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我们家的猫

2019年12月13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浏览次数:

  动物专家称,猫的平均寿命7岁。我们家养的两只猫,黄猫活了16年,白猫活了18年。按科学算法,它俩的寿命相当于人类100岁以上。为何如此高寿呢?它俩一生过着小康生活,健康少疴,是顺其自然而寿终正寝。

  2001年春,有位朋友说,她家的母猫生了三只小猫后不久,母猫就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小猫尚在月里,每只不到半斤重,很可怜,希望我们拿一只回去养。我们本着怜悯之情将一只猫抱回来。这只猫绒毛黄白分明,它从头部至背部直至尾巴皆金黄色,眼睛以下及腹部、四肢皆为白色。脸部以额头至鼻子为界,毛发均匀往两边生长,对称得绝妙。我们买回奶瓶和牛奶,将它放在手掌上喂。它配合得很好,每次都吃很多。吃了一个多月的牛奶,它渐渐长高了,体重也增加了。我们又买来小碟子,将牛奶倒入碟里。只要听到碟子碰地板的声音,它就跑过来舔牛奶。两个月后,除了喝牛奶,还能吃鱼肉。这样,我们的工作量大大减少了。2001年11月3日,我们的儿子18周岁时,到照相馆抱着黄猫照了一张生日照,我们一家三口都把这只猫当成了“家庭成员”。

  2002年10月底,有位老乡说她们家有一只小白猫,曾先后送给两户人家养过,不到两个月就退回来了,都说影响孩子学习,希望我们能领回去养。2002年11月1日晚,按当地的风俗习惯,我们带了一包盐、几斤水果到老乡家里。老乡住一楼,我们到她家时,不见白猫。她带我们到住房后面看,只见一只小白猫在公用自来水龙头下舔水喝,时而翻垃圾堆,脏兮兮的,可怜极了。于是,我们把它带回家用温水洗净,给它喝牛奶、吃鱼肉、吃猫粮,它狼吞虎咽拼命地吃。这只白猫全身皆雪白的绒毛,大大的蓝眼睛,品种算不上纯种的波斯猫,但非常可爱。黄猫是本地的虎皮猫,它们年纪相当。虽然种群不同,但它们相处融洽,同睡一个窝,同在一个大碟子里吃猫粮。冬天,白猫凭着它一身厚厚的绒毛不惧寒冷,自觉睡在窝外侧。有时,它还用一只前腿和一只后腿攀在黄猫身上。黄猫的毛薄些,怕冷,因此没有反感,说不定还感谢白猫呢。

  它们在15岁以前,比较好养。我们买来一条大鱼切块蒸熟,然后整块放在碟子里,它们能拨开鱼刺吃鱼肉。一条鱼吃得干干净净的,只剩下鱼骨架。黄猫自幼在我们家长大,生活条件优越,遵守规矩。而白猫就不一样了,它到我们家之前,经常风餐露宿,带些野性。我们住在二楼,白猫经常悄悄地从阳台跳到围墙上,再跳到后面单位的车棚,进入人家小院。有一次,它嘴叼着一条大鱿鱼回来,不知道它从哪里偷来。但煎好给它吃它又不吃,只是叼回来玩耍。一天中午,我下班回来,见客厅地板上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以为是蝙蝠。拿起来仔细看,是一条黑色的大金鱼,约有200克,放到鱼缸里,它自由自在在水中嬉游。我知道,这又是白猫干的好事。估计它从别人家的鱼缸里叼回来玩的。我儿子说,老爸,白猫的品质不好,要好好管教。因为它屡犯不改,我们只好把阳台门关起来,再也不让它出去惹事。黄猫虽然不干坏事,但也淘气。我在书房看书或写文章时,它就跳到书桌上在书上或稿纸上睡。有时还睡在触摸开关上,关掉台灯,可爱又讨嫌。但它们也有优点,每天早上6点都准时到卧室门口呼叫,好像叫我们起床去上班。

  两只猫过了15岁就难养了,它们的牙齿几乎全部脱落,只有上下四颗门牙。我们买来罐头,将肉食搅碎喂它们。黄猫临终前的几个月,我们将它抱在怀里,用匙子喂它。快永别的那个月,它天天流泪。我们经常用抽纸帮它擦眼泪,深感它不想离开我们。因为它生活条件很好,热天在空调房享受清凉,冬天有烤火器取暖。

  2016年9月9日晚8时许,黄猫在我爱人的怀里心脏停止跳动,她流着泪抱了很久很久。白猫坐在她膝盖前静静地默默地望着与它朝夕与共的黄猫,很久不离开。我爱人为了照顾白猫,晚上在客厅沙发上和它一起睡。黄猫走了两年后,白猫身体也日渐衰弱,久不久抽筋、吐白沫,我们用棉签将它嘴里的黏液掏干净,让它恢复正常呼吸。2018年春节,为了照顾白猫,我一个人留在南宁过年。它有气无力地爬到我大腿上,凝神地望着我,好像在告诉我,它要去天堂了。2018年11月17日中午,白猫悄悄地走了。它走得十分安详,眼睛闭着,嘴巴闭着,好像睡着了一样。我到卫生间看,它的尿似乎还热着。这两只猫从小到大,都自觉到卫生间便盆边拉屎拉尿,从来不在客厅或窝边乱拉。就是临终时,有气无力还要上卫生间把屎尿排净,真所谓质本洁来还洁去。

  我将白猫走了的消息告诉儿子,当时他正在上海参加一个国际论坛,因为老想着白猫走神了,结果将手机落在出租车上,损失了6000多元。

  过去我们下班回来,两只猫同时到门口迎接,它们走后,觉得家里空空荡荡的,少了许多生气。按照儿子的要求,当然也是我们两老的心愿,花了几千元将两只猫送去制作标本。现置于客厅墙边的小桌上,用大玻璃罩罩着。每日进家,都叫一声咪咪(黄猫)、乖乖(白猫),昭示怀念之情。

作者:覃快乐(壮族)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