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初访苗家小镇

2020年01月09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浏览次数:

  己亥年11月18日,我从南宁专程赶到融水苗族自治县苗家小镇,调查了解搬迁安置在这里的山区群众的生产生活情况。接待我的是社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一位来自红水乡芝东村芝了屯的苗家人。

  我用苗话问:“达汉芝东(苗语:芝东小伙子),这个地方像一个新型城镇,您能给我介绍一下有关情况吗?”

  建国看着我,笑着说:“告溜(苗语,直译老大,意指上级来的领导),我们苗家小镇,位于县城城南区,紧邻4A级景区老君洞,占地面积230亩,住房32栋,总建筑面积20.26万平方米,安置山区苗、侗、瑶等少数民族贫困群众1617户、6610人。县委、政府高度重视安置工作,除了全面配套文化广场、卫生服务站、学校等基础设施外,还利用临街条件配套建设15栋商业楼,打造成特色商业街区,商铺总面积2.6万平方米,商铺租赁所得资金划归村集体经济收入。为了做好社区群众服务工作,在上级帮助下,成立了党支部、社区委员会、党员志愿服务小区队、苗家小镇文艺队、芦笙文艺队等,组织移民群众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留住乡愁,稳定民心。”

  我饶有兴趣地问:“达汉芝东,您是一个苗家人,在一个1617户6610人的新型社区里,您是如何当上副主任的?”

  建国显得有点窘迫:“真的想不到啊!2018年,我一家5口人从山里搬到这个安置点,两个小孩在县城小学读书,中午有免费午餐;我和爱人在附近木材加工厂上班,每人月收入3000多元,当年就摘下贫困户的帽子。后来,安置点成立管理委员会,大家信任我,推选我当副主任,这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当副主任以后,我不能到厂里做工了,一心一意负责社区工作,每月工资近2000元,我感到很知足了。”

  正谈得热烈之时,进来两位奶奶,一听我们讲苗话,立马坐在旁边问:“我家有困难,能不能向你们反映?”

  建国立即拿出笔记本,热情地做记录。

  奶奶见状,认真地说:“我家就我和儿子两人,儿子今年36岁,在村里找不到老婆;现在搬到城里来,天天在厂里做工,收入是稳定了,但没有时间谈恋爱。为此,我要求社区经常性开展芦笙同年活动,多让年轻人接触和了解,早日把媳妇迎进家来。”

  另一个奶奶在旁边帮着补充说:“前几天,我们家来了几个姑娘,人长得蛮灵水的。我帮她儿子作了介绍,人家说,得先见人,才能确定;再说了,嫁进来要同等享受贫困户就业待遇,才能考虑。所以,请求政府制定就业优惠政策,吸引外来姑娘嫁进安置点,这样大龄青年的结婚难问题就能够解决了。”

  建国笑了:“哎,奶奶您提出的这个建议很好,我们一定要尽快落实。谢谢您!”

  两位奶奶真诚地感谢,高兴地走了。趁着空隙,我问建国:“作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当前社区管理面临哪些难题?”

  建国想了想,谨慎地说:“面临的问题,还真的不少。比如黄赌毒问题,比如社区治安问题,比如环境卫生问题等等。在有关部门的具体指导和大力支持下,通过采取网格化管理和社区治安联防,以及环境卫生评比奖励等措施,已经得到妥善解决。现在,大家反映比较强烈的问题,是如何尽快地开展社区丰富多彩的年节活动,让社区真正成为民族大家庭、文化大观园、交流大平台、就业收入大市场。”

  “您说的四大发展方向,有什么依据?”我不解地问。

  “告溜,您离开家乡久了,不懂苗山的情况。其实,人们到苗山来,除了看风景,更多的是感受民族风情。而年节活动,是苗山民族风情的集中展示。过去,大家住在山里,平时忙着劳动,没有时间、精力和平台来展示。现在,大家搬迁到城里,每天八小时上班,每周五天工作,剩余时间多,如果组织起来,让安置点定期展示民族年节文化,通过百桌宴、芦笙同年、民俗表演、佳肴品尝、服饰展示等途径,拉动消费,带动发展,增加收入,那不是一条很好的致富路子吗!”

  我钦佩,我点赞!

  离开苗家小镇,我直奔县易地扶贫搬迁指挥部。要知道,易地扶贫搬迁是精准扶贫“五个一批”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脱贫攻坚“头号工程”和标志性工程。融水虽然提前一年完成了“十三五”时期的易地扶贫搬迁任务,但要建立和完善搬迁群众后续发展保障机制,做好易地扶贫搬迁“后半篇文章”,真正实现“搬得出、稳得住、能脱贫、可致富”目标,还有很多事情亟待开展。

  在指挥部,县发改局唐兰珍局长接待了我。在知道来意后,她用桂柳话介绍有关工作情况:“去年10月中旬,自治区党委鹿心社书记到苗家小镇调研,他强调指出,易地扶贫搬迁是实现精准脱贫的有效途径,但易地扶贫搬迁决不能一搬了之,还有大量接续工作要做;易地扶贫搬迁使群众的生产生活方式发生了革命性改变,他们从祖祖辈辈生活的老家搬到新家,肯定会有许多不适应的地方。因此,一定要做好跟踪服务,积极引导群众做好拆旧复垦工作,在确保工程质量的前提下加快完善公共设施和配套服务,拓宽创业就业渠道,确保搬迁贫困户有稳定收入。充分发挥好基层党组织的作用,积极做好贫困搬迁户日常管理和服务便民工作,使他们有归属感、获得感、幸福感。按照鹿书记的指示精神,全县易地扶贫搬迁后续工作,着重抓好三件事情。”

  “哪三件事情呢?”我急迫地问。

  “一是融合谋篇布局,创造异地安置+旅游发展模式,打造苗文化景区的新地标。梦呜苗寨是融水双龙沟景区实施易地扶贫搬迁而修建的新景点,按照苗寨风格复原改建而成,给游客展示传统的农耕文化和生活习俗,在这里,村民们依旧守望着家园,留住了乡愁。二是综合开发,创办易地扶贫+旅游的产业叠加发展新模式。龙女沟景区位于元宝山脚下,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以景区景点为依托,积极引导当地村民挖掘乡土旅游资源,鼓励民间资本投入,积极争取金融部门落实支农性贷款3000多万元扶持乡村旅游,第一期放贷554.5万元,扶持荣地村28户农户发展农家乐,参与旅游接待服务,大大提高了景区接待能力,形成景区与农家互促共荣的乡村旅游发展格局,到目前为止,龙女沟乡村民宿已经超过40家,移民群众普遍受益。三是底蕴挖掘,传承创新就业增收新业态。主要是利用苗山百节之乡的节日品牌植入、文艺融水、手工艺文化园、非遗文化旅游产品,培育新业态,让贫困户在其中实现自身价值。Soreal融水秀项目是与当红齐天集团(即张艺谋导演团队)合作,充分利用融水浓郁民俗风情、秀美山水风光,打造的一台世界级大型文化科级旅游项目;正在建设的苗家小镇特色商业街,将成为具有鲜明传统工艺特色的文化旅游景点。2016-2018年,融水通过旅游脱贫人数近1.3万人,预计2020年超过3万人,占全县脱贫人数11.6万人的25%,旅游扶贫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这番介绍,着实让我十分的高兴。但我还有问题继续追问:“局长,作为搬迁移民,苗家小镇群众最关心的还是三块地如何管理、如何流转、如何稳定增收的问题,对此,县委、政府有什么措施?”

  局长闪着大眼睛,边思考边看着我,似乎我的问题太过深刻。

  过了一会,她认真地作了回答:“易地扶贫搬迁移民的宅基地、耕地、林地这三块土地的管理与流转,一直是县委、政府重点研究的政策性问题。最近,自治区党委、自治区人民政府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强化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扶持工作的意见》(桂发〔2019〕36号),明确规定要强化教育保障、医疗保障、社会保障、社区服务、产业扶持、就业帮扶、文化服务、拆旧复垦、基层党建、平安建设。这一政策性文件的出台和实施,较好地保障了易地扶贫搬迁移民的后续发展权益,具体地规范和指导了融水三块地的流转与管理工作。目前,易地扶贫搬迁移民的宅基地,已经纳入拆旧复垦奖励范围,让移民群众普遍受益;对于移民承包的耕地

  和林地,自治县党委、政府在调研基础上,也将研究制定有关文件,进一步明确政策、规范管理。”

  “总之,按照36号文件的部署和要求,融水将进一步统一思想认识,提高政治站位,把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扶持工作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主动担当,统筹协调,细化任务分解,层层压实责任,持之以恒抓好抓实易地扶贫搬迁后续管理工作,切实为壮美广西建设奉献融水的智慧和方案。”

  作者/达汉吉

  编辑/韦亦玮

  审核/黄浩云

  签发/蒙树起

作者:达汉吉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