

  “壮族是人口比较多的少数民族之一,如果学习和研究本民族历史这件事情没有人愿意去做,那实在是太可惜了。”历史学博士、青年学者黄金东在谈到自己致力于壮族历史文化研究的初衷时说。接受笔者采访的过程中,窗外暴雨忽至,风雨声中,他的话显得格外坚定有力。

  黄金东现任中央民族大学图书馆副研究馆员、古籍部主任,曾参与多项国家级及校级古籍整理研究项目,发表《广西壮族文化保护传承机制探索》《论布洛陀信仰在壮族形成过程中的作用》等多篇论文。因各方面表现优异,今年5月,38岁的他以全国青年代表的身份,受邀参加“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重要讲话暨纪念全国青联成立70周年座谈会”。

  1 从历史学“小白”成长为壮族史专家

  1999年,黄金东从家乡百色市田东县来到首都北京,踏入中央民族大学的校门,自此与历史专业结缘,至今正好20年。这段缘分出于偶然——“我是被调剂来的。当时想着‘既来之,则安之’,那就好好学吧。”他笑着,云淡风轻地说。虽非本愿,但他并不抗拒历史学这位“不速之客”,反而很快进入学习状态,逐渐对这门学问产生浓厚的兴趣。大学本科4年,他因成绩突出而多次获得奖学金,大四时顺利保研。2006年硕士毕业后留校工作,2009年考取博士。

  黄金东主要研究南方民族史(壮侗语民族)及民族历史文献学,这个方向的确定与中央民族大学原副校长、博士生导师梁庭望先生密不可分。他有幸与梁老在图书馆结识,由于同是广西老乡,又都是研究历史的学者,两人的关系日渐密切,联系也渐渐变多。黄金东还记得,当初在他迷茫的时候,梁老告诉他,在北京,壮族历史方面的研究比较缺乏,特别是年轻的一辈,没有人跟得上,如果要往这个方向发展,需要花三五年的时间慢慢学习。而作为土生土长的壮族人,他在研究学习的过程中,也感受到国内学术界对于壮民族历史研究之匮乏短浅,所以最终听取了梁老的建议,走上与本民族历史文化有关的学术研究道路。

  经多年潜心钻研,黄金东已从一个历史学“小白”,成长为北京历史学界壮族史研究领域的中坚力量。他在分享自己的治学心得时,把兴趣视为最重要的元素。“若是没有找到学习的乐趣,做什么事都不能全身心投入,不能持之以恒。所以说做学问其实需要机会,需要巧合,需要被肯定,需要不断地去学习,在学问探索的道路上摸出属于自己的门路,才能慢慢走上正轨。”

  2 主张与时俱进地保护传承壮族文化

  2017年9月,黄金东在《百色学院学报》发表论文《广西壮族文化保护传承机制探索》,提出了自己对壮族文化保护传承现状的观察和思考。他在文中指出,壮族文化的保护传承主要面临文化传承断裂、保护传承动力不足、资金投入不足等问题,亟须转变思想,形成以政府为主导,专家学者为前导,社会各界积极参与的一个完整体系。

  黄金东在文中建议,在广西电视台和广播电台开设壮语频道,同时充分利用网络和新媒体等手段推广和传播壮文化。这个建议的背后,是他长期以来对母语壮语及其文字壮文发展状况的关注和思考。黄金东觉得,壮语的声调很有意思,汉语不能表达的,壮语却能表达出来,而且抑扬顿挫,但随着社会的急速变化,壮语面临着传承的问题,壮文的推行也失去了原有的基础。如何顺应潮流、发挥壮语文在壮族人民追求美好生活过程中的作用,是他长久以来思考的问题。他认为,大家应该动态地看待壮族文化的保护和传承问题。“如今我们一方面要有意识地保护壮语、壮文,一方面又要鼓励广西壮族人民积极融入现代社会,跟随时代脚步前进。在保护中发展,才是我们需要做的事情。”

  3 坚信“广西要走出去”的发展思路

  虽然早已定居北京,但黄金东一直关注着广西,他会为家乡面临的困境担忧,也为家乡的每一点进步而高兴。“去年广西60周年的活动就做得非常出色,我看到了我们广西想要‘走出来’的决心和行动。我们在国家大剧院举办了音乐会《壮乡和韵》,还在民族文化宫举办‘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民族文献专题展’,我和学生一起参加了这些活动,在北京能看到具有广西特色的演出、展览,感受到如此浓郁的广西民族特色风情,这说明我们已经踏上了‘走出去’的正轨。”黄金东兴奋地说。

  在他看来,广西有着悠远灿烂的历史文化,但因为各种原因,许多特色文化都没有得到较好的挖掘和展示,所以当他在新闻中听到鹿心社书记提出“广西要走出去”这一发展理念时,瞬间就被戳中内心深处,产生强烈的共鸣。鹿书记提出的“思想再解放,大胆向前冲”也对他产生强大的冲击力。因为他在调研时发现,广西一些地方思想狭隘、不敢大胆进取,这无形中对当地发展造成束缚。“思想束缚太久,广西发展就会不尽人意。”黄金东深有感触地说,“希望真的能放开手脚干事,让广西走得更远。”

  他欣喜地看到,越来越多的文化宝藏逐渐被挖掘出来,并且走出广西,实现传承和发展。他认为,今年3月在中央民族大学大礼堂上演的大型民族音乐舞蹈诗《唱娅王》,就算得上广西特色文化保护传承的成功案例。娅王是壮族传说中的创世女神,“娅王文化”是广西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蕴藏着壮族的原始文化密码。2016年初,西林县对娅王民俗进行挖掘、加工、提炼,创作了大型民族音乐舞蹈诗《唱娅王》。该作品2019年进京表演,取得了良好的反响。

  另一个值得学习的案例是云南文山壮族的“坡芽歌书”。坡芽歌书合唱团不只进行全国巡演,还获得世界合唱大赛金奖。合唱团的演员都是当地人,经过一定的专业指导后,原生态的唱法得到提炼,不仅歌声更动听,还能不断培养接班人,重新燃起壮族群众的热情,使他们更主动地去了解和学习本民族的文化。

  4 努力让古籍“活”起来,为大众所用

  除了研究壮族历史文化,作为中央民族大学图书馆古籍部主任,黄金东还担负着古籍整理、保护的责任。他曾作为副主编及骨干,参与《新疆巡抚饶应祺稿本文献集成》《中央民族大学图书馆藏中国边疆民族地区抄稿本稀见方志丛刊》《中国历代方志土司资料辑录》《中国边疆民族地区自然环境资料丛刊》(云南卷和广西卷)等国家级及校级古籍整理研究项目。

  从2007年开始,国家实施“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应用现代技术加强古籍数字化工作。习近平总书记曾就文物保护工作提出要求:“要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让古籍“活”起来,让大众学会利用它、体悟其中的文化底蕴,成为黄金东等古籍保护工作者努力的方向。

  黄金东透露,他们现在正通过数字化的手段整理、展示古籍,比如建立中央民族大学古籍资源库,为师生提供免费的古籍阅览服务,最近还与中国民族图书馆联合举办了“少数民族文化展”。

  中央民族大学图书馆的优势在于少数民族文字古籍,这些古籍中蕴藏着各个民族独特的文化。黄金东和他的团队正准备打造一个专门的展厅,把其中有特色、有突出价值的文献展示出来。

  故宫文创成网红、《国家宝藏》节目热播等现象也给他带来启发——在新媒体时代,古籍保护工作必须顺应时代潮流,让看似高冷的古籍文物以接地气的形式与广大群众互动。他设想在大学校园里建一个方便的、互动的平台,开展拓印、印刷古籍、抄写古籍等体验活动,让大家在参与活动的过程中,知道古籍保护是怎么回事,同时把古籍文化更自然地传递出去。“一定要让社会和民众参与进来,才有活力和意义。”黄金东希望,古籍保护以平易近人的形式融入现代社会,让各个阶层、各个年龄段的人接触到古籍中厚重的历史文化,让他们更加重视、了解祖国的文明。

  说起历史学和古籍保护,他如数家珍、滔滔不绝,流畅平和的语言中,充满着他对历史、对古籍、对民族文化的满腔热情,以及责无旁贷的使命感。

作者:通讯员 王丝涵 莫伊然 本报记者 韦颖琛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