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隐藏的情感

2020年03月19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浏览次数:

  农村孩子进城工作和生活后,常常有一种深情埋藏在心,那就是对依然劳作和生活在农村的父母亲的一种愧疚之情。我一直带着这种愧疚生活在城里,带着这种心情进入梦乡,多年来思乡和挂牵一直是我生活中的重要内容。妻子看出了我的相思,知道了我的烦恼,于是在2016年秋天,把父母亲接到城里来定居,从此,压在我心头的那块心病,才得到治愈。

  庚子鼠年的春天,一个多雨的晚上,我与友人相约在一起,喝啤酒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音乐,于是点击阿炳演奏的《二泉映月》,心潮起伏;听完了还不过瘾,接着又点击彭丽媛演唱的《二泉映月》,友人听得入心入迷,感慨万千——

  每次听这首曲子,我便想起自己忙碌而辛劳的父母,想起生我养我的故乡,想着想着,深心就隐隐约约地痛了起来;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心痛程度就更加厚重,像一块巨石,压在心头。

  我的母亲是寨花,年轻时能歌善舞,尤其擅长唱古歌,三天三夜也唱不完。小时候,每逢年节,寨里人都聚在祠堂里,听我母亲唱古歌;寨外的人也赶来听歌,他们或送毛巾,或打红包,演唱结束以后,母亲就把这些礼物分给在场的寨老们。因此,我母亲在寨里人缘极好,威信很高。

  母亲对孩子要求很严,说一不二。有一年秋季,我和小伙伴上山摘野荔枝,没去学校;傍晚,当我们从山上返回寨子时,母亲拿着竹鞭,在寨门拽住我,狠狠地打,边打边说,学生不去学校学习,良心被狗吃去了,活该鞭打,今晚你就站在寨门检讨自己的过错,想清楚了再回家;下次如果再犯,就直接扭送公安局。我母亲一辈子只打我一回,但就是这次修理,把我整得老老实实,从此以后,我每天待在学校,听老师上课,按时完成作业,最后竟然考上了县中,考上了大学。

  进入大学以后,我就有一个强烈的愿望,那就是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以后,要好好回报自己的父母亲,让他们住到城里来,颐享天年。可是,参加工作以后,开始是没有房子,无法接父母来住;后来分到了房子,但只有两房一厅,夫妻一间、保姆和孩子一间。现在,政策好了,房子也有了,但父亲走了,母亲年迈,走不动了。这真是。

  父母在,有家回,逢年过节回家,与父母亲团聚,是人间幸福的时刻;如果父母走了,游子便没有了家,回去也只是走亲戚,团聚的幸福从此成为一种向往,成为奢华的梦。子曰:“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回想父母亲养育了我们,用一生大爱送我们远行,而我们成才以后却很少关心他们,没有好好地回报他们,让他们安享天伦之乐,我便愧疚起来,内心深处便又疼痛起来。

  友人说着说着,伤感不已,最后竟像一个受委屈的孩子,呜呜地哭泣。一旁的我,禁不住伤心,也跟着默默地流泪。

  林语堂说:“人生幸福的事,一是睡在自家床上;二是吃父母做的饭菜。”现在的我,工作虽然很辛苦,生活也不容易,但与友人相比,我一回到家,能够走到房间,亲切地说一声:“爸、妈,吃饭了!”所有的苦累便消失得无踪无影,因为在这纷繁的世界,在城市的万家灯火中,有一盏为我而亮,有两位老人在等我回家吃饭。

  2020年3月19日早上写于民歌湖

作者:达汉吉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