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特写

本报独家丨来自南宁市四医院一线护士的暖心日记(二)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浏览次数:

  小编有话说:

  自从本报独家推出来自南宁市四医院结核科四病区护师曾春梅的一线日记后,她朴实的文字像一剂安心的良药温暖和感动着读者,小曾的家人、亲友、同事,还有很多读者、网友纷纷留言给她加油鼓气,让小编有了继续把这个日记做成一个系列的动力——

  原来你脱下防护服的样子那么美,小编都忍不住给你献花了~~~~~

  诗人又见看了你的日记后感动得写下这首诗,特地交待小编一定要转发给你看哟~~~~

  致每一个叫梅的护士

  又 见(壮族)

  在平静的感动中

  我看见一双明亮的眼

  逾越口罩,逾越宇宙光芒

  向着雾霾沉沉的存在

  指明停靠的岸

  我要用诗行,抹掉

  这沉沉的夜,它们有些不着调

  像那围墙边上,你家中两岁的娃

  哭累了熟睡的样子

  在奶奶的摇篮里,在印象中

  在转瞬间,在手机视频里

  在你绞痛的梦中

  对,他会不会被惊醒

  像那个被恶梦缠绕的孩子

  ——武汉,冲着你

  哭喊要抱抱

  那撕声裂肺的啼哭里

  你扭头转向病房的一瞬

  不留下一滴泪

  却把整颗心带走,这么绝对地

  包括你的爱,你的微笑

  你的微微笑里露出的

  那善!那真!那爱!

战“疫”路上,我们同行

曾春梅

2020-1-30

  今天是我到隔离病房的第6天。在隔离病区,每天过着从集体宿舍到隔离病房两点一线的生活。

  上班时候要穿防护服、隔离衣,戴着护目镜、面屏、口罩进入病房。几个小时下来,里面衣服全部湿透,脱下整套武装,脸上都是勒痕。因为出汗过多,洗澡出来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食欲全无。

  医院领导时刻都在关注我们医务人员的心理动态和饮食睡眠情况,担心我们吃不好、睡不好、免疫力下降。这不,前一天我们朱护长就问我们想吃什么,我有口无心地说了一句“我想喝汤”,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她二话不说就去菜市场买鸡回来煮鸡汤,给我们送来。送到隔离病房只能放在大门口的地上,我一句“谢谢”都不能亲自当着她的面说。等她走远我才能开门,端起地上满满一锅鸡汤,我泪眼朦胧,万分感动。她就像妈妈一样,只要我们有需求,在她能力范围内她都尽可能满足,这让我们在科室很有归属感。

  今天一早,儿科莫护长又给我们做了手工包子当早餐,包子软软的,皮薄馅多。我们集体吃了一顿暖暖的爱心早餐,还不忘给病房里的病人也留了一份。吃完早餐,我全副武装后提着手工包子进去发给病人,还一个一个解释说这是我们医院护长的手艺,很好吃,请你们尝尝。一位年轻姑娘对我竖起大拇指,还有一位爷爷用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对我说,“你们真是有心了”。看着他们津津有味地吃着那些爱心包子,我内心感到欣慰和满足,这是几天来病人对我们工作表现的认可。

  不止是医院的领导同事给我们送东西,我们还收到来自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慰问品,让这场战斗增加了无穷的动力。隔离病毒,隔离不了人间大爱。我虽然身处与外界隔离的病区内,但在隔离区外还有很多人时刻关心我们,支持我们,和我们一起共同战“疫”,我感到温暖无比,信心培增。

  战“疫”路上,我们同行,相信我们一定可以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我的搭档是个90后

曾春梅

2020-1-31

  进入隔离病区,我的固定搭档是一位1996年出生的年轻护士,叫陈文茜,她虽然年轻,但是工作认真细致,每次执行医嘱都能做到三查八对,对待病人和蔼亲切,常常得到病人的夸赞和肯定,所以和她一起上班我很安心也很开心。

  今天是我们在隔离病房第二次值夜班,今晚我们需要带一部分病人做检查,还需要给一部分病人迁床,任务有些艰巨。陈文茜主动和我说她来分次带患者做检查,我留守看病房顺带迁床。她说完立即行动,戴上口罩、穿防护服,全部武装后就进入病房先推一部分人去做检查了。我则留下来和病人解释为何需要迁床,把病人安置好。

  陈文茜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戴着布满水珠的眼罩,几乎看不到路,担心摔着病人,她只能慢慢地凭感觉来推病人,待她把所有病人都推回来后,我发现她气喘吁吁,眼罩的镜片全是水珠。由于她特别容易出汗,所以当时她的衣服已经完全被汗水浸湿了,她最后推回来的那位叔叔也察觉到了陈文茜的辛劳。

  他问到:“姑娘真是辛苦你了,你在这里上班怕不怕?”

  文茜说:“会有一点,但是我们医院的防护措施做得很好,我相信我们科学的防护,我会没事的”。

  他再问到:“那你的爸爸妈妈知道你现在在这里上班吗?他们担心吗?”

  文茜回答:“我的妈妈知道,也很担心,她知道我是护士,这就是我的使命,所以她一如既往地支持我的工作。”

  那位叔叔动容地说:“我也有个女儿,她是我的小棉袄,如果我知道她像你这样在做这么危险的事,我会寝食难安,尽管我也觉得你们的工作非常神圣。”

  文茜说:“我想我妈妈也寝食难安,还会偷偷流泪,我只能安慰她说我们的防护措施很全面,党组织高度重视我们的工作,领导非常关心我们,病人非常信任我们,我愿意在隔离病房和时间赛跑,和病毒战斗,不用担心我,我会平安归来。”

  文茜和她妈妈相依为命,是妈妈的命根子和掌上明珠,妈妈怎能不担心她呢。如果可以选择,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哪怕只是做一个平凡的人。

  谁说的90后是任性自我的一代?谁说的90后是娇生惯养的一代?谁说的90后是垮掉的一代呢?我的搭档陈文茜就不是你们想象的模样,她积极向上,勇敢坚强,当此次疫情爆发后,她主动请缨、请战一线,用自己的一己之力去挽救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