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读诗有缘聚融州

——读欧阳丹谷《融州百咏集》的故事

2020年03月16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浏览次数:

 一 

  从来不曾想过,在21世纪的庚子鼠年春天,我会穿越历史时空,到清朝咸丰年间与融水历史名人欧阳丹谷相会。

  从来好事多奇缘,相识就在一瞬间。春节前夕,融水诗人石宝荣寄来《林泉雅韵》诗集。认真阅读之后极为感动。因为这本诗集,是苗山各族作家、诗人以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的时代风气,通过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作品,书写和记录苗山各族人民建设社会主义、推动改革开放、实现共同富裕繁荣的伟大实践,彰显各族人民信仰之美、追求之美、奋斗之美的赞颂诗篇。感动之余,连夜赶写了一篇评论《苗山诗颂党恩情》;广西民族报社编辑看后,觉得有点意思,于是推荐到该报的民族文学专栏上。

  几天之后,融水一位读者读了评论,似乎有所感想,于是发来一个短信,认为评论简短有力,深受感动,特别是引用了诗人欧阳国光的作品《安太行》(春风已度到苗山,经济繁荣农促商;几处街中新夏至,四方公路纵横参;农民最喜承包制,学子真乐教学方;今日加强科技改,脱贫竞富好时光)起到了形象生动、画龙点睛、妙笔生辉的作用。读者还说,欧阳国光是她的外公,出有诗集,值得一读;而外公的祖辈欧阳丹谷,曾出版《融州百咏集》等著作,对融水风土人情描绘得活灵活现、晶莹剔透,值得研读。

  读者一席话,引起了我的兴趣,于是我找来相关书籍,认真地阅读起来。 

 

  欧阳丹谷,生于1830年,广西融水人,居融县城南之郊,原名恺,别号半园、花隐,清朝咸丰初年广西省试拔贡生,著有《半园十咏》、《融州百咏集》等著作。

  既是文坛名诗人,缘分早在学途中。1983年春天,融水镇中学文科班在班主任宁垂鹏率老师领下,来到融水镇郊区的古鼎龙潭春游。这是临近高考预考的一次班级聚会,更是高考冲刺的总动员。当我们来到古鼎龙潭洞口,见入口处竖立不块古老石碑,刻录着欧阳丹谷的诗作:“野水寒潭绕碧烟,有龙始得以灵传。一梭化去知何日,双剑飞来不计年。洞壑深藏尘世外,风雷时发镜中天。我今正向云霓望,肯沛甘霖解倒悬。”宁老师说,这首诗的点睛之笔,就在后面两句,希望大家大胆地冲破高考云霓,以优异成绩,解决人生理想追求中的倒悬问题。当时,欧阳丹谷是谁,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宁老师这番富有启发意义的话语,倒是把欧阳丹谷这个历史名字,连同自己的高考印在心中,迄今无法忘怀。

  实地读诗情生情,石门看景锦更锦。工作以后,有一次陪同自治区民委副主任、苗族作家梁彬来融参加四十年大庆,节庆期间,组委会安排大家游览贝江。贝江是融江主要支流之一,发源于九万大山,在四荣乡江门与都朗河、香粉河相汇,江河宽阔,气势雄伟,沿岸竹翠花艳,风景秀丽;民族村落密布,风情独特。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这里成为广西著名的旅游景区。当游船驶到贝江石门时,导游说:“在贝江上畅游,河道迥环,水路曲折,奇峰叠翠,山花烂漫。呈现在大家眼前的石门,是神仙用斧削、用刀劈出来的,清代诗人欧阳丹谷曾游览此地,有感而发:石门山险即夔门,有客重经三峡源。两岸杜鹃红似锦,影随孤棹到周村。看这景色,读这诗篇,大家有何感想?”这是欧阳丹谷这个名字,第二次烙入我记忆的深处。

  名楹藏有大智慧,灵感启迪后来人。在给苗族诗人石春荣写诗集评论时,由于延伸阅读融水名人名诗名楹,于是便读到欧阳丹谷为融水丹江桥凉亭所作的楹联:“桥下清溪,看你浊时有几久;亭前大路,劝君邪径莫须行。”这首楹联,涵义深刻,它用浊流不会长久、清溪源远流长来形容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用大路前景好、邪路莫须行来警示做人的道理、做事的规则。虽然在评论中没有引用这副楹联,但它生动的比喻和形象的警示,更越发让我对诗人及其诗集的莫大兴趣。 

  

  读书和学习的重要性,在于使人变换骨相。曾国藩在家书中写道:“人之气质,由于天生,很难改变,唯读书则可以变其气质。古之精于相法者,并言读书可以变换骨相。”读书,既可改变一个人的情操和价值观,更使人读经读懂人生之伦理,诵典诵明世道之谋略,学谋学会驾驭之方法。庚子鼠年的春天,我在南国壮都温暖的早晨,在世界民歌向往的地方,轻轻地打开窗门,让多情的春风吹拂自己的华发,在静谧的星空下阅读,让自己的思绪走进欧阳丹谷的《融州百咏集》所描绘的神秘世界。

  读诗集,了解文化的传承真谛。欧阳丹谷的《融州百咏集》,顾名思义,就是一本载有一百首诗的集子。光绪三年三月上已日(1877年),融县知县秦振玉所作题跋有言:“老人好古缀新词,四境名区纤不遗。试问曹仓人物志,可能垂与后人知。”为此,邑人抄钞颇众,老妪孺子亦解歌吟。玉融诗社理事会1985年12月编辑出版时,在《前言》曰:“历经兵燹(燹,读xiǎn,野火也)水火虫害,今已罕存,我社众多社员,要求一读,无处寻觅,纷纷要求翻印,因向县志办假得藏本,即行付梓,以饷同人。”由此可见,《融州百咏集》是融水众多文学爱好者必读之作、必学之物。

  读融州,了解苗山的真实历史。读诗集就是读融州、认知融州的真实历史。从诗集颂赞的对象来看,光绪三年前后,也即143年前,融州最具影响的奇山秀水名景共有100来处,绝大多数都通过欧阳丹谷的诗作,其情其趣其景观,均收集到诗集中来了。今人还能够有幸看到的名山名景只有玉华仙洞、香山积翠、云际峰、独秀高峰、寿星岩、真仙岩、石门山、铜鼓山、大虫岭等十分有限的一小部分,融州历史上著名的仙山书院、望江楼、杨家、融江暮雨、下街、旧县、三圣社、金家桥、去思亭、旧学宫、将台西门塘等等,均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重读欧阳丹谷的诗集,从历史与现实的反差中,让我们懂得这样一个道理:保护好古建筑、保护好文物就是保存历史,保存城市的文脉,保存历史文化名城无形的优良传统。我们今天建设家园、发展经济,实现人类可持续发展目标,更需要保护好古建筑,保护好传统街区,保护好文物,这是尊重历史,尊重自然,实现人类可持续发展远大目标的内在要求。

  读诗篇,了解诗人的家国情怀。诗人写诗,自有缘由,欧阳丹谷在《自序》中言:“夫融州古百粤之地,系潭中。其山川风土人物事迹,灵秀之所钟,名胜之所在,使置之通都广邑之区,处乎承平无事之日,自为骚人仙客所居游,当不让天台雁荡,金谷兰亭,楚之潇湘,蜀之巫峡,鹦鹉洲中,岳阳楼下,杏花村畔,廿四桥边,啧啧人口,赞颂千秋。今竟湮没于荒陬僻壤而无闻焉,是可慨也。”因此,诗人写诗、人小做起,家国情怀、与生俱来:“余自束发受书,嗜为诗,又嗜为山水游,闻有幽处,足迹无不到。流离转徙,匿迹山林,借诗以志穷居日月。”诗人对自己所写诗作,要求极高,谦虚求索,谨慎创作,而又低调评价自己:“半生偃蹇,不能北走燕赵,南游吴楚,遍览古今之胜迹,结纳当代之名流,徒以空虚无能之身,终老于一乡一邑,即有所吟,亦不过巴人下里之音,贻讥大雅耳。”读欧阳丹谷的诗作,让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不数既往,不能知将来;不求远因,不能明近果。伟大诗人屈原发出天问:“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当下国人求索,明确、具象,有的放矢,是不断的改革创新。今天,我们纪念屈原,是为了寻找古人精神与当下需求的连接点,以溯民族精神之源流、辟与时俱进之路径,用屈原精神为生民“塑心”,为实践“聚能”。我们重读欧阳丹谷的诗集,初衷亦是如此。

 

  为了更加深入地了解欧阳丹谷《融州百咏集》的影响,庚子鼠年农历2月28日,我利用出差融水机会,专程拜访了欧阳丹谷的后代。

  在高岭头的一个普通家庭,在春天一个温暖的月夜,我见到了欧阳丹谷的外玄孙,一位毕业于郑州大学的硕士,温文尔雅、飒爽英姿。她用苗族油茶热情地款待我。

  由于时间关系,我直接进入主题:“欧阳丹谷是融水的历史名人,更是你们外家的祖先,对此,您对他有多少了解?”

  外玄孙用地地道道的融水土拐话回答了我的提问:“桂林游遍又融州,皓首穷经隐凸头;中部半园花欲复,融州百咏永存留;而今轶事成佳话,尚怅真传未尽酬。感谢先生研究历史,研究融州,研究老祖诗作。在此,尊敬一碗苗家油茶,略表谢忱!”

  接过油茶,认真品味。茶水轻而味纯,定是用元宝山矿泉水煮的杆洞高显名茶;阴米脆而芬芳,定是大浪茶油爆炒的三防香糯和大浪油果;烧蔗虽小却清爽无比,定是用元宝山老槌树香菌和着三防香猪肉做成的;而碗底的几颗篮豆苗,如过江龙,清鲜自然,返璞归真,定是融水销老子山下那片沙泥地种植出来的绿色食品。由于感动,于是我说:“一碗油茶,真情无限,碗里藏着如山一样厚重的情感。欧阳家族,家风传千里。”

  外玄孙笑着回答:“深慨先生夜读书,带着情感搞研究;自古书山藏万金,子孙勤学皆长成。”说完,带着笑容,又递来第二碗油茶。与第一碗油茶不问,这一碗,里面多加了一个烧蔗。这是苗家对客人尊敬有加的表示。

  正要提问,里屋跑出两个男孩来,脸色红润,活泼可爱,一左一右把妈妈紧紧地围住,叫着要喝油茶。

  外玄孙温柔地对他们说:“坐你们对面的是南宁来的先生,你们每人若能背出一首来,我就递给一碗油茶、外加一个烧蔗,否则,就只能站着看,不能共享。”

  小的一听,抢先表演了:“古渡无人泊小鹱,满天烟雨暗融江;独从介福楼头望,掠水斜飞燕一双。”

  外玄孙点头表示认可,我亦跟着鼓掌起来。

  大的站直身子,也朗诵起来:“虾公潭上读书岩,昔日何人避市寰;想见襟怀潇洒甚,独寻幽处掩松关。”

  外玄孙与我,都起鼓掌。只见她将两碗事先准备好的油茶和烧蔗,分别递给两个孩子。孩子端着油茶,高高兴兴进屋去了。

  我问:“刚才,您的两个孩子,随口就朗诵了欧阳丹谷的《融江暮雨》和《读书岩》两首诗,您是不是经常教育和引导他们学诗诵诗?”

  “中华五千年文明,传统文化浩如烟海。白天,孩子在学校学习,接受正统教育;晚上,我给他们讲故事,每晚一个故事,每个故事一首诗,情与诗结合,孩子容易牢记。日久天长,自然就背得些许。融水人,读融水诗,是应该的,这也是爱国主义教育嘛。”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赶忙问起:“您的外公也写过一本诗集,叫做《国光诗集》,从中您感受最深是哪首诗?”

  “很小的时候,母亲经常朗诵这样一曾诗:莫学诗狂与酒狂,清吟小饮又何妨。诗当激处即应淡,酒到疯时要自量。长大以后,这首诗成为我人生的一个座右铭。我现在生活的规则,其实与外公的诗一模一样,只是没有机会表现给您看。”外玄孙笑着说。

  听了这些话,我兴趣来了:“您写过诗、发表过作品吗?”

  外玄孙看着我,似乎很认真:“都是一些拿不出手的小作品,生怕让您贻笑大方呢。”

  “念来听听。”我真诚地请求。

  “好吧,遵命。三年前在自治区党校学习,在学员论坛上发表了《观百色起义纪念馆有感》诗一首:革命英烈德永垂,为华解放立丰碑;吾辈应承先烈志,不忘初心永相随。”

  “枪林弹雨更从容,命途艰难断克功;浩气凛然明大义,精神坚定显忠诚。”我跟着念了另外一首。

  “哎呀,您是怎么懂得这首诗的?”

  “我当时也在党校学习,是民族班的。因为您是融水人,所以特别留意。这组诗作,共三首,另外一首是《赞韦拔权》,是吧?当时,我的印象是:能逛青云路,非等闲之辈;诗作上论坛,境界更无争!这次来融,我的感受是:入家温馨雅致,在岗闪亮向上;交友四季分明,形象阳光贤达。您继承并传承了欧阳丹谷和欧阳国光的家国情怀和敬业精神,这一点让我钦佩,令我仰止。”

  “过誉了,随性之作罢了!白天当家庭主妇,只有孩子们都睡觉了还未醒才有属于我的时间和天地,也才能安安静静的学习,不断地汲取养分,咀嚼精神食粮。偶有灵感,也只是一点想法,尚不成为诗作。”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要十点半了。我站了起来,激动地说:“怀念先生百咏情,为有朝阳四处觅;偶遇仙灵跃华章,与民同乐好几年;虽说时局不畅意,自许泽恩在人间;半园裁培栋梁山,骚台夜拓丹心泉。”

  外玄孙立即回答:“贾府风逸达汉吉,晔兮如华才思奇;心系九州仁爱满,善行义举与天齐。”

  握手告别之际,我说:“莫道日常生活凡,祖辈功德赛融江;高岭书房灯火亮,青云路上前程遠。”

  外玄孙笑了:“这样吧,用我外公一首诗赠送您:读书改革路莫迷,急浪险滩众所知。逆水行舟须努力,稍微松气便无依。”读罢,紧紧地握住我的手,依依不舍的样子。

  离开高岭头,走在水东大街上,我忽然想起苗族诗人梁柯林的新诗来:“云中出浴,雾里看花,大苗山,一派吉祥;翠竹摇曳,松杉挺拔,果茶飘香。人之归,天之涯。”这既是对秀美融水的赞美,也是我对风情苗山历史名人及其他们后代的由衷赞颂。

作者:达汉吉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