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第二辑丨以诗抗疫!广西在行动,岜莱诗人在行动……

2020年01月31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社 当代广西杂志社    字号:[    ]     浏览次数:

天 使

琼 柳(壮族)

 

“用我齐腰长发

换你平安健康”

一个武汉姑娘剃光了头

青丝白马,划过苍穹

 

小护士,着普通素衣

没有透露真名字,她举起

人性的灯盏,穿行病房

送来汤药,点滴至天明

 

玲珑的妙龄,如此大气

风吹其女,所向之处草木倒伏

披靡不让须眉,照看楚河

边界,浣拭长江

 

(汉阳树手扶冬暖

芳草地心疼晴川

虽末岀家似岀家

杏林隔水望春山)

 

黄鹤楼上问消息

人传人亦需人救人

大爱者,莫过于寻常

百姓,解腕净化生活

          2020-1-27

作者简介:琼柳,女,本名黄琼柳,朦胧诗人代表之一。曾于《诗刊》《人民日报》《当代》《作家》等报刊发表诗歌,出版有《望月》《梦影集》两部诗集,现旅居巴西圣保罗。

向北!向北!

——写给广西援鄂医疗勇士

石朝雄(壮族)

 

向北!向北!

当新年的红烛刚刚燃起,

当熟悉的年味正袅袅飘出。

你们放下热气腾腾的年夜饭,

放下妻子夹到碗里的温馨,

放下杯中满满的新年祝福,

放下孩子骑在肩上的天伦之乐,

也放下母亲手里攥着的叮咛,

加入到驰援武汉的勇士之列。

 

向北!向北!

当新春的团聚才刚刚开始,

当一年的劳碌刚想得以搁置一旁,

疫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

你们快速集结,

舍小家顾大家奔赴千里之外。

于祖宗,年大过天,

于母亲,家大过年,

于你们,使命大过天和年!

 

向北!向北!

你们逆风而上的步伐,

惊起了水边南归的候鸟。

鸟群振翅飞鸣,

那一定是在为你们击掌壮行!

我站在雨中空荡荡的街头,

目送飞驰而去的车轮,

感觉心也被掏得空空荡荡。

我的眼眶噙满着泪水,

我的口罩努力掩盖了我难以抑制的哽咽。

珍重啊,我的战友!

 

尽管前路无法估量,

尽管薄薄的口罩拦阻了我万语千言,

尽管我不敢联想“古来征战几人回”的悲怆,

更不敢想象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

究竟有多残酷、严峻和凶险!

可当我和你们每一次的眼神交汇,

我都能读懂你们的从容、笃定和刚强,

都能读懂你们不辱使命的必胜信念!

而你们,

是否也读懂了我的牵挂和惦念?

 

我坚信,

当春暖花开,雾霾散尽,

当阳光重新普照大地,

我一定采撷家乡最绚丽的鲜花,

奔向喧闹如初的街头,

迎接平安、凯旋的全体勇士!

作者简介:石朝雄,壮族作家创作促进会副会长,广西道德教育学会副会长,现任广西民族出版社社长。

 

心的祈祷

黄神彪(壮族)

 

我在封村的日子里

食无味地重读十日谈

忽儿想起一个伟人的送瘟神

我把口罩遮住心的欲望

可怜的那些阳光故事

掠去了我的满腔豪情

口罩中国在这一刻

被九头鸟的悲鸣

牵动着

和我的祈祷龟缩在

盼着立春后的日子

重回灿烂的诗和远方

作者简介:黄神彪,毕业于广西民族学院中文系,大学时代开始文学创作,出版有《相思湖》(合集)《花山壁画》等多部诗集。

 

翅与罩

大 雁

 

一个医务人员

双眼模糊

脸也模糊

言语也模糊

但双翅清晰地站在我床前。因为

她哭了,戴着口罩,对我说着安慰的话

我看见一片黑色的口罩

也掠过她背后的窗口

我想这是个视力模糊的飞行家,它大概

是要急返山洞,归家过年

然后,我看见白色翅膀,被这个眼前人

从背上一扯而下

剪成众多方形小块

有一块落到了我的口鼻之上,被缚紧

我想那就是她的飞翔吧

我总嗅到她的骨头、她的血和风的气味

现在,我可以静卧如大地了,我可以祈祷:

愿她能重生羽翼

愿她伸向羽翼的剪刀俞加锋利

愿她的疼痛模糊,疲倦模糊

唯有洁白的翱翔利落清晰

作者简介:大雁,本名苏雁, 70后诗人,广西作协会员,著有诗集一部。参与编辑《自行车诗选》《自行车先锋诗年刊》。

 南宁市银林山庄

邕城有小小黄鹤楼

水 鸟

 

一场带毒风雪

打在家国心头上,落在鹦鹉洲

鸟,有无家可归者

鸟有羽毛沾毒的哀吼

 

"爸爸,我们要去哪里啊?”

过一站,是洞庭,是永州,是柳州

非是迁徙季,何处有落脚枝头

 

"去南疆之南,那里有绿城的绿洲"

菩提公园,银林山庄

东有乡村大世界,西有美丽南方

 

白天鹅,黑天鹅,红嘴鸥

来吧,湖北九头鸟

南方有嘉木,南方有水草

南湖亦得东湖好

 

邕城人民心间

都有一座温暖的小小黄鹤楼

           2020.1.29

(南宁设鄂籍游客安置点4地,温暖而作)

作者简介:水鸟,本名江山,广西藤县人,自由职业者,现居南宁。

老帅出征

王忠民

 

依然是号角声里冲锋的战士

依然是铿锵有力的锻打的铁锤

依然是硝烟里的枪刺和子弹

钟南山老帅 伸出手掌

依然是一把亮铮铮的手术刀

解剖呈凶一时的新型疫魔

 

这是一位八旬的老人

他用花白的额纹

对危险和不测

作出果断的交锋

作出挑战新型疫魔的最后冲刺

 

相信科学

就会有充足的力量之源

钟南山老帅

用他的血脉和刚毅的目光

为生命的步履

铺平了道路

作者简介:王忠民,广西作家协会会员,贺州市作协副主席。作品散见《民族文学》《北京文学》等,著有散文集《如花的心情》,小说集《大路无边》。

 

责编:黄浩云 谢羲薇

审核:杨兰桂 阳秀琼

监制:韦尚雄 朱金莉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