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一直与河流热恋的拓夫

读《流水笺》有感

2020年05月03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作者:唐芳(壮族)    字号:[    ]     浏览次数:

  我一直以为

  诗是写给灵魂相通的人看

  她高冷惊艳

  还有一种距离的凄婉

  2016年的拓夫

  心里眼里脑海里

  满满都是美丽的诗眼

  追随《流水笺》上的时光

  那开在三月的红杜鹃

  每一朵花瓣都盛满爱的誓言

  于是我找到通向灵魂的甬道

  他说“我认定湖边的这棵朱槿

  爱上了对岸的玉兰”

  因为“经过玉兰的时候

  我闻到她身上的香”

  歙歙鼻翼一如兰花的芬芳

  于是,他把所有关于世界的爱和记述

  都写在流水之上

  他还说

  阳光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又什么时候走

  “我要在它坐过的地方

  看《新闻联播》”

  犹如午后的阳光

  正暖暖地洒照在你身上

  不经意时光就这样悄悄地流淌

  于是,他又把所有关于世界的爱和记述

  都写在流水之上

  再后来,他“买回一大筐老旧残破的叶子”

  用悠悠的河水煮着悠悠的岁月

  也足够他清高几年

  似乎你也能闻到陈年的烟火

  他以为,“那些星星只比路灯略高一点

  它们照亮的是故乡和远方”

  他想接住天上的每一滴雨水

  用半生的日子来端祥

  却发现它已经变成人间的模样

  一直与河流热恋的拓夫

  只憾长长的日子不如诗

  于是,再把所有关于世界的爱和记述

  都写在流水之上

  拓夫就这样

  在过去的那些年

  走过的每一个脚印

  都留下一个美好的文字

  然后串成一首首隽永的诗文

  送给你我

编辑:蒙树起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