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历史的驮娘江

2019年11月26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浏览次数:

  初秋的西林,人们在驮娘江边的土黄村展示稻作文化:驮娘江句町壮家传统渔猎展示、驮娘江稻作文化收割习俗展示、壮家稻田习俗展示、句町壮家传统丰收尝新节等板块,吸引了四面群众和八方游客前来观看。

  驮娘江岸,田野金黄。近河平展的稻田,缓坡略仄的梯田,满眼的黄色稻浪层层叠叠,一望无际,谷穗都在快乐地垂头浅唱,展示出沉甸甸的希望。人们早早就将打谷机、脱粒机收起来,纷纷在稻田里摆上木制的四方打谷桶。暖阳普照,田地里一片忙碌的景象。割稻的,掼稻的,装谷的,绑稻草的,什么年龄段的人都有。女人挥镰割稻,男人扬手掼稻,时有几声不荤不素的笑话,几声不真不假的骂俏,农家的初秋,满眼硕果累累。

  土黄村里,扁米飘香。一些人家正在做饭,几缕袅袅的炊烟轻吻着带有稻叶和泥土味儿的熏风,如轻纱薄缦。一些群众将未完全成熟的谷穗剪回,连壳煮熟,然后用碓来舂,之后出秕糖,制成绿色的扁糯米饭,其味香甜,甘软可口,壮语称“毫母”(扁米)。热情好客的当地群众招呼外地宾朋一起来尝新,众人吃着这香软的扁米,不仅赞美这扁米的味道好,更夸奖壮族人民的善良、勤劳。

  驮娘江上,渔歌唱晚。在两条支流汇入主流的河湾宽阔的水面上,碧波荡漾,十几叶独木舟井然划行。每叶独木舟上站着两个头戴斗笠身穿蓑衣腰挂鱼篓的渔民,一人悠然自得地撑船,一人手持撒网,岔开两腿,目视前方,双手潇洒自如地往上前方使劲一抛,撒网呼地在头顶前方展开成漂亮的圆圈,如孔雀开屏般哗啦地网进水里。河湾里溅起圈圈白色水花,即刻像被世界顶级跳水冠军稳稳压住,涟漪还一圈圈朝外漾开去,渔民已开始不慌不忙地收网。那些已经收网的,欣喜地将或多或少或大或小的收获依次放进腰上的鱼篓里,接着抖网,撒网……

  土黄,壮语音译“的网”,有一列横着的山丘之意,大部分西林壮人推测为“王的地方”。这里是驮娘江上游河岸的一个村落,驮娘江到此处又有两条支流汇入,地势开阔,水量开始变大。像这样塘局宽大的河段,土黄之后,还有八达、普合、那劳、定安(今属广西田林县)。其中,普合出土铜棺、铜鼓,那劳出了“一门三总督”,定安发生“西林教案”。这注定,驮娘江是一条有故事的河,对于中国历史有着重要的影响。

  《西林县土地志》记载,驮娘江是珠江水系西江干流黔江段支流郁江源头河段,西汉时称文象水,宋以后有渌驮河、同舍河、剥隘河等称呼。依着云贵高原龙脉的走向,向东南倾斜的地势,从海拔1842米的云南省广南县底圩乡大冲脑包山缓缓流下,自南向北在土黄村平那屯进入西林境后,折向东南方向。先后流经云南广南,广西西林、田林,云南富宁,与西洋江汇合后流入右江,全长180公里。流经西林县境河段总长122.5公里,河面宽60-70米,自然落差为307米,可利用181米,水能理论蕴藏量为9.6万千瓦,可开发量4.9万千瓦。1962年以来,先后于土黄、八洋、那维、那宾等处建设水电站,将驮娘江水能转化为县域经济。

  驮娘江,是一条讲述孝德传说的河流。

  在西林县、田林县的驮娘江流域壮族地区,长盛不衰地流传着驮娘江由来的故事。传说驮娘江是一条高原的路。天地分开时,天旱七年,草木枯焦,泉水断流,一位汉子为拯救即将渴死的母亲,背着亲娘踏遍高原坎坷的路,去寻找水源,才走出了这条驮娘江来。

  百善孝为先。孝德文化,在西林县影响深远,是句町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那劳岑氏建筑群中的孝子孝女牌坊,就是孝德文化的实物载体,历史上有两广总督岑春煊长子岑德固以身殉母的感人事迹,岑氏后代有多达十余位孝子孝女为了照顾家里老人,男人一生不娶,女人一生不嫁。益于驮娘大孝影响,民间还有蓝靛瑶“度戒”尽孝、壮族“哏过”等孝行。驮娘江,以孝得名,千百年来,孝文化始终贯穿其中。

  驮娘江,是一条诞生古国句町的河流。

  驮娘江作为右江的主要干流,无论对于右江还是对于壮族人文历史都有着重要的影响,其流域也是桂西北和云南省壮族最为集中的地区。早在公元前的商周时代,驮娘江一带就有了古越人活动的足迹,尤其是到了公元前100年,以驮娘江为中轴线的古句町国应运而生。仅西林县境河段122.5公里的流域里,就发现了38处旧石器时代古人类活动的遗址。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位于驮娘江上游的西林县普驮村,相继出土了一座铜棺墓葬和一座铜鼓墓葬。这次出土与广南莲城法土龙城和阿用古城等文化遗址一起,被认为是古句町国文明最有力的佐证。

  生长于驮娘江畔,我觉得驮娘江就是西林人的母亲河。这条清澈的河流为世世代代的西林人输送着血液,在西林人春种夏耘秋收冬藏的循环中,不知疲倦,不求闻达,年年如此,岁岁这般,滋养着西林人对历史人文的操守,让时光在这里沉淀、酝酿、升华,逐渐加快了脚步。

  驮娘江,是一条生养爱国英雄的河流。

  自大清道光年起,西林那劳岑氏家族一门两代出现了云贵总督岑毓英、代理云贵总督岑毓宝、两广总督岑春煊三总督。岑毓英是壮族历史上的首位总督,岑春煊是壮族历史上的首位尚书。岑毓英与其弟岑毓宝、其子岑春煊一起,被称作“一门三总督”。岑氏父子总督保疆卫国、勤政为民,颇有建树,深得世人赞许,声誉广播。

  由于岑氏父子在清朝末年和民国初期的显赫地位,那劳也因而成了一个不同凡响的山寨。那劳,壮语意为肥如猪油的田。如今仍然屹立在寨子一隅的岑氏建筑群,依然能让人们感受到当年那种鹤立鸡群般的堂皇。那劳岑氏建筑群始建于清光绪年间,由宫保府、南阳书院、荣禄第、岑氏宗祠、增寿亭、思子楼、孝子孝女牌坊等十处建筑组成。这些建筑当中尤以宫保府最为气派,宫保府建于清光绪五年(1879),得名于云贵总督岑毓英受清皇朝封为太子太保,受旨赐建。岑氏建筑群是桂西壮族地区保存规模最大,延续时间最长,保存最为完整的古建筑群,2013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西林县宫保府景区2017年被评为国家4A级景区。

  驮娘江,是一条承载厚重历史的河流。

  1853年(清咸丰三年),法国天主教神甫马赖非法潜入我国广西西林县,披着宗教外衣,进行侵略活动。1856年(清咸丰六年),西林知县张鸣凤根据村民控呈,调查据实后,将马赖及不法教徒共26人逮捕归案,依法判处马赖及不法教徒2人死刑,其余分别论罪处罚。此事件史称为“西林教案”,亦称“马神甫事件”。“西林教案”发生后,法国政府以此为借口,打着“为保卫圣教而战”的旗号,于1857年10月,与英国政府联合发动侵略中国的战争,史称“第二次鸦片战争”。

  每次站在驮娘江边上,我的双耳里时常回响电视剧《三国演义》的片尾曲《历史的天空》: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

  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

  湮没了黄尘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

  岁月啊你带不走那一串熟悉的姓名

  ……

  长江有意化作泪,长江有情起歌舞

  历史的天空闪烁几颗星

  人间一股英雄气在驰骋纵横

  ……

  如今,在九曲十八弯的驮娘江上,巍然屹立着十一座梯级水电站,将9.6万千瓦水能理论蕴藏量充分开发利用。梯级水电站的建设,既可以发电,为西林县域经济发展注入新鲜的血液,又可以调节水位,防汛抗旱,造福人民。近年来又在驮娘江岸边的二级公路两边绿化美化,在驮娘江风景优美的多个河湾建设数个景观台,打造驮娘江百里旅游观光带。驮娘江流域树木茂盛,芳草碧绿,鸟语花香,驮娘江水清澈见底。不时有一群白鹭蹁跹而过,在风光旖旎的驮娘江两岸随意觅食。驮娘江水位可控了,西林积极做好“山水田”文章。人民依然在江边的水田种稻,在丹桂飘香的季节收获满目的金黄。2003年起,在岸边的缓坡地带种植西林沙糖桔。2011年,西林县被国家经济林协会评为“中国沙糖桔之乡”, 西林沙糖桔2012年获得“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认证。目前西林种有沙糖桔18万亩。水的文章,是利用驮娘江缓阔肥厚的水面养殖西林麻鸭。2013年,西林麻鸭获得“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认证。西林县壮、瑶等民族以西林麻鸭制作的“白斩鸭肉”,是当地的一道上等菜肴,专门用来款待宾客。

  驮娘江,一条很有故事的河流,用不着刻意雕琢,一种自然状态下生成的形式,文化品位犹如驮娘江的深情汩汩轻流而来,这便是西林——地处桂滇黔三省(区)结合部,一鸡鸣三省的地方。穿越时空隧道,从远古的句町走来,熠熠生辉的青铜之光,孕育出“岑氏一门三总督”的奇迹,繁衍了壮家的“欧贵”、“干栏”、“龙崖外”、苗族的芦笙、瑶山的“盘王”、彝人的篝火……从战马嘶鸣的战场,到歌舞升平的生活,所有的历史积淀,都承载着记忆的厚重与传奇,无一不显耀着句町那悠远绵长的深邃的历史文化遗传。

作者:廖俊清(瑶族)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