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一颗金子般的心

2019年11月04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浏览次数:

  苗山老家有一位老人不幸去世,享年87岁。按照苗族习惯,本属于白喜事,可母亲知道后,却十分悲伤,讲起许多关于他令人难忘的往事。

  1958年困难时期,为了能够吃口饭、不挨饿,这位老人带着村里的几个后生,到相隔十几公里的一个偏僻村庄,为人家编织竹具、拉锯修房。他手艺精湛,编织的捉鱼虾、抓鸟虫工具,给村上人带来意外收获,大家轮番请老人编织工具,这一干就是两年多。当时,刚解放不久,苗家木楼都很小,人口多的家庭无床睡觉,于是大家把老人安排在一对孤寡母女家住。苗族群众请师傅编织工具时,一般是包吃一日三餐,任务完成以后,再付适当工钱。老人每天把人家给的饭菜打包回去和母女一起分享,别人付的工钱,也交给母亲管,说自己粗心,就知道干活,不知道理财。闲暇时间,还拉着兄弟们帮助母女砍树修房,完全像亲人一般不求回报。渐渐地,母女俩离不开他了,后来就跟着他回到我的故乡,演绎了一段动人心弦的姻缘故事。

  老人和那个母亲成家以后,他专心劳动,每年秋天把一担又一担金灿灿的粮食挑回家;妻子勤俭持家,不仅养育了两对儿女,而且孝敬三位老人,成为全村妇女学习的榜样。因为住在大村里,怕遭火灾,于是夫妻俩决定在距离大村一公里的后山上修建自己的木楼。那些年,白天在生产队干活,晚上赶夜路扛杉木、锯木板,何等艰难辛苦。用了十年时间,他们建成了一套三间、四方流水的新型木楼,老人因为劳累过度,得了耳鸣病,由于没有及时治疗,后来完全耳聋了;妻子因为长期负重,弯腰驼背,变了体形。但他们很自豪,毕竟,他们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建起了甜蜜的爱巢。

  那年,我在县城读书,家里经济十分困难,有一年春节后即将开学,父母为20元生活费四处筹措。老人知道消息后,来到我家,从怀里取出21元,对母亲说:“先拿去用,孩子读书的事情耽搁不得,等以后有了钱,再还也不迟。”母亲十分感动,含泪接过老人手中的钱,迄今仍记忆犹新,常常说起。

  有一年夏天,为了筹集我新学年的学费,母亲到白竹挑货,任务是挑两袋面粉,净重有100斤,报酬是1.5元。翻白竹坳的时候,因为雨后坡陡路滑,走得非常艰难。恰好老人等一帮人从四荣打工回来,见此情景,老人主动接过担子,帮母亲挑了三公里路,直到甲任分路时,才交给母亲。临走时,老人说:“虽然缺钱,但身体更重要,下次不要挑这么重的担子,把身体搞伤了,孩子知道就很难安心学习了。”母亲听了这暖心话语,含着热泪把担子挑回了供销社。

  从我读中学开始,家里都是靠养猪挣钱保学,每年春节就用一只猪仔换20多斤猪肉过年。有一年,我从武汉返回家乡过年,老人知道后,就从自家拿一袋新鲜的猪肉、猪下水送到家中,对我母亲说:“要过年了,祭祖、摆台、三十晚,都需要全猪宴。我们家杀了一头大猪,分点给你们,有福大家共享,也让孩子回家来有过年的感受。”

  母亲边说边流着泪:“这位老人有一颗金子般的心,虽然离我们远去,但他的宝贵精神永存,他的高尚情操永存。孩子,不管走到哪里,都要多想着别人,在别人困难的时候真心诚意帮助他度过难关,这是对老人最好的报答,也是对宝贵人生最好的诠释!”

作者:达汉吉(苗族)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