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郑献甫《舟经大藤峡感赋》赏析

2020年04月13日    来源:老年日报广西新闻    作者:吴孝斌    字号:[    ]     浏览次数:

  大藤峡位于广西武宣县至桂平市之间的黔江下游,是广西境内最大最长的峡谷,此峡山高峡险,峡中河道曲折,江流湍急,危岩奇突,滩险密布,暗礁四伏,乃古今兵家必争之地。

郑献甫画像

  历代的文人墨客为大藤峡留下了许多的诗文佳作,而清代岭南著名文人郑献甫(原名存贮,别字小谷)所写下的《舟经大藤峡感赋》一诗(见《补学轩诗集》卷一《鸦吟集一》),可谓是其中的精品之一,其全诗为:

  两山积铁森嵯峨,一水鸣玉喷滂沱。

  神灵故意作高峡,客舟下掷如奔梭。

  榜人手示游人目,仿佛此上曾探戈。

  峡树实无三尺柯,峡藤乃有千丈萝。

  猺僚横行不用栮,尽出伏涧宵凌波。

  军人震怒奋大斧,风雨忽斩生蛟鼍。

  王公韩公一笑去,妖血千古埋山阿。

  故垒荒营杳难近,蛋人木客时相过。

  我行其下正落日,野水飞落如群鹅。

  薜荔横纒怪石出,猨猱斜向崩崖摩。

  断藤峡改永通峡,夜来且听渔人歌。

  此诗是郑献甫在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所作,时年41岁。当年正月,湖北巡抚伍实生被革职返回南京之家,作为伍实生幕僚的郑献甫同船到九江分手而一路南下。到达广州后,他沿着珠江--西江流域坐船逆流而上,经苍梧、桂平之后而到达黔江下游的大藤峡流域。沿江看着大藤峡的奇险美景,熟读经史的郑献甫心有感慨,遂写下了此《舟经大藤峡感赋》。

  诗中“两山积铁森嵯峨,一水鸣玉喷滂沱。神灵故意作高峡,客舟下掷如奔梭。榜人手示游人目,仿佛此上曾探戈”等诸句描写了此处的山、水、舟、人的情景。山水一体,船在江中,人在船中,由静而动,栩栩如生,恍如一幅天然的山水画作,形象而又生动,读起来朗朗上口而又感到灵动十足。

  “峡树实无三尺柯,峡藤乃有千丈萝。猺僚横行不用栮,尽出伏涧宵凌波。军人震怒奋大斧,风雨忽斩生蛟鼍(龙之五子,名鼍螭)。王公韩公一笑去,妖血千古埋山阿(此处的应为)”及后面的“断藤峡改永通峡”等诸句,尽管作者因持朝廷之“正统”观念,将瑶民义军予以蔑称,但却是非常形象地描写了大藤峡在明代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篇章。

  “峡藤乃有千丈萝”所指的即为“大藤”(萝藤),因古时有峡有大藤如斗,横跨江面,昼沉夜浮,供人攀附渡江,“大藤峡”即因此而得名,今武宣县三里镇勒马村附近的“大藤山”、“大藤庙"亦因此而得名。

  大藤峡地区的“瑶民之乱”自明代洪武时期开始就不断发生,其中以侯大苟为首的规模最大,势力扩展到广东等省。“猺僚横行不用栮,尽出伏涧宵凌波”之句描写的是当时瑶民义军凭借”大藤”等天险与官军周旋、打“游击战”。

韩雍像

  “军人震怒奋大斧,风雨忽斩生蛟鼍”所指有是明成化元年(1465),右佥都御史韩雍、都督同知赵辅等率军16万前往镇压侯大苟所领导的瑶民义军。最后义军近7000人被杀,侯大苟被俘牺牲。韩雍命人砍断大藤,改大藤峡为断藤峡,在其地置武靖州,加强控制。并将大藤峡改名为“断藤峡”,并曾在今武宣县三里镇下江村委红石村沿江左岸勒石立碑为记。

  “断藤峡改永通峡”即为大藤峡的不断更名。所指的是到了明代正德年间,大藤峡地区又爆发起义,正德三年(1508年),左都御史陈金率军续征大藤峡。为了打通峡江,陈金想到了一条与韩雍截然相反的策略。经双方几经商讨,订立“约法三章"。条约规定:官船和商民船只过往大藤峡,瑶民必须“转相护送”,不得拦截;商民船只装载货物过峡,必须按照船只大小、货物多寡,向瑶民缴纳一定数量的食盐、瓦器,否则不得过峡。条约生效之后,官府和商贩的船只络绎经过大藤峡,如约向瑶民缴纳食盐及瓦器等生活日用品。由此,黔江大藤峡船只往来正常,出现了多年未有的繁忙景象。正德十二年(1517),陈金在认为自己的采取措施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成效,于是向明皇帝朱厚照请功,并请求皇帝赐名”永通峡”,朱厚照欣然同意。于是陈金便命令手下张佑等人将“敕赐永通峡”五个大字分别刻在武宣及桂平沿江两崖的峭壁之上以昭其功。并请当时广西的著名文人张澯写成《永通峡碑》一文,并勒石立碑为记。(详见拙作《大藤峡之文物记忆(二)勅赐永通峡石刻》)

  “王公韩公一笑去,妖血千古埋山阿(河)”,句中的“韩公”指的是韩雍,“王公”所指的却是大名鼎鼎的“圣人”王阳明。嘉靖六年(1527),朝廷下诏让王阳明以原官职兼左都御史,总督两广兼巡抚。十二月王阳明不费一兵一矢即平了思恩、田州之乱。嘉靖七年(1528年)二月,王守仁率湖广兵抵达南宁。当时大藤峡的瑶民义军听闻明军檄湖广土兵抵达广西之时,即心生警惕,并将家属生畜等置入深山之中潜匿。但后来又听闻卢苏、王受归降,王阳明进驻南宁,散遣诸兵布阵,于是防备逐惭松懈了下来。王阳明却是暗中用计发兵大藤峡,湖广兵皆偃旗卧鼓驰马抵达,与明军一同突进,四面夹击,瑶民义军大败,几乎全尽。(详见拙作《王阳明最后一役——奇袭大藤峡》)

王阳明像

  “我行其下正落日,野水飞落如群鹅。薜荔横纒怪石出,猨猱(泛指猿猴)斜向崩崖摩。断藤峡改永通峡,夜来且听渔人歌。”所描写的是郑献甫当时在傍晚的时刻经过大藤峡所看到的情景,与诗文的开头的诗句前后呼应。舟行过完大藤峡,到达武宣县城之时(县城附近的黔江右岸峭壁上有明代“敕赐永通峡”摩崖石刻),已是夜晚的时间了,其时正是“断藤峡改永通峡,夜来且听渔人歌”,诗情画意正在其中。

武宣明代"敕赐永通峡"摩崖石刻

  现在国家重点工程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正在实施,古老的大藤峡将发挥出更大的经济、社会、生态等综合效益。然而其悠久的历史文化也应该让世人记住,郑献甫的《舟经大藤峡感赋》的确是其中难得的精品之一!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