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六祖真身劫难记

2019年11月18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浏览次数:

  “释迦拈花、迦叶微笑”,佛教禅宗从摩诃迦叶尊者开始,在西方传至第二十八代祖的达摩大师,“法流东方”来到中国,成为中国禅宗初祖。其后法脉传承为:达摩→慧可→僧璨→道信→弘忍→惠能(也称慧能)。至惠能大师才将禅宗广传并大兴于东土,最终“一花五叶”广弘于世界各地。《六祖坛经》是唯一一部由中国人撰说并被称作“经”的佛教典籍。六祖惠能大师的真身舍利现仍安坐在韶关南华寺祖殿之内,每天都有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佛教信众和游客前往顶礼膜拜。

六祖真身

  惠能大师圆寂于唐先天二年(713年),其留下的金刚不坏肉身,至今已历1306年,依然神态安详,栩栩如生。其真身虽然历朝历代都备受重视和膜拜,但其亦随着国运的兴衰而历经劫难并多次修复 。为铭记历史,纪念先圣,现特将有关典籍的记载略作整理而成文如下:

  一、唐代二劫:

  一是“净满取首”。据《坛经》记载,六祖圆寂前曾对弟子们预言说:“吾灭后五六年,当有一人来取吾首。听吾记曰:头上养亲,口里须餐,遇满之难,杨柳为官。”其真身从新兴县运至韶关南华寺后,“弟子方辩以香泥上之。门人忆念取首之记,遂先以铁叶漆布,固护师颈入塔。”六祖真身由此而添加了护颈的铁叶漆布。

  唐开元十年(772),有一个高丽国叫金大悲的和尚,想把六祖大师的头偷到本国进行供养,于是在洪州雇佣了一个叫张净满的人,让他去南华寺偷六祖大师的头。《坛经》记载:“师入塔后,至开元十年,壬戌八月三日,夜半,忽闻塔中如拽铁索声,众僧惊起。见一孝子从塔中帝释献衣走出,寻见师颈有伤,具以贼事闻于州县。县令杨侃,刺史柳无忝,得牒切加擒捉。五日,于石角村捕得贼人,送韶州鞫问。云:姓张,名净满,汝州梁县人,于洪州开元寺,受新罗僧金大悲钱二十千,令取六祖大师首,归海东供养。柳守闻状,未即加刑,乃躬至曹溪,问师上足令韬曰:如何处断?韬曰:若以国法论,理须诛夷,但以佛教慈悲,冤亲平等,况彼求欲供养,罪可恕矣。柳守加叹曰:始知佛门广大。遂赦之。”

六祖真身劫难记《重修曹溪通志》之载

  二是乱军毁指。唐乾符六年(879),黄巢乱军到中兴寺(即今南华寺),取走真身左指一节,但“迷军山”黄雾弥漫无法前行,遂返恭送寺中。但后来指节修复后(“饰以银”)却又让盗贼偷去了。

  《重修曹溪通志》卷一“迷军山”有载:“昔黄巢破岭南,寇至寺,毁大鉴左指一节持去,至此山,忽黄雾四塞,军行失道,随送返寺,礼谢而去。指节后饰以银,为盗所窃,僧追至江,盗俱溺水而死。”

  二、宋初火灾

  北宋初年,南汉刘氏残兵作乱,宋释惠明《五灯会元》记载,“师之塔庙,鞠为煨烬”,而在塔中的六祖慧能真身像“为守塔僧保护,一无所损”。

  清同治十三年刻本《韶州府志》卷三十八则有更祥细的记载,因得到六祖托梦,谭聪将六祖真身移出而得以继续保存,其记为:“聪公者,新州人,姓谭氏,生南汉时,自幼嗜佛,往南华寺参礼六祖,遂为沙弥,持戒律甚肃。忽一日梦祖师语曰:‘今夜三更吾当有难,汝能救我乎?’其夜寺火焚至塔殿,乃祖师圆寂之处,寺僧移之勿动,唯聪舁出山门,众大惊异。常欲航海往普陀,夜梦祖云:‘我昔有难,荷尔护持,汝今南行,当为你说:逢东则住,逢林则止。’又曰:‘早结菩提缘,能救众生苦。’聪密记梦中语,遂止清远东林寺......。”

六祖真身劫难记清同治十三年刻本《韶州府志》之载

  宋开宝元年(968),宋太祖令修复全寺,赐名“南华禅寺”。宋太宗时,建七层新塔,并加谥“大鉴真空禅师太平兴国之塔”。

  三、宋末元兵所损

  六祖真身宋末所受的损害为著名的民族英雄文天祥所记载(详见拙文《 当文天祥遇见禅宗六祖》)。

六祖真身劫难记文天祥像

  宋景炎三年(1278)十二月,文天祥兵败潮阳被俘。宋祥兴二年(1279)年四月二十二日,文天祥从广州起程被押送元大都(今北京)。五月十八日,文天祥到达韶关,并入住南华寺。当时文天祥入住南华寺后,那些元兵见世人对六祖真身崇敬无比,竟然怀疑已经存世566年的六祖真身之内还藏有宝贝,于是用刀在六祖真身的胸口处开了一个洞,并刺割到其内的心肝等脏器。结果是元兵除了发现六祖真身之内真的是有心、肝等脏器外,当然没有发现其他的金银等身外之宝。文天祥对元兵之举心感无奈,联想到自己的处境,他慨然写下《南华山》一诗(见《指南后录》):

  北行近千里,迷复忘西东。

  行行至南华,忽忽如梦中。

  佛化知几尘,患乃与我同,

  有形终归灭,不灭惟真空。

  笑看曹溪水,门前坐春风。

  并且他在诗末的附记中还特别记下:“六祖禅师真身,数百年矣,为乱兵刲其心肝。乃知有患难,佛不免,况人乎。”

六祖真身劫难记《指南后录》之载

  时过一年整,即至元十七年(1280)五月十八日,被囚于京都的文天祥心有所感而又再次写下:“己卯五月十八日,予以楚囚过曹溪,宿寺门下。六祖禅师真身顷为乱兵窍其胸,探其心肝,盖意其有宝,故祸至此。予以业缘所驱,落在劫火,不谓真佛亦不免焉。今年今月今日回向,念赋五十六字。”其赋即为:

  去年五月十八日,高卧曹溪松下风。

  佛若无身哪见患,我因有色故成空。

  忘形万里黄尘外,回首一年清梦中。

  夜看月华明似镜,只应心事略相同。

  清代姚福均编《铸鼎余闻》卷四有载:“六祖真身:宋文信国指南后录有南华山诗,自注云:六祖禅师真身,盖数百年矣,为乱兵刲其心肝,乃知患难佛不能免,况人乎。又一题云:己卯五月十八日予以楚囚过曹溪,宿寺门下,六祖真身顷为乱兵窍其胸,探其心肝,盖意其有宝,故祸至此。”

六祖真身劫难记《铸鼎余闻》之载

  四、清代乱兵之损

  根据《南华寺六祖惠能真身考》所记载,其作者徐恒彬在采访福果老和尚时,老和尚曾说:“我青年的时候,曾经听附近老农民说过,清咸丰年间(1851~1861年)流窜到庙里的乱兵,曾经打开过六祖真身,后来经过寺僧修整,补好了打开的部分......。”

  但六祖真身此次受损的情况,在各种历史典籍中没有见到相应的记载。

  五、“文革”之重创

  民国二十三年(1934),虚云老和尚重修南华禅寺。民国三十年(1941)辛巳,“殿内祖坐木龛。以年远故。被白蚁损坏。乃请出祖师肉身圣像。重新装修。另照育王塔式,作祖坐龛。”(《虚云老和尚法汇年谱增订本》)

  据有关记载,抗战时南华寺一带常有日寇飞机盘旋,甚至投弹。民国三十三年(1944)11月底,虚云和尚亲率得力弟子暗中将六祖、憨山和丹田和尚真身运至云门寺秘藏。

  1953年春,虚云老和尚安排佛源等弟子,用轿子将六祖等三个真身送回南华寺重新供奉。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当年八月,有数百名红卫兵气势汹汹地闯入南华寺“破四旧”,他们找到珍藏在寺内的六祖等三个真身像,用刀把从每个真身像的背后各砍开一个洞,大若婉口,将六祖、丹田真身内的脏腑、灵骨掏掷于地,并押着三尊真身像出街游行。游街之后,红卫兵本欲将真身进行焚烧,幸得林得众的机智应对及建议,三尊真身像得以平安返回南华寺,林得众和寺僧于是把真身像放进大殿内锁起来保护。

  据佛源老和尚亲述:文革时,六祖和丹田和尚真身都被红卫兵穿了大洞,六祖右手臂上还挨了一刀,里面的骨架完整。红卫兵将六祖和丹田和尚真身的骨头弄出来不少,六祖的臂骨也被拿了出来。其时,我将遗骨收集起来,分别用东西装好——六祖的遗骨呈金黄色,很重;丹田的骨头微黑,较轻,很容易分辨——埋在南华寺后山的一棵大树下,长达十年之久。1979年得到彻底平反,同年到北京反映六祖真身的情况,得到赵朴初先生的重视和当时任广东领导的习仲勋先生帮助,奉派回南华寺修复六祖及丹田、憨山和尚真身。六祖灵骨取出时,因入土已十多年,南方潮湿,肋骨已有霉变,但仍有条块形。脊骨受潮更重,更不如入土时的形象。丹田祖师的灵骨就更不如从前了。我将二位祖师的灵骨捧回自己的屋中,用木炭火烘干抹净,用一整块檀香木将脊骨、肋骨一节节驳接在檀香木上,粘好之后,再如法放入真身内。外用绸布和漆封闭,并在檀香木上刻记,载明因果。六祖的腑脏已朽,只好烘干成末,与檀香末混合塑形,放置于六祖胸内。

六祖真身劫难记文献纪录片《习仲勋》剧照

  由中央党史研究室、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中央电视台在2013年联合摄制的文献纪录片《习仲勋》第六集《海纳百川》对此事也有专门的记载:“广东韶关的南华寺,始建于北魏,因佛教禅宗六祖惠能在此传灯,其真身亦供奉于此,南华寺也因此而成为中国佛教禅宗的圣地和第一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文化大革命中,包括六祖惠能真身在内的南华寺文物遭受严重毁坏。1979年,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给主政广东的省委第一书记习仲勋写信,向他反映南华寺遭到严重破坏的情形。习仲勋立即指示对南华寺文物严加保护,恢复对六祖惠能真身的供奉。当时有人提出不同意见,习仲勋以不容质疑的口气说:‘同意要恢复,不同意也要恢复,这是命令!’”

  中国传统文化的主体和精髓是儒释道三教文化,而六祖惠能作为中国释(禅)教文化代表,与孔子、老子并称为“东方三圣人”,六祖真身具有非常特别的意义。六祖真身也随着中国国运及中华文化兴衰而历经劫难,可谓是命运与共!在强化文化自信,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今天,重温这段历史,应该引起世人足够的反思与重视!

  主要参考资料:

  1.《重修曹溪通志》(明· 释德清撰)

  2.《韶州府志》(清同治十三年刻本)

  3.《指南后录》(作者:文天祥)

  4.《铸鼎余闻》(清·姚福均编)

  5.《虚云老和尚法汇年谱增订本》

  6.《南华寺六祖惠能真身考》(作者:徐恒彬,《云浮日报》2015-06-23)

  7.《历时层累:曲江南华寺的六祖惠能真身》(作者:曾祥委,2009年《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集刊》)

作者:吴孝斌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