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苗山文坛茉莉花

——读苗族作家石霜作品有感

2020年02月11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浏览次数:

广西著名电影剧作家周民震与石霜合影(1981年5月于卜令苗寨)。

 

  把一位女作家比作茉莉花,这是周民震先生的一大发明①。

  大约是六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和融水苗族自治县副县长管翠留、南宁市土地局副局长王锋等乡友在苗族艺术家贾文福的家里,见到了久仰的中国著名电影剧作家、广西著名文学大师周民震先生。之所以说是著名剧作家、著名文学大师,是因为他一生著有《周民震电影剧本选》、《周民震戏剧剧本选》、《森林之鹰》、《甜蜜的事业》、《春晖》、《花中之花》、《三朵小红花》、《春雷惊狮》、《寸心篇》、《远方》、《学生三部曲广西民族作家丛书-周民震卷》等12部文学著作;创作电影文学剧本19部,其中拍成故事片13部,《苗家儿女》就是他深入苗山、了解生活、激发创作热情而创作出来的反映解放后融水苗族人民新生活的电影文学剧本,是苗族人民引以自豪的电影故事片。因为成就卓著,贡献巨大,他于2017年5月荣获第三届中国电影编剧终身成就奖②。

  那次见面,先生就发展苗山影视事业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他的这些见解后来经过整理,发表在《广西民族报》上,在融水产生了积极的影响③。

  在谈到苗山文学创作队伍和文艺事业发展前景时,大师多次提到一个人,她的名字叫石霜,融水苗族自治县四荣乡中学历史教师。他说,人们都知道石霜在教坛上桃李满天下,却鲜有人知她同时又是苗族文坛上盛开的一朵茉莉花。

  大师深情地说,茉莉花是深扎在泥土里的随遇而安的花草,它不是插在花瓶中摆设的浓妆艳抹的鲜花。它那细小如豆的白色花瓣藏在茂密的绿叶丛中,不露声色的生发出沁人的芳菲。它不张扬,不显耀,不谄媚,不媚俗,不渲染自己,默默存在于大自然中。比之富丽的牡丹,高傲的百合,华贵的玫瑰和烂漫的三角梅,茉莉花以它简朴、淡泊、自然、洁净,悄悄地打开了人们另一扇审美的心扉!

  大师说,繁荣苗山文学事业,要学习茉莉花的奉献精神;创作具有苗族特色的文学作品,要学习茉莉花的写作技巧;展现新时代苗家儿女的精神风貌,要学习茉莉花的创作理念。

  当时,大家欢聚一堂,场面热烈,不便向大师深问茉莉花其人其事,只好把石霜这个特殊的名字连同自己对苗山文坛茉莉花的向往与憧憬珍藏在心中,祈望在春暖花开时节在大苗山的芦笙坡上不期而遇。

  然而,六年过去了,我既没有等来鲜花盛开时节在芦笙坡会上与作家奇遇的动人时刻,也没有找到返回大苗山寻找苗山文坛茉莉花的历史机遇,不知不觉中时间就悄悄地进入了庚子鼠年。在抗击“NCP”过程中,我在自己的书房中和电脑里,系统找来石霜的作品,沿着大师提出的思想和指明的方向,认真地阅读和思考起来。

  石霜,苗族,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长在贝江边六甲河畔,柳州师范专科学校历史教育专业毕业后一直在四荣中学担任历史教师,2O11年调到县民族中学。柳州市签约作家,系《民族文学》进校园柳州作者。散文代表作有《又是满山杨梅红》等,小说代表作有《贝江女人》等。石霜的文学创作,分为两个不同的阶段。她这样形容自己创作历程:“十多年前我主要在《广西日报》《桂中日报》等刊物发表散文30多篇。近几年专注于小说创作,《系着红绸的芦笙》入选《柳州青年小说专号(2018年)》,于2O18年12月发表在《广西文学》;《木屋前那蔸芭蕉树》、《贝江女人》发表在《柳韵》,《筛米》、《偷婚》发表在《苗山文艺》,其中《贝江女人》荣获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柳州市优秀文学作品奖。”

  展现时代风貌,引领时代风气,是石霜文学作品最显著的特点之一。小说《系着红绸的芦笙》,讲述英俊善良的胡凯,从城里事业单位只身来到偏僻的苗山乌吉寨,从机关公务员摇身变为农村指导员。他爱岗敬业,无私奉献,与苗族群众一道攻坚克难,开辟脱贫致富的康庄大道,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脱贫攻坚显身手,危难时刻见真情,他对苗山的无比热爱和无私奉献,也换来心田上的阳光普照,赢得了美丽达配的芳心和苗山人民群众的崇敬,用智慧和汗水谱写了新时代苗山改革开放与脱贫攻坚一曲感人的青春之歌。这篇小说,道出了苗山文学创作上“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的真谛,展现了苗族作家不辜负时代召唤、不辜负人民期待、创造更多更好精神食粮的崇高境界。

  传承传统文化,弘扬民族精神,是石霜文学作品第二个显著特点。小说《偷婚》 讲述大龄青年马老贵因为父母早亡,家境贫穷,一直没有成家;在国家易地扶贫搬迁政策的照耀下,作为建档立卡贫困对象的他,被当地党委、政府安置到县城集中安置点呀呜苗寨。凭借自己的烹饪技术——制作牛憋,在安置点开特色小吃店,逐步站稳脚跟,脱贫致富;在创业过程中,得到也是易地扶贫搬迁户的苗族姑娘贾竹花的青睐,在相互理解、相互支持、相互关心、共同致富过程中,建立了感情,并最终结为伉俪的动人故事。这篇小说,揭示了一个深刻的道理,那就是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开展易地扶贫、助推脱贫致富,是苗山贫穷群众获得幸福、增强自豪感的正确道路。作家从增强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的角度,通过文学创作,向人们诠释在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工程中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应有之义,阐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民族文学创作的精神命脉,是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更是新时期民族文学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的坚实根基的创作真谛。

  静心创作,把最好的精神食粮奉献给人民,是石霜文学作品的第三个特点。《贝江女人》讲述的是贝江河畔美丽的苗家女子香梅,面对家庭的变故,生活的重压,自强不息,不屈不挠。在党的民族政策的阳光普照下,在改革开放的浪潮推动中,用勤劳和智慧默默编织着五彩人生。作家通过自己的创作,把香梅的故事写成动人的民族歌谣,编成高亢激情的时代赞歌。在新时代里,香梅的故乡,精美的小路和精致的吊脚楼,镶嵌在青山绿水间,浑然天成;忙碌的香梅面对此情此景,常常忘记手中的活儿,恬静地笑着,或倚在门框边,或站在拱形窗前,静静地望着,天与地之间、人与物之间,构成一道视觉独特意境悠远的田园风景,真是千姿百态、风情万种。通过这篇创作,石霜深深地感受到,要精益求精搞创作,就必须始终坚持把人民作为社会生活的主体,始终站在人民的角度,通过投入到火热的现实生活中去思考,融入到波澜壮阔的时代文化中去写作,才能用自己饱含深情的笔和自己对苗山人民的深厚情感,去创作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好作品,才能把最好的精神食粮奉献给人民。

  托物言志,寓理于情,是石霜文学作品的第四个显著特点。小说《筛米》,讲述牛塘寨六十有五的苗族老人贾老伍的爱情故事。身板硬朗、精神矍铄的贾老伍,风流倜傥、潇洒自信,奇怪的是他不婚不娶也不成家,多年来天马行空独来独往,好不逍遥自在。但就是这个贾老伍,近半年来,凭着精湛的扁米和酸鱼酸肉制作技艺,既赢得30多岁少妇玉佩的爱;又借筛米之特长,获得前来苗寨采风女画家静的深情。一个老男人,是什么原因、什么魅力获得如此丰厚的回报呢。作家通过小说,告诉人们一个这样的道理:崇仁爱、重民本,守诚信、讲民主,尚和合、求大同等思想;和自强不息、敬业乐群,扶正扬善、扶危济困,见义勇为、孝老爱亲等传统美德,是苗家人立身之本;贾老伍身上具有这些优点,言行上体现这些美德,因而获得大爱。作家通过自己的作品,告诉读者:在文学创作中,只有宣传中华民族在长期实践中培育和形成的独特思想理念和道德规范,传承和弘扬中华美学精神,托物言志、寓理于情,形神兼备、意境深远,知情意行相统一,传承中华文化基因与展现中华审美风范相统一,才能创作出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不懈追求的共同心愿,才能成就时代需要、人民喜爱的文学作品。

  兴国必强师,让教师成为人们羡慕的职业,是石霜坚持写作的动力源泉。发展教育事业是教师的光荣使命,也需要国家的高度重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制定出台多个政策文件,把对教师群体的关心落到实处。石霜从教以来,热心从教、舒心从教、静心从教,她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广大师生从她身上看到人民教师在岗位上的幸福感、在事业上的成就感、在社会上的荣誉感,真正让教师成为让人们羡慕和向往的职业。她在文学创作的初期,通过“我”来展现人民教师的崇高品质和敬业精神。在《桃花朵朵开》中,通过“我”与响水小学代课老师桃儿的往来,告诉人们:苗山里的代课老师,都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值得人们的尊重与钦佩;在《这里有条环山跑道》中,通过“我”的亲身感受,把学生与教师对山区中学环山跑道的情和意写得温馨、写得闪光。在《苗家竹晒篮》中,通过对“我”童年的回忆,把苗家竹晒篮承载的美好记忆与文化精神,写成一个娓娓动听的音符,画成一幅浓墨重彩的画,编成一首情意缠绵的歌。在《贝江情》中,通过“我”与撑船人的对话,把苗家人尊师重教的传统习俗和平等自由的恋爱生活写得鲜活剔透、入木三分。在《山一样的情怀》中,通过“我”去家访,访出了苗族山村小教师阿莲山花一样美丽的情怀。在《戈桑》中,通过18岁的“我”与都郎河畔的戈桑(教师)的交往,书写了苗山人民教师把爱奉献给学生、把青春奉献给家乡教育事业的感人事迹。石霜常说,写作就是传递敬重、希冀、关怀,人民教师创作出来的作品,一定要传递立德树人的期盼,尺素间一定要表达尊师重教的深情。一个崇德尚学的民族,总是把崇高的位置留给教师。弘扬尊师重教的社会风尚,民族复兴的征途才更加充满希望。 

  一个苗族姑娘,如何成长成为一个作家,这是我在阅读石霜作品过程中集中思考的一个问题。周民震先生此前曾就这个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说:“我认识石霜还是二十多年前她读中学的时候。那次我去大苗山杆洞乡深入生活创作电影剧本《远方》,石霜的妈妈叫她带我回卜令寨去探访我写作《苗家儿女》时结识的苗家老朋友。我们在那里拜访游玩了一整天,在赤脚淌过六甲河时,我差一点摔倒,还是石霜扶了我一把呢!当时她给我的印象是,好学好问,性格开朗。倒没有看出她对文学有特别的兴趣。也许正是那次无意中认识一位作家叔叔后便埋下了一粒憧憬创作的种子吧?现在她不仅是一位称职的山村教师,也是一位初露头角的作家,怎不使我们做长辈的格外欣慰呢!”④我十分赞同大师的观点,认为石霜是在作家叔叔的直接影响下逐渐成长起来的。当然,除此外,石霜在平凡的教师工作岗位上,能够进行创作,而且创作出高质量、高品位的文学作品,成为新时代大苗山文学名将,还应该具备如下条件:

  “凡作传世之文者,必先有可以传世之心。”石霜是土生土长的苗家人,她的家乡是周民震创作《苗家儿女》时十进十出的雨卜苗寨,她的父母亲曾陪同大师在苗寨体验生活、参与《苗家儿女》拍摄过程,诚为大家的创作精神所感动,诚为艺术的独特魅力所陶醉,受之影响后来成长成为苗山的诗人和文艺工作者⑤。石霜从小在这样的家庭生活和成长,因而也像自己的父辈一样,始终对文学艺术执着地追求和不懈地努力。在四荣乡中学工作期间,她深入村村寨寨进行家访,深入了解各族群众生活的疾苦和对美好未来的追求,真正做到与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在自治县民族中学工作期间,她积极参加县芦笙协会组织的各种文化活动,比如芦笙同年、文艺下乡、结对帮扶、民歌比赛等,积极参加县文联组织的文学活动,比如文学讲座、创作交流、下乡采风、文学进校园等。石霜常说,作家只有永葆初心,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做到胸中有大义、心里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才能创作出具有隽永之美、永恒之情、浩荡之气的时代作品。她这样说,也这样做,多年来,她坚持用自己的爱心,描绘秀美融水、歌颂风情苗山,每篇作品都成为讴歌时代精神的佳作,成为赞美壮丽河山的杰作。

  “只有发现自然之美、生活之美、心灵之美,才能创作出具有永恒价值的文学作品。”高寒山区,偏僻苗寨,平淡生活,淳朴乡亲,有没有美,有没有值得挖掘和深究的艺术价值,这是文学家、艺术家们深入生活、引发思考、不断探索的问题。石霜认为,大苗山不仅有自然之美、生活之美,而且更有心灵之美、艺术之美。在她的作品中,既有描写巧夺天工石上人家的自然之美,也有描绘人间奇迹呀呜苗寨易地扶贫安置点的和谐之美;既有赞颂农村指导员胡凯勤政爱民、关心贫困户、热爱大苗山的品德之美,也有赞美苗家姑娘阿佩身材高挑、丹唇皓齿、笑靥如花的青春之美。由于作家善于观察生活,善于编织意境,使她的作品有一种永恒的美。在小说《系着红绸的芦笙》中,阿配总是喜欢把一双白白的脚丫泡在五月天还是凉凉的水里,微微地仰着脸,梳理着自己那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高兴起来的时候就会亮起歌喉唱起山歌:“送哥送到三江门,我俩情意说不完,哥拿钥匙妹拿锁,锁住日头在西山。”而阿哥胡凯呢?常常用“夹生”的苗歌把阿配逗得格格笑,让她俏丽的身影、幸福的笑脸像花儿一样倒映在河面上:“变鸟同妹共一山,变鱼同妹共条江。哥是星星妹月亮,五更一路下西山!”因此,读者在阅读石霜作品时,常常被作品中的人物和故事启迪自己思想、温润自己的心灵、陶冶自己的情操,真正做到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只有热爱人民,为人民创作,才能创作出人民喜爱的好作品。” 鲁迅的“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所表达的是对人民的无比热爱和对反动派的刻骨仇恨。文艺要热爱人民,有没有感情,对谁有感情,决定着文艺创作的命运。在石霜的作品中,不论是公务员胡凯,还是苗家儿女阿佩;不论是大龄青年贾老伍,还是贫困对象马老贵,他们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勤劳善良、为人正直。正因为心中有大爱,他们忘我工作、乐于助人、无私奉献,在平凡工作和生活中,创造了人间大爱,并因此获得爱情的青睐和社会的尊重。石霜常说,作家要创作好作品,要在文学上有上建树,就必须自觉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欢乐着人民的欢乐,忧患着人民的忧患,甘当人民的孺子牛。只有走进生活深处,在人民中体悟生活本质、吃透生活底蕴,才能变成深刻的情节和动人的形象,创作出来的作品才能激荡人心。

  文章写到这里,我想大家已经认识了石霜,了解了石霜,并懂得了石霜创作的技巧和成功的诀窍。在文章结束之前,我想借用大师周民震的教导作为自己对苗族作家石霜的衷心祝愿:

  “石霜的文学发展潜力是巨大的,进取的本钱是雄厚的。目前她仍深深地泡在生活中,不断在吸取养料,夯实基础,磨练技巧。我相信,沿着这条正确的路子,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下去,这朵茉莉花会开得更烂漫更鲜美!”

  

  (2020年2月9日早上写于南宁民歌湖)

   

   

   注释:

   ①④周民震:《苗家一朵茉莉花——评石霜散文》,原载广西新闻网文化频道。

   ②《广西著名电影剧作家周民震访谈录》,来源:广西新闻网-广西日报,2014年6月17日。

   ③参阅《融水应大力发展民族影视文化--访壮族作家周民震》,原载《广西民族报》第五版专栏,2014年7月18日。

   ⑤苗族作家石霜,其父亲石春荣,是全国著名诗人,详见《苗族诗人石春荣》,原载《广西民族报》2012年2月20日第六版;《苗族文坛春常在——喜读石春荣新作〈耄龄随笔〉》,?原载:广西民族报网,2018年8月27日。

 

作者:达汉吉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