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苏东坡与“明教大师”契嵩的交往

2019年12月24日    来源:今日头条    字号:[    ]     浏览次数:

  北宋文豪苏轼(号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与浙江杭州(时称钱塘)很是有缘,曾经两次在其地任职。

  苏轼第一次来到杭州上任,是在熙宁四年(1071年),时年36岁的他因为反对王安石变法,无奈申请外任,被朝廷派任杭州通判。

  杭州自吴越以来,就是佛教兴盛之地,西湖周围风景优美,当时佛寺众多,尤以灵隐寺为最,高僧云集,又以灵隐寺的住持契嵩为尊。苏轼到达杭州后,在工作之余除了游山玩水,还访遍了杭州的寺庙,并与一些名僧结成至交,契嵩禅师即是他极为尊崇的名僧。他在《祭龙井辩才文》中说:“我初适吴,尚见五公。讲有辩臻,禅有琏嵩。” 此处的“辩”指海月慧辩和辩才元净;“臻”指南屏梵臻;“琏”指育王怀琏;“嵩”即指灵隐契嵩。

  契嵩禅师(1007--1072),俗姓李,字仲灵,自号潜子,广西藤州镡津县宁凤乡(今梧州市藤县太平镇)人,是禅宗云门法嗣,为当时之名僧,曾获皇帝宋仁宗赐“明教大师”称号。他还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文学大家,其注重著书立说,提倡佛儒调和,宣扬孝道思想,极力弘扬佛教理论和教义,有《镡津集》、《嘉佑集》等共百余卷留世,历代文人墨客、高僧大德无不对契嵩加之推崇。

  契嵩当时名声显赫,他曾两次上书请辞“明教大师”称号,并婉拒朝廷高官要他留在京都寺庙担任住持,悄然回到了杭州灵隐寺进行禅修。苏轼在京都时就已经知道契嵩的名声,但没有机缘随同欧阳修等朝廷显贵面见契嵩。到了杭州以后,他立即主动前往灵隐寺拜会契嵩禅师,由是二人得以认识并相谈甚欢,苏轼从中受教良多。

  据传,契嵩禅师的《早秋吟》即是因苏轼而作。当时正值初秋时节,被贬任杭州通判的苏轼觉得有些烦躁和郁闷,感慨而说:“今年秋来早,并且显得深秋的样子,现在四季也变得使人莫测。”契嵩禅师则双手合十而言:“心中无杂念,四季也自然!”并随即口占此《早秋吟》:

  山家昨夜房拢冷,梧桐一叶飘金井。

  长天如水净藏云,明月含晖变秋景。

  桂枝花拆风飘飘,谁在高楼吹玉箫。

  人间不见槎升汉,天上将看鹊作桥。

  年少征人在何处,白露沾衣未归去。

  海畔今无漂母家,江南谁与王孙遇。

  徘徊月下空长吟,吾徒自古难知音。

  欲上高台问明月,明月何不照人心。

  正是由于与契嵩等人的相识相交,使苏轼在杭州过得非常舒适,心境修养也大为提升。但人生苦短,苏轼得以亲近契嵩禅师的时间也只有大约一年的时间。

  宋熙宁五年(1072年)六月初四日早晨,契嵩禅师召集众人,吟诵一偈:“后夜月初明,吾今独自行;不以大梅老,贫随鼷鼠声。”言毕,在法座上盘腿而坐,闭目入禅定。僧众四周护持,到午夜时分,涅槃示寂,安然坐化西去,世寿六十六岁,佛历腊月五十三。六月初八,僧众将契嵩的遗体进行火化。火化后惊奇发现,其顶、耳、舌、童贞等并没有被烧坏,顶骨还结出许多舍利子,那舍利子红白相间,晶莹明洁。

  幸运的是,苏轼亲自在现场目睹了契嵩禅师圆寂前后的这些事,他在《故南华长老重辨师逸事》中特别提到:“契嵩禅师常瞋,人未尝见其笑;海月慧辨师常喜,人未尝见其怒。予在钱塘,亲见二人皆趺坐而化。嵩既茶毗,火不能坏,益薪炽火,有终不坏者五。海月比葬,面如生,且微笑。乃知二人以瞋喜作佛事也。世人视身如金玉,不旋踵为粪土,至人反是。予以是知一切法以爱故坏,以舍故常在,岂不然哉!”

  在灵隐寺与契嵩的交往给苏轼留下太多的记忆,他在《赠治易僧智周》一诗中“断弦挂壁知音丧”的后面还特别标注“师与契嵩深相知,时已逝矣”。他亦由此而对灵隐寺情有独钟,并在灵隐寺写下了许多的作品,在此仅以《游灵隐寺得来诗复用前韵》一词为示,其为:

  君不见,钱塘湖,钱王壮观今已无。

  屋堆黄金斗量珠,运尽不劳折简呼。

  四方宦游散其孥,宫阙留与闲人娱。

  盛衰哀乐两须臾,何用多忧心郁纡。

  溪山处处皆可庐,最爱灵隐飞来孤。

  乔松百丈苍髯须,扰扰下笑柳与蒲。

  高堂会食罗千夫,撞钟击鼓喧朝晡。

  凝香方丈眠氍毹,绝胜絮被缝海图。

  清风时来惊睡余,遂超羲皇傲几蘧。

  归时栖鸦正毕逋,孤烟落日不可摹。

  苏东坡与禅门“明教大师”契嵩的灵隐之交,由此而留下了千古佳话。(吴孝斌)

  (成稿于2019年12月21日晚)

  特别提示:未经本人同意,媒体、网络等不得转载!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