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郑献甫的清明诗赋

2020年04月07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作者:吴孝斌    字号:[    ]     浏览次数:

  清明节是中华民族古老的节日,既是一个扫墓祭祖的肃穆节日,也是人们亲近自然、踏青游玩、享受春天乐趣的欢乐节日,历代文人墨客为之留下了无数的诗篇,清代岭南著名文人郑献甫亦属其中之一。

  郑献甫(1801-1872年),原名存贮,别字小谷。自号“识字耕田夫”,广西象州县寺村镇白石村人,清代著名教育家、经学家、诗人、学者。其祖辈之墓基本集中在沿柳江而下左岸今武宣县金鸡乡的山岭上。所以在清明时节,郑献甫经常与家人一同前往祭扫,并写了许多有关清明时节的诗文。

  嘉庆六年(1801),郑献甫出生于象州县白石村。

郑氏祖墓碑

  嘉庆十四年(1809)的清明节,9岁的郑献甫随同父亲郑珊一起乘船沿江而下到其祖父祖母等人的墓地(今武宣县金鸡乡螺狮山,后改名金龙山)进行扫墓。当夜将船停泊靠岸在象州回面山(亦称白面山)的南山寺旁,月夜之时,郑献甫随父散步至山之岩口,一出家老和尚见状随口出对:“岩空留月宿”,郑献甫竟然应声而对上:“水阔放云行”。老和尚遂以手摩郑献甫的头顶,并说:“是儿将来或可为诗人。”后来果然是预言成真。

  道光五年(1825),25岁的郑献甫乡试中举人。随后在仲冬时赴北京准备参加会试。道光六年(1826),郑献甫参加春闱会试不中,在返乡的途中正值清明节,想起去年的此时他还在家乡扫墓祭祖,当即有感而写下《寒食》一诗:

  听莺诗客又携柑,插柳人家未浴蚕。

  自笑两年寒食节,一年河北一江南。

  道光十四年(1834)清明节,当时的天气是久雨不晴,身在家乡象州的郑献甫写下《清明久雨不霁》二首:

  (一)

  春花如春女,未开不知美。

  春雨知春愁,既作不肯止。

  涓滴留瓦背,泥掉妨屐齒。

  蓑衣箬笠翁,叱叱正如市。

  青山裹白雪,顷刻化为水。

  杨柱松楸间,隐隐见飞纸。

  方知晴亦佳,不信雨可喜。

  愿醉不愿醒,天公乃如是。

  (二)

  伊古不祭墓,言之始蔡邕,

  寒食兢上冢,行之有庞公。

  未能师古礼,且复师高风。

  无奈禁火节,天日无霁容。

  漏茨炊温薪,烟满柴门中。

  想见泉台人,棠犁闷幽宫。

  踏青难著脚,浮白聊开胸。

  高枕作春梦,旭日方升东。

  道光十五年(1835)三月,郑献甫三月会试成功。四月殿试,中第21名进士。六月到刑部任职,主事云南、江苏清史司。

  道光十六年(1836)八月,郑献甫因父病而告假归乡。道光十七年(1837)九月,其父郑珊病逝。道光十八年(1838)九月,其母亲张氏病逝,郑献甫以迭遭家难向朝廷呈请辞官获批。后应已升任湖北巡抚的伍实生之召而为成为伍的幕僚。

  道光二十一年(1841)正月,伍实生被革职回乡(南京),郑献甫与伍实生同船到九江后分别,后一路南下,在清明节之时抵达广州,写下《清明日舟次羊城 追念前游偶作》二首:

  (一)

  江南客买海南舟,仿佛从军恣远游。

  杨叶晚风惊冷节,犁花细雨到炎州。

  岭云浩荡频移棹,乡树模糊独倚楼。

  欲向越王台上望,干戈满地使人愁。

  (二)

  云山历历记吾曾,水阁萧萧结客登。

  鸥国芙蓉开舞榭,鸦鬟茉莉照华灯。

  年前鸿雪供回首,春半莺花付曲肱。

  烂煮芹羮倾桂醑,篷窗闲看日东升。

  随后郑献甫受请主讲于广西宜山德胜书院。道光二十五年(1845)清明时节,郑献甫回乡扫墓祭祖,他从白石村出发,到象州后乘船沿江下行前往先祖墓地,路上有感而写下了《清明道中有作》四首:

  (一)

  笠檐簑袂出城东,白树红亭落眼中。

  春色三分随去马,乡心一半付来鸿。

  野人门掩犁花月,客子装轻麦浪风。

  槐火石泉如旧耳,梦回得句忆髯翁。

  (二)

  九十春光正好怜,一双燕子掠輿前。

  纵横新水白浮地。高下数峰青插天。

  江成落花来戏鸭,城头牵线放飞鸢。

  频年好景孤寒食,独对东风转嘅然。

  (三)

  山驿危行山路斜,鸡声何处有人家。

  清明时节黄梅雨,昏暗村庄白芨花。

  谿涧云深低度马,陂池水涨远闻蛙。

  客愁相尉惟田父,土锉新烟唤煑茶。

  (四)

  短輿歇后小舟行,萍梗生涯任送迎。

  波浪不惊知白鹭,歗歌无赖是黄莺。

  窓前山色寻诗路,枕畔泉声作客情。

  遥望象台云起处,浅红深绿护春城。

  后来郑献甫主讲于桂林秀峰书院。咸丰五年(1855),他在家乡祭扫祖墓,并写下了《清明上冢》:

  松楸如画万山前,鸦鹊迎人夕照边。

  时俗久除寒食禁,风流犹想永和年。

  日中晴暖宜纨扇,烟裡飘繇见纸钱。

  昔是离乡今拜墓,手持麦饭转凄然。

  咸丰七年(1857)清明时节,为避太平军战乱,郑献甫从桂林举家到了广西昭平及平乐,因不能回家乡扫墓,因对家乡的思念他写下了《清明日忆家》:

  清明上塚原常事,飘荡离乡感岁华。

  泣露啼烟莺欲语,淡云微雨杏初花。

  年过半百仍为客,节值重三又忆家。

  麦饭纸钱何处寄?昭州西望夕阳斜。

  其后,郑献甫赴广东省诸地讲学。咸丰十年(1860),他应两广总督劳崇光之聘执教于广州越华书院。当年清明节时,60岁的郑献甫身在广州,思乡之情油然而生,写下了《庚申清明》一诗:

  倦人天气娱人昏,何处携壶望翠微?

  杨柳楼台珠箔捲,松楸坟墓纸钱飞。

  泥融有絮多黏屐,雨细如尘不染衣。

  忽忆故园寒食节,一盂麦饭未曾归。

  同治元年(1862) 清明时节,身在广州的郑献甫接到老家寄来的信件,当即有感而写下《清明后三日接家书感赋》四首:

  (一)

  清明寒食苦无聊,故里来书恨不悄。

  十载未归华表鹤,五更俄止墓门鸮。

  自占风水营高岸,谁向云山赋大招?

  松柏摧残培塿损,白杨愁杀雨萧萧。

  (二)

  沙路弯环草径斜,原田遥望恨无涯。

  空山守墓烦翁仲,圆石题名误赵嘉。

  天外寄愁人有后,地中行劫鬼无家。

  素棺黄壤依然否?冷落应啼日暮鸦。

  (三)

  蝦蟆陵远久伤春,蚂蚁坟开列惨神。

  空自摸金窥马鬣,几曾施玉比鱼鳞。

  禁山乐水思前事,蔗节瓜犀感外人。

  翁正销魂儿落魄,泪痕飘徧二分尘。

  (四)

  佳城郁郁草离离,修补闻仍傍习池。

  先德幸邀芝紫诰,小儒休唱麦青诗。

  上为给作慙刘阜,自咎生平学子仪。

  筮吉龟凶都莫问,棠梨长护水之湄。

  同治元年(1862)九月,郑献甫从广州返桂林定居。同治二年(1863)清明时节,时隔八年之久的他重新到达祖墓之地进行祭扫,感慨写下《清明上塚》二首:

  (一)

  春光方盎盎,寒食已匆匆。

  菖叶舒零雨,棠花偃疾风。

  孤村流水外,匹马乱山中。

  上塚全家具,襄阳忆德公。

  (二)

  不拜先人墓,如今已八年。

  酒香难入地,神定是生天。

  故物陈刍狗,新烟散纸钱。

  低佪那忍去,处处孤啼鹃。

  同治六年(1867)清明时节,郑献甫在家乡出行写下《清明日出游书所见》四首:

  (一)

  丛林开杂花,时闻暗花裛。

  微云散古塚,时见新鹰立。

  马行萝磴间,宿雨频洒笠。

  烧痕青欲浮,烟晕白如烟。

  何来叱牛声?农事知已急。

  幽居晀平楚,耳目不睱给。

  (二)

  灵爽升于天,骨肉归于土。

  既幽復即明,鬼亦不自主。

  掘塚罗金锹,易棺置瓦甒。

  埋¨先洗骨,?国无此苦。

  不图子孙行,乃与寇盗伍。

  发丘中郎将,何必怨魏武。

  (三)

  绿阴晨气腴,红涨春流腻。

  淡妆易浓抹,造化良有意。

  寒食兢上塚,处处纸灰弃。

  棠花鬼门低,杨叶鬼语细。

  炊烟起丛薄,往往乞人至。

  深松茂柏间,残盃时覆地。

  (四)

  春雨如染人,春风如贵客。

  滋桃注柳馀,顷刻皆变色。

  树老叶复青,人老发愈白。

  吹生嘘枯手,到此难着力。

  非关天事穷,正由人理极。

  老境抚韶华,存在堪歇息。

  同治七年(1868),受象州乡人之请,郑献甫出任象台书院主讲。清明时节,他继续去祖宗墓地祭扫,写下《清明扫墓作》二首:

  (一)

  野暗云头重,山明雨脚斜。

  人家馀柳叶,鬼塚落棠花。

  路侧惟通屐,桥横不礙槎。

  水田何漠漠,徐步听鸣蛙。

  (二)

  一盂携麦饭,几里人林丛。

  酒缩重泉下,烟生叠嶂中。

  关心油壁雨,扑面纸钱风。

  跨马前行者,谁偷有是翁?

  同治九年(1870)清明节,时年70岁的郑献甫连续写下《寒食戏作》二首、《清明上塚书所见》二首、《雨日上塚》二首:

  寒食戏作

  (一)

  寒食供寒具,从知不禁烟。

  江声喧郭外,帆影落樽前。

  练白云铺地,磁青雨过天。

  梨花发深树,耳目一番鲜。

  (二)

  忽觉鸟声众,因知春意深。

  寒轻盤膝坐,闷极里头吟。

  名重嫌登榜,风高懒入林。

  欣然一开卷,时见古人心。

  清明上塚书所见

  (一)

  纸钱飞处处,麦饭熟家家。

  东郭风初紧,西峰日未余。

  绿浮山寺树,红落墓门花。

  我亦扁舟去,低佪水一涯。

  (二)

  魄掩不择地,魂归当恋乡。

  草迷来处路,泥拨云年香。

  远水双凫雁,空山几马羊?

  九泉能识否?独立向苍茫。

  雨日上塚

  (一)

  漠漠黄梅雨,萧萧白杨风。

  人家上鬼塚,烟起荒山中。

  辟荔侵古路,棠梨溼幽宫。

  匹马何处来?扶伞行匆匆。

  (二)

  山径不闻莺,水田惟见鹭。

  细雨渍平芜,粲如草头露。

  未能洒竹笠,亦足溼芒屦。

  三两踏青人,共集墓门树。

  同治十年(1871)清明节,时年71岁的郑献甫在象州再次连续写下《清明上塚》二首及《寒食节偶拈》:

  清明上塚

  (一)

  溼雨敛高峰,初日耿古陌。

  既雨亦既晴,似为游春客。

  风凉马萧萧,水活禽拍拍。

  时见祭墓人,炊烟半空直。

  倾盃馀宿草,挂纸满丛柏。

  凿险更縋幽,一笑学山贼。

  (二)

  地净本无瘴,山深时有雾。

  初笼烟际村,渐冪村边树。

  踌躇策老马,微辩数尺路。

  俄看红日升,消散不知处。

  惟见平田水,浩荡数飞鹭。

  惜无工画人,泼墨写尺素。

  寒食节偶拈

  自笑多时伏故丘,每逢佳节亦行游。

  重檐大厦初归燕,疾雨横风不唤鸠。

  辇下盃盤唐进士,水边丝竹晋名流。

  繁华好景频回首,细认三生坐石修。

  同治十一年(1872)十月三十日,郑献甫病逝于桂林,享年72岁。

  以上这些,是郑献甫幼年时代起至暮年之时在清明这个特殊节气所留下的佳作,饱含了他对家乡浓浓的感情,不仅诗文精美,而且让人能得以充分了解清代时期的清明习俗,其天气风景农作等诸事亦跃然于纸上。可谓是清明时节难得的妙诗精文,让我们记住这位清代著名的岭南名儒!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