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特写

本报独家丨来自南宁市四医院一线护士的暖心日记(三)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浏览次数:

  小编有话说:

  小曾说暖心日记(二)推出以后,她的微信朋友圈都刷爆了,收获点赞无数,好友们给她加油鼓劲的话语既给她的工作增添了无穷动力,也让她更有信心把日记继续写下去——

我当了一回“外星人”妈妈

曾春梅

2020年 2月5日

  今晚是我进入负压隔离病房第3次值夜班,刚接班就接到120电话,说准备送一个小女孩过来住院。因为是负压隔离病房,没有家属陪护。

  挂完电话,我心里就想着这孩子还那么小,没有家属照顾怎么办,假如她不肯跟我进病房怎么办,假如抱她而她又哭又闹拔掉我的防护用具怎么办,我们该怎么给她治疗,怎样能保证她的安全……各种各样的问题涌在我的脑海里。我向护长汇报了情况,我们决定先看看孩子的情况。办法总比困难多,大不了今晚我就在病房里守着她。

  凌晨1点多,120的车到了。第一眼看见小女孩从车上下来,圆圆的肚子,肉肉的小手小腿,可爱极了。我开口:“小可爱,你和阿姨进去打怪兽喔。”她有些胆怯地回应我:“嗯”。可是一当我要牵她的手时她却大哭大喊:“我要妈妈,我要婆婆,我要回家。”此时,我很无助,也很无奈。

  我也是一个孩子的妈妈,除了同情,更多的是心疼。我没有强制她,慢慢和她说:“小可爱,我家也有一个小朋友,跟你一样可爱,比你年纪小一些,他的妈妈因为要去打怪兽,已经十几天都没能回家看他了,但是他很勇敢,不哭,不闹,乖乖的在家等妈妈。相信你也很勇敢,和阿姨一起进去吧”。慢慢地她把手伸出来,我激动地牵着她的手走进病房。

  我试着跟她聊天,她不搭理我,我们默默走着,第一次觉得这条走廊那么漫长。我内心十分沉重,疾病总是这样无情,它不会因为你的贫穷或者富有,可爱或者可恶,强大或者弱小而区别对待。

  到了病房给小女孩安排好床位后,我给她测量生命体征,一切正常。领她上完厕所,换好睡衣,给她喝了一罐牛奶,整理好床铺后让她躺下。

  小女孩闪着一双大眼睛对我说:“阿姨,在家我都是和妈妈睡觉,我一个人睡不着。”

  我说:“那你就把我当成你妈妈吧,我就在旁边陪着你,但我不可以和你躺下睡觉喔,因为旁边还有别人需要我去照顾呢。”

  小女孩说:“那我可以叫你‘外星人’妈妈吗?你穿的衣服好像‘外星人’呀?”

  虽然我全副武装穿着防护服,小女孩只能看到我的眼睛,但我感觉到她已经开始信任我,慢慢接受我了。我开心地说:“当然可以,你在医院这里还会有很多‘外星人’妈妈和爸爸,我们都一样爱你。”

  小女孩慢慢地闭上眼睛,我在床旁陪着她,直到她睡着了才放心走开。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此时,我只想当一回她的妈妈,让她在这隔离又陌生的环境里感受到妈妈的温暖和慈爱。

  第二天给小女孩抽血,因为抽动脉会比较疼,原本以为要几个人按住才可以抽,结果她十分懂事地伸出小手臂让我们抽血。

  她的懂事和坚强让人心疼。早上交接班后,大家商量要给她买些文具和零食,我们的龚副主任直接掏出手机在网上下单买玩具,她说她孩子和小女孩一般大,她知道这个年纪的孩子喜欢什么样的玩具。

  这可爱的小女孩,在本该无忧无虑享受幸福的年纪,却要承受与父母分离和病毒抗争的痛苦,让我们心生怜悯,我们每个人都想当一回她的“外星人”妈妈。

抗“疫”日记

曾春梅

2020年2月2日

  今天是我进入负压隔离病房的第9天,天气晴朗,上午进入病房给病人治疗,看到大部分病人都能配合治疗,心态阳光,积极向上,斗志昂扬,心情也跟着好起来。因为在负压隔离病房,最开心的莫过于患者可以积极配合治疗,然后健康平安地走出这个病房。

  回想前面几天是有些沮丧,因为每天进入病房,看到的情景都让人心疼:有些病人无精打采的坐着,有些病人卷缩着在被子里,有些病人早上的饭菜还原封不动的放着…….还有的病人问:“我们这病可以治好吗,什么时候可以治好,治好了会留下后遗症吗?”望着那一双双充满渴求的眼睛,我忍住鼻酸,耐心的给他们做心理疏导,给他们加油打气,告诉他们在武汉已经有些患者治愈,又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工作了。

  其实我很想给他们一个加油的微笑,希望他们尽快好起来,可是我的脸被一层一层的防护用具遮住了表情,他们看不到,我只能在说话时保持平和委婉的语气,询问他们“哪里不舒服?”“饭菜是否合胃口?”“是否因为环境的密闭和陌生而感到紧张?”然后针对性地解决他们提出的问题。就如特鲁多医生所说的那样“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这时我们就需要多沟通交流,多鼓励帮助,总是去安慰,尽量让他们在隔离的陌生环境中感受到医务人员的关心与支持。虽然他们不知道我是谁,但他们会知道我为了谁。

  中午准备午睡时,大家卧聊,有个90后的医生说:我并不担心自己感染病毒,我只担心自己感染了会传染给大家。因为我们第一梯应急队员是一个集体,平时一起上班,一起吃饭睡觉,大家担忧的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万一自己被感染是不是会传给所有人,担心成为害群之马。

  护长安慰大家说:“首先我们是传染病医院,对待传染病疫情我们有很多经验,医院每年都组织很多演练,其次我们有负压病房的优势,接触病人我们都做好三级防护(N95口罩、防护服、护目镜、隔离衣、面屏、双重手套和鞋套),大家对穿脱防护服的流程都非常熟悉,只要我们按规范操作,交叉感染的几率会微乎其微。回想我们医院同非典、疑似埃博拉、中东呼吸综合征、H7N9禽流感、甲型H1N1作战期间我们都能够做到零感染,所以大家不要怀疑自己,提前恐慌。”

  护长又给我们上了一课,听了护长的话大家又像打了鸡血似的,信心倍增,默默地在心里想今后要更小心、更规范操作,不止为了自己,也为了整个集体,相信我们一定可以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作为传染病医院的医务人员,我们需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艰辛,但是我们毫无怨言。每次面对疫情我们都会有一种由心而生的使命感与责任感,义无反顾地冲在抗击疫情的最前线。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