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论坛

社会创业赋能民族地区乡村振兴

——基于玛拉沁艾力养牛专业合作社的个案分析

2020年04月24日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孙岿    字号:[    ]     浏览次数:

  赋能是推动乡村振兴的重要内容。根据世界银行的定义,赋能是一个增加个体或群体的资产和能力的过程。我国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中,赋能是指农民利用财产权实现发展和增收的能力。2014年以来,我国农村“确权颁证”赋予农户土地、房屋等财产权利,目的是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框架下,通过赋予农村经济发展的微观经营主体农户财产权利,让其能够最大限度、最大程度地获得发展。本文以玛拉沁艾力养牛专业合作社为例,阐释了乡村社会创业是赋能的有效手段,能够帮助民族地区广大农牧民发现乡村价值、实现价值共创共享。

  乡村社会创业是赋能的有效手段

  研究表明,社会创业是解决乡村社会发展问题的有效手段,通过赋能方式能够帮助乡村地区消除贫困、减少人口流失、解决就业问题。赋能包含三个维度:一是通过社会动员为村民进行心理赋能,引导村民共同发现乡村价值;二是通过社会创新进行能力赋能和结构赋能,推动村民共同创造乡村价值;三是通过社会建设保障乡村价值共创共享。

  社会创业理论已被广泛应用于民族地区乡村,产生了一些典型案例,如玛拉沁艾力养牛专业合作社。该合作社位于内蒙古自治区扎鲁特旗巴彦塔拉苏木东萨拉嘎查,全村土地总面积11.4万亩,有234户1072人。2013年,全村村民以现金、耕地和牛入股,创建合作社。截至2018年底,合作社总资产达到6000万元,人均收入达1.58万元,77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全部脱贫。东萨拉嘎查如何从一个贫困村一跃成为远近闻名的明星村?玛拉沁艾力养牛专业合作社如何实现村内资源要素整合,让农牧民作出理性选择,并将选择变为行动和能力?

  以社会动员为村民进行心理赋能。玛拉沁艾力,蒙古语,意为牧民之家。2012年,面对草场超载严重、疫病防治困难、市场应对能力薄弱等问题,东萨拉嘎查党支部书记吴云波带领村两委,根据草场面积较大、农牧业相结合的特点,将现有土地资源、牲畜资源和人力资源整合起来分工协作,团结村民像一家人一样“抱团致富”,成立了玛拉沁艾力养牛专业合作社。当时,让牧户自愿以草场、牲畜和现金等入股合作社,是最大的难题。为此,一方面,创业者先用自家的钱创业,干成了再让老百姓入股分享收益;另一方面,村里的党员干部、合作社理事耐心地开展社会动员,赢得了村民的信任,90%以上的牧户都参加了合作社。

  以社会创新进行结构赋能和能力赋能。社会创新一般表现为开发全新的产品和服务、建立新的组织模式、开展新的实践。概言之,结构赋能就是资源变资产、农民变股东、股东变工人的“三变”制度设计。

  资源变资产。玛拉沁艾力养牛专业合作社发行3种类型的股份:A股为原始股,其中土地入股为520元/亩、牛入股平均7500元/头;B股为项目资金分摊到全村每个成员,2016年到2017年,合作社将90万元扶贫专项资金分摊给建档立卡贫困户,每户以2头牛入股合作社,合作社每年扣除饲养费用给每户分2头牛犊;C股为增发股,限期3年,最低红利15%。通过资源变资产,合作社构建起现代牧业产业体系,即养牛专业合作社、草饲料供应基地、牛肉食品有限公司、旅游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四大基地,每个基地都有农牧民的股份,现在原始入股的1头牛已增至8头。

  农民变股东。合作社建立了组织机构和规章制度,股民成员大会下设股民代表大会、监事会、理事会,其中,理事会下设理事长、总经理,分别管理相关事务和生产基地。建立定期例会制度,在议事、决策中坚持民主、公开、透明。“联股联心”,牧民基于对自有资产收益的关注,从参与者变为乡村建设的积极维护者。

  股东变工人。合作社通过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吸纳股东再就业。合作社开办的食品加工厂、牛肉直销店和旅游餐饮公司,直接吸纳了68人就业,其中有12名大学毕业生。合作社采取松散合作方式,为牧民提供饲料和技术,牧民养的牛达到质量标准后,由合作社统一收购。同时,建立农牧民培训机制,培养一支高素质农牧民队伍,形成了“办一个合作社、带动一个产业、兴一方经济、富一方百姓”的发展格局。

  以社会建设保障乡村价值共创共享。合作社把追求社会价值、生态价值和经济价值贯穿于整个发展过程。

  创建养牛品牌。把打造绿色生态品牌作为乡村“造血”的根本路径。坚持“有多少牛,做多大市场”,每年只出栏3000头牛,保证分割的牛肉以每斤30元至40元的品牌价格销售。采用先进生产工艺,加工牛肉干、奶豆腐、奶皮子等9个系列产品,在浙江宁波、山东烟台等地开设牛肉直销店。

  以品牌建设带动创业。采取“党支部+合作社+基地+农户”模式,让周边村牧民共享“玛拉沁艾力”品牌,吸纳更多牧户参与乡村创业。

  保护农牧民的股份利益。合作社保证牧民股份占绝大多数,而不是盲目接受社会投资,把合作社建设成工商资本的企业,发挥好工商资本的作用。

  坚持生态宜居理念。合作社引导村民从生产、加工、运输、销售、消费各个环节中获得利润,实现了从粗放饲养向科学饲养的产业结构转型。

  重视社会效益,为乡村振兴夯实物质基础。合作社资助村里举办那达慕、祭敖包、赛马等活动,组织开展党建、孝老爱亲等活动,促进邻里和睦、民族团结。

  实践证明,社会创业能够有效满足农牧民的需求,通过心理赋能、结构赋能和能力赋能来帮助村民发现乡村价值、实现价值共创和共享,进而推动农牧民生产生活方式变革、乡村基层治理机制创新。

  民族地区发展乡村社会创业的配套性政策

  重视培育和发展乡村社会创业者。调查发现,民族地区乡村并不缺少能人和合作社,而是缺少带领村民共同致富的新主体和社会企业家。不同于商业创业者关注于价值占有,社会创业者关注的是价值创造,具有明确的社会使命感,最终目标是解决乡村社会问题、满足农牧民需要。例如,吴云波和11位理事创建合作社,为的是实现全村“抱团致富”目标,其社会使命赢得了农牧民的信任。社会创业者如果违背社会使命与承诺,就会失去利益相关者的支持。所以,首先要重视培育乡村社会企业家群体,将乡村产业带头人、能人、返乡大学生、职业经理纳入社会企业家群体培育计划,充分利用国家农村教育培训机构平台,有目的、有计划、系统性地培育社会企业家群体,使他们成为乡村发展的带头人。

  培育具有社会创业属性的农民合作社。农民合作社是一种典型的社会企业,也是民族地区亟待发展的本土化社会企业。调查发现,民族地区乡村农民合作社数量迅速增长,但是质量有待提升。玛拉沁艾力养牛专业合作社的经验表明,依托村党支部开展的社会创业,能够更好发挥村两委在双层经营制度中“统”的优势,助推“三权促三变”的股份制改革进程,确保赋能目标的实现。主要表现在:以股份制方式让村民参与到生产、分配环节中来,形成共同开发机会的能力;建立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和社会服务体系,激发村民干事创业的积极性;承接国家项目、外部投资,将外部资源有效嵌入乡村发展体系中,较好地平衡外来援助与内生发展关系。因此,要以社会创业的标准,即以商业经济为手段、以科学治理为结构、以社会效益为目的,来指导培育农民合作社。要选出优秀的合作社作为扶持对象,为其提供低息贷款等优惠政策,使其成为带领农牧民共同创业的社会企业。

  提高农村基层党组织的治理水平和治理能力。赋能的目的在于实现农民的主体利益,评价的基本标准是农民利益是否得到有效保障,农民幸福指数是否提升。许多乡村都采用股份合作社模式,但股份合作社不只是一场单纯的经济制度改革,更重要的是实现农牧民生产生活方式变革和农村基层治理机制创新。玛拉沁艾力养牛专业合作社采取村两委主导的村社综合合作社模式,将社会创业的经济优势与基层党支部的组织制度优势有机结合起来,使合作社成为加强基层治理和促进新集体经济发展的有力抓手。主要体现在:秉持“携手、合作、共赢”的经营理念,以技术共享、市场共享、品牌共享的包容性发展机制,保证农牧民的参与权、决策权、监督权和受益权;以乡土文化重建、敬老扶贫、乡村善治、生态保护等公共服务,提升村民的幸福感;以基层党组织建设和社会影响力评价机制,保持村民的持续获得感。可以说,以发展乡村社会创业为抓手,提升基层党组织的治理水平和治理能力,拓展村两委的经济功能、社会功能、文化功能、生态功能,建设由村两委主导的综合合作社,是乡村新集体经济道路的一种有益探索。

  【作者单位:大连民族大学。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乡村振兴中少数民族农牧民主体地位的实现路径与保障机制研究”(项目号19BMZ136)的阶段性成果。】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