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广西巡抚傅弘烈的六祖禅缘

2020年03月23日    来源:今日头条《老年日报》广西新闻    字号:[    ]     浏览次数:

  在清代初期平定“三藩之乱”的历史中,傅弘烈(字仲谋,号竹君)是岭南战场上的关键人物。他官至抚蛮灭寇大将军、广西巡抚,后加赠太子太师、兵部尚书,谥忠毅。著有《傅忠毅公全集》问世。

  在《傅忠毅公全集》卷之五中,有《坛经序》一文。其全文为:

  天下尽人耳,何圣与凡之不同也,或曰学问之浅深,固有殊焉者,此狃于竝轡,而驰捷者先至之说,非所语于禅宗悟境也。夫我生也有涯,而学也无涯,以有涯之生随无涯之学,则深之愈深益丧其真,将何以为适于道之路乎,惟尽人耳。而天下赋特异正不必因所学以徵深浅。如六祖大师之在当时以《坛经》垂后,谓其无学也,畴敢信之。然其初即一偈言尚求张别驾代录。曷尝广核传灯诸释典而后道湛天初机茂形外哉,观其言了然,即登祖位,只因识自性见本心故。一经透悟,弥贯靡涯。昔文殊告维摩诘曰至无有文字言语,是真入不二法门。奈何今人昧自己性,忘本来心,而驰骛于语言文字之末,谓可渐进而得道也。入门偶误,毫 厘千里,安能绝尘埃。而镜乎太明,故虽欲一厥心五识并乘,乌乎一之,欲虚厥心,七情皆具,乌乎虚之。而《坛经》之所以超越恒派者,匪止一心,心惟一而贯焉者也。匪仅虚心心致虚而灵焉者也。夫心居中,以制五官,其来无从,其往无踪。师惟知其心能于无中示有,即知其心能于有中示无。芒乎芴乎中无物乎,芴乎芒乎,中有象乎,似是而非,似非而是,任人非心非佛,师只即心即佛,无烦百尺竿头更进步。而湛兮存其神,粹兮冲其用,不知所以然而然也。夫欲由于情,而欲则害情,情出于性,而情则违性。性本于心,而性则养心。世之求道者,欲也情也。师之悟道者,性也心也。夫物来无穷,我学有际,外之所应者,博而内之所徹者鲜。斯经之旨,妙在外于物化而内不失其宗。如钟钟然,如鼓鼓然,有生者机焉。盖师之悟,原从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是知有息者人不息者,天天全则心通矣,性存矣,岂必博稽冥览,而后与浑融哉。故曰学之深浅,不足以衡悟之迟速。今曹溪比邱悯当世之闇,于大较也,因锓《坛经》流通,昭著使知所向,此何异兜率天雨摩尼珠护世城,雨美膳也哉。其福德不可思量,予是以乐为之序。

  

  从《坛经序》中可知,傅弘烈对禅宗六祖慧能(亦称惠能)及《六祖坛经》是非常熟悉的,此文他是应曹溪的出家和尚刻板印刷《六祖坛经》之请而写。可以明确的是,此处的“曹溪”即是六祖真身所在地——广东韶关南华寺。

  傅弘烈生于明崇祯四年(1631年)。明末流寓广西,永历年间,曾任广西迁江知县。后经两广总督王国光的推荐,于清顺治十六年(1659)担任广东韶州同知。康熙元年(1662),兼摄潮州司理。康熙二年(1663)仲秋中进士,后升任甘肃庆阳知府。清康熙《韶州府志》卷之五“职官·同知”中有载:“傅弘烈,进贤人,举人,顺治十六年任,造士爱民。靖藩移闽度岭,弘烈躬赴南雄料理,夫役咸被其惠。”

  由此可知,傅弘烈曾在韶关为官约有四年的时间,而与南华寺僧众自然是多有接触。

  在南华寺寺志《曹溪通志》中也有傅弘烈的记载,其卷第四 “碑记类”《奉上豁免六祖香灯田糧米杂差等项碑记》中有:

  韶州府正堂老爷赵讳霖吉暨清军厅老爷傅弘烈批免本寺排门送王度岭夫役呈辞,善事刊刻流芳。

  南华寺住持僧慧聪、禅堂监院僧可相、十房都管僧圆学等呈为恳天怜僧,免派夫役事。切王夫一事,万分紧急,蒙天体恤,设法都图围寨,着现排开报烟竈计家出夫,此实众擎易举,分德均恩,合郡讴歌,万民仰颂。痛南华古刹,乃六祖授衣钵于黄梅,创自唐朝,千有余载,历代隆宠,迄今无异。欣逢天台现宰官身弘菩萨愿,祖道重光,僧众有幸,适值王师出粤过闽,所需人夫,敢不遵依!但僧一寺空门,非同俗姓围寨妻孥例比,恳乞仁天大发慈航,怜恤蚁等,御笔批免,佛僧咸赖沾恩。上赴钦命老爷台前,作主准免施行。太爷批辞:“僧人自不应夫。”二太爷批辞:“僧可相托钵空门,原无家室,排门夫役,自应免派。但不得隐瞒附近烟爨可也。”顺治十八年正月¨¨日

  由此碑文可知,当年傅弘烈为南华寺“免派夫役事”而特作批示“僧可相托钵空门,原无家室,排门夫役,自应免派。但不得隐瞒附近烟爨可也。”

  由上可见,傅弘烈所写《坛经序》一文中的“曹溪比邱”所指应该就是碑记中的“南华寺住持僧慧聪”诸人,其撰写《坛经序》的时间也应该是在清顺治十六年(1659)至康熙二年(1663)的四年之间。

  新兴县六祖双亲墓

  傅弘烈对禅宗六祖慧能很是景仰,他还专门去了慧能的出生地广东新兴国恩寺进行参访,实地拜谒慧能父母双亲墓之后,他写下了《六祖双亲墓》一诗,诗为:

  识破本无物,亲恩终难割。

  爰籍墓木拱,使既亡如活。

  落叶应归根,双履安可脱。

  山灵毓茎草,残碑胜衣钵。

  尘埃虽不拂,孝思畴能遏。

  莲池七笔勾,生身者亦抹。

  试令谒此坟,当复为蹙额。

  正是受到六祖慧能禅文化的影响,傅弘烈的诗文中,有不少也是体现其佛禅情怀的,他在《白云山水云庵》中写道:

  古寺层峦上,巍峨俯百川。

  浮云山半吐,曲磴岭斜悬。

  树遶千峰出,江澄一鉴圆。

  欲逃清净里,盘坐即安禅。

  傅弘烈还曾参访广东番禺陈邨雷峰山上曹洞宗传人天然和尚住法的雷峰寺,并写下《游雷峰》一文,文为:

  从来癖性探幽奇,闻兹佳境久相思。

  今朝双屐破江烟,直上雷峰峰绵延,

  珠江秀色数万尺,丹霞翠影开绝壁。

  夜半先看海日红,日中时见岩云白。

  千崎万转终不穷,宝殿搆结虚空中。

  竹径奇花纡更辟,行行止止任所适。

  世外尽有间天地,何必桃源避秦客。

  《长庆宗宝独禅师语录》六卷,是开元寺为曹洞宗法华派华首分派第一世长庆道独禅师所作。

  长庆道独禅师,字宗宝,号空隐,广东南海陆氏子。自幼显善慧,钟情于三宝之物。稍长得《六祖坛经》读颂而益加崇佛。十六岁结茅潜修于归龙山。二十九岁,游访至博山,礼元来禅师,获印可,传曹洞法脉为第三十三世。出住庐山,其后历主广州罗浮山、福州长庆、闽之雁湖、南台山之西禅寺、粤之芥庵、海幢等诸刹,清顺治十八年(1661)七月示寂。

  清代康熙年间,傅弘烈曾组织将《长庆宗宝独禅师语录》进行刻板印刷流通。现在中山大学图书馆等地方还珍藏有《长庆宗宝独禅师语录》清康熙傅弘烈刻本,实属难得。

  后来在平定“三藩之乱”中,傅弘烈屡屡建功。康熙十九年(1680年),傅弘烈被吴三桂党羽、叛将马承荫拘禁,押送桂阳(今湖南桂阳),他慷慨写下《绝命词》,骂贼绝粒就义。康熙皇帝予其以高度评价:“自投诚以来,效力粤西,著有劳绩,陷贼不屈,捐躯殉难,忠节可嘉!”诏旨赐傅宏烈祭葬,并在康熙、雍正、乾隆三朝都有系列的封赠,入祀京师贤良祠及昭忠祠,广西还在桂林专门为他与巡抚马雄镇建立双忠祠以祀

作者:吴孝斌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