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惠能成神记——“搜神”系列文献关于禅宗六祖的记载

2020年02月05日    来源:老年日报广西新闻    字号:[    ]     浏览次数:

  道教是我国本土的原始宗教,神仙信仰是道教信仰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自东晋的史学家干宝收集编辑古代民间传说中神奇怪异故事而成的《搜神记》为始,特别是唐宋时期以儒释道三教文化的融合,对道教的民间信仰也产生的极大影响,至元明清之时所收集道家“搜神”系列中的神道人物也在不断增加。自唐代起,禅宗文化对中华文化产生的极大影响,部分禅宗著名人士亦因此而不断被纳入民间神灵谱系,惠能(亦称慧能)即为其中最为著名的代表人物。据笔者目前所掌握的资料,在《新編連相搜神廣記》《新刻出像增补搜神记》《绣像搜神记》《三教搜神大全》中都有惠能的文字及图像记载,现详列于其下:

  六祖石刻像(南华寺)

  一、元刊本《新编连相搜神广记》(元·秦子 晋撰)。此书收纳了四位佛禅系列的“神”,即宝志禅师、卢六祖、普庵禅师、傅大士。“卢六祖”的配图中,一僧人侧身站立在在云雾之中,右手托钵,左手稍稍抬起;左上角云雾之中,一龙张牙舞爪地亟奔而来。其“卢六祖”的文字为:卢六祖,名能。广东新州人。斈佛,见曹溪水香,遂于其地择一道场。求之地主,但云:“只得一袈裟地,足矣。”地主从之。遂以袈裟铺设,方圆八十里,今南华山六祖道场是也。从坐化至唐宣宗时,至今六百有余年,肉身俱存,香烟熏其面如漆光。至元丙子年,汉军以利刃鑚其腹,见心肝如生人,于是不敢犯。衣钵尽载之北,今已发回。有宣宗御赐袈裟、织成淡山水。有西天钵,非铜铁,非木石。有西天履,非革非木,竟不知何物。有贝华(叶)经十六七叶。有佛西,以小银合载之。元有一孽龙,据深潭,为民害。六祖曰:“只怕尔变小。”其龙果变小。遂以钵盂载之,在寺中干枯。归附后,其龙尚存久矣。

  元刊本《新编连相搜神广记》之载

  二、《新刻出像增补搜神记》(明万历唐氏富春堂、金陵大盛堂梓)。此书收纳了十三位佛禅系列的“神”,即观世音菩萨、天王、地藏王菩萨、金刚、十大明王、十地阎君、十八罗汉、宝志禅师、卢六祖、达磨、普庵禅师、泗州大圣、傅大士。在“卢六祖”的配图中,有两个僧人,年纪稍长的僧人坐在桌前,双手并持放于桌上,年纪稍轻的僧人侍立于旁站,桌子的右边放有一本(经)书。其“卢六祖”的文字为:卢六祖,名能。广东新州人。唐宣宗朝学佛,见曹溪水香,遂于其地择一道场。求之地主,但云:“只得一袈裟地,足矣。”地主从之。遂以袈裟铺设,方圆八十里,今南华山六祖道场是也。肉身俱存,香烟熏其面如漆。至元丙子年,汉军以利刃鑚其腹,见心肝如生人,于是不敢犯。衣钵尽载之。有宣宗御赐袈裟、织成淡山水。有西天钵,非铜铁,非木石。有西天履,非革非木,竟不知何物。有其华经十六七叶。有佛齿,以小银合载之。元有一孽龙,据深潭,为民害。六祖曰:“只怕尔变小。”其龙果小。遂以钵盂载之,在寺中干枯归附。

  《新刻出像增补搜神记》之载

  三、《绣像搜神记》( 二卷图一卷,三让堂藏板。第一卷尾题:新镌三教圣帝佛师搜神记;第二卷尾题:重増三教源流圣帝佛师搜神记)。此书收纳了三十位佛禅系列的“神”,即泗州大圣、宝志禅师、卢六祖、傅大士、普庵禅师、观音菩萨、慧远禅师、鸠摩罗什禅师、佛咜耶舍禅师、暨公老佛菩萨、金刚智禅师、佛陀跋陀罗禅师、杯渡禅师、宝公禅师、智璨禅师、玄奘禅师、元珪禅师、通玄禅师、一行禅师、无畏禅师、昙无竭禅师、鉴源禅师、大志禅师、嬾残禅师、西域僧禅师、本净禅师、地藏王菩萨、嵩岳伏僧禅师、知玄禅师、天王。在“卢六祖”的配图中,一僧人侧身站立在地板之上,左手托钵举起,右手亦抬高举起,在钵的左上方,有一龙盘旋在云雾之中。其“卢六祖”的文字为:卢六祖,名惠能。广东部州府人。斈佛,见曹溪水香,遂于其地择一道场。求之地主,但云:“得一基衣地,足矣。”地主从之。遂以袈匕铺设,方圆八十里,今南华山六祖道场是也。从坐化自唐宣宗时,至今六百有余年,肉身俱存,香烟熏腹面如漆光。至元丙子年,汉军以利刃鑚其腹,见心肝如生人,于是不敢犯。衣钵尽载之北,今已发回。有宣宗御赐袈裟、织成淡山水。有西天钵,非铜铁,非水石。有西天履,非草非水,竟不知何物。有法华经十六七叶。有佛西,以小银合载之。元有一孽龙,据深潭,为民害。六祖曰:“只怕尔变小。”火龙果小变。遂以钵盂载之,在寺中干枯。归附后,其龙存尚久矣。

  《绣像搜神记》之载

  四、《三教搜神大全》(清·叶德辉据明刻绘图本重刊)。此书收纳了二十九位佛禅系列的“神”,即泗州大圣、宝志禅师、卢六祖、傅大士、普庵禅师、观音菩萨、慧远禅师、鸠摩罗什禅师、佛陀耶舍禅师、昙无竭禅师、佛陀跋陀罗禅师、杯渡禅师、宝公禅师、智璨禅师、大志禅师、玄奘禅师、元珪禅师、通玄禅师、一行禅师、无畏禅师、金刚智禅师、鉴源禅师、嬾残禅师、西域僧禅师、本净禅师、地藏王菩萨、嵩岳伏僧禅师、知玄禅师、天王。在“卢六祖”的配图中,一僧人侧身站立在地板之上(地上有栏干),左手托钵举起,右手稍稍抬起,在钵的左上方,一龙张牙舞爪地亟奔而来。其“卢六祖”的文字为:卢六祖,名惠能。广东韶州人。学仸,见曹溪水香,遂于其地择一道场。求之地主,但云:“只得一袈裟地,足矣。”地主从之。遂以袈裟铺设,方圆八十里,今南华山六祖道场是也。从坐化自唐宣宗时,至今六百有余年,肉身俱存,香烟熏馥,面如漆光。至元丙子年,汉军以利刃鑚其腹,见心肝如生人,于是不敢犯。衣钵尽载之北,今已发回。有宣宗御赐袈裟、织成淡山水。有西天钵,非铜铁,非木石。有西天履,非革非木,竟不知何物。有法华经十六七叶。有佛齿,以小银合载之。元有一孽龙,据深潭,为民害。六祖曰:“只怕尔变小。”其龙果变小。遂以钵盂载之,在寺中干枯。归随后,其龙尚存久矣。

  《三教搜神大全》之载

  以上的四个“搜神”系列版本,仔细对照,在不同版本中对惠能(即“卢六祖”)的记载,其配图及文字虽是各自略有不同,但总体的记载是基本相同的。其文字部分大概讲了四件事,现结合其他历史典籍的记载而略考如下:

  一是惠能在创建南华山道场的缘由。文中称惠能选择曹溪水香之处,求地主布施该地以建道场,终得“方圆八十里”的“一袈裟地”。此地主即为陈亚仙,《重修曹溪通志》(清·马元 释真朴重修,清道光十六年怀善堂重镌本)中对此有详实的记载,即为:“陈亚仙祖墓。师至曹溪宝林时,从学者数百人,堂宇湫隘不足容。遂谒里人陈亚仙曰:‘老僧欲就檀越乞坐具地,得不?’仙曰:‘和尚坐具几许阔?’祖出具示之,亚仙唯然。祖以坐具一展,尽罩曹溪四境。亚仙曰:‘和尚法力广大,此地无不奉承,但吾高祖坟墓并在此地,他日造塔,幸望存留,余愿尽舍永为宝坊。’至今塔后一墓完整,题曰:‘陈亚仙祖墓’。”明末四大高僧之一释真可在《吊故檀越陈亚仙偈并序》文中亦有:“......陈亚仙初本旷野一凡民耳,且以六祖初非有故,一旦乞其地以袈裟为盟,亚仙以为袈裟不过丈许,多地之中,施丈许犹一毛耳。不意六祖袈裟一展,覆其四境。使亚仙祖宗故有之业,须臾俱为祖有。而亚仙竟不食言,如祖所乞,不生悔心,化火宅而为莲界,转热恼而为清凉,一舍永远,世陪祖享此。”在今韶关南华寺供奉惠能真身的祖殿之前,尚存此祖墓,墓碑石刻上书“施地檀越陈亚仙祖墓”。

  《重修曹溪通志》之陈亚仙像

  二是惠能真身曾经受损。各个版本都记载惠能“肉身俱存”,且有三个版本(即除《新刻出像增补搜神记》外)记载“从六祖坐化至唐宣宗时,至今六百有余年”,其肉身都保存完好。据惠昕本《坛经》等典籍记载,惠能于唐先天二年(713)八月初三在新兴国恩寺圆寂,因此文中所称的“至今六百有余年”之时,应该是在元朝时期。据文中“至元丙子年,汉军以利刃鑚其腹,见心肝如生人,于是不敢犯”,至元丙子年即至元十三年(1276年),“汉军”是指元代以汉人而编成的军队,《元史》卷九十八〈兵志一〉有“既平中原,发民为卒,是为汉军。”。但在明末著名民族英雄文天祥所记载惠能真身受损时间则为至元十六年(1279)五月十八日,其所记为“己卯五月十八日,予以楚囚过曹溪,宿寺门下。六祖禅师真身顷为乱兵窍其胸,探其心肝,盖意其有宝,故祸至此”(祥见拙作《六祖真身劫难记》)。笔者认为,此二者所指应该是同一事件。

  惠能真身

  三是韶关南华寺收藏有与惠能有关的诸多文物,如传法衣钵、御赐袈裟、西天钵、西天履、法华经书叶、佛西(佛齿)等。据敦煌本《坛经》等典籍记载,武则天及唐中宗曾向惠能“奉磨衲袈裟及水晶钵”。故“搜神”文中所说的“宣宗御賜袈裟、織成淡山水”、“西天钵”,应该是武则天及唐中宗所赐的磨衲袈裟、水晶钵等物品。《重修曹溪通志》所载“存库法宝”中有“传法信衣一袭”、“钵盂一个”、“响鞋一双”、“袈裟玉环二”、“唐武则天勅书一道”、“金书法华经二部”等等。至于佛西(佛齿),则是难在历史典籍记载中找到其与惠能有关联的出处。

  《重修曹溪通志》所载之“存库法宝”

  四是惠能降伏孽龙的故事。相传惠能具有降龙伏虎的超凡能力。《重修曹溪通志》有载:“降龙塔。旧经云:寺有潭龙,常出没其间,触挠林木。一日现形甚巨,波涛汹涌,云雾阴翳。徒众皆惧。师叱之曰:‘汝能大,而不能小。若为神龙,当能变化。’其龙忽没,俄顷现小身,跃出潭面。师以鉢舀之,不能动。持钵归堂说法,龙遂脱骨而去,长可七寸,首尾角足皆具,留传寺门。师遂以土石堙其潭。今殿前左侧有铁塔镇处是也。至正己卯寺罹兵火,龙骨遂失。今殿基即潭也。”“伏虎亭。寺后林深阻,猛虎踞之贻患远近,元住持僧,首众说法,虎皆驯服,因此建亭……。”今韶关南华寺内尚有伏虎亭。

  《重修曹溪通志》“降龙塔”“伏虎亭”之载

  由上可见,正是由于惠能(卢六祖)的独特影响力,使他得以走上民间道教的神坛,使他与观世音菩萨等一起成为了基层普通民众的普遍的心理尊崇。此外,佛(禅)人物在“搜神”系列的不断增加,也足以证明佛(禅)对中国文化产生的巨大影响,也是中国文化是儒、释(禅)、道三教合一的重要体现。时至今世,体现惠能禅文化思想的《坛经》虽已历经千年,其影响力却是弥久历新,其思想内涵广博而实在,深值世人学思悟用。

主要参考文献:

1.《新编连相搜神广记》(元·秦子晋撰)

2.《新刻出像增补搜神记》(明万历唐氏富春堂、金陵大盛堂梓)

3.《绣像搜神记》( 二卷图一卷,三让堂藏板)

4.《三教搜神大全》(清·叶德辉据明刻绘图本重刊)

5.《重修曹溪通志》(清·马元 释真朴重修,清道光十六年怀善堂重镌本)

6.《元代民间文献<新编连相搜神广记>所构建的惠能形象》(《六祖慧能文化研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9月出版),作者:张勇)

  (成稿于2020年2月3日晚)

作者:吴孝斌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