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乡愁食单

――读吴伟峰《桂之味》有感

2020年05月06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作者:唐 芳(壮族)    字号:[    ]     浏览次数:

  假日的早上,驱车来到南宁市济南路,为一碗北泉姐老友粉。这个曾经获得2018年度南宁首届“最具人气老友粉”网络评选大赛冠军的北泉姐老友粉,热腾腾地端到我面前。这一大碗内容真丰富,猪身上的、身体里面的大约五六种生料,经过北泉姐的爆炒、滤油、水煮等十几道工序,到我嘴里呈现出来的就是鲜甜、生脆,人间味道淋漓尽致,耳朵动了起来,满口生香,一切恰到好处。遗憾的是,这一碗能代表南宁老友粉最高境界的米粉竟然未能入选吴馆长最新力作《桂之味》。

  《桂之味》,顾名思义就是讲广西美食。美食,一般来说分出好多种的叫法,宴席上硬菜,大排档家常菜,巷子里小吃,都可以称之为美食。其实,所谓美食,好吃才是硬道理,自己最喜欢吃的才是真正的美食。吴馆长说,广西美食历史悠久、内涵丰富、博大精深、无与伦比。传承至今,底蕴深厚,展示着多姿多彩、风情万种的广西特色。品味美食是一件非常富有文化内涵的事情,你所热爱的就是你的生活。

  吴馆长就是广西博物馆吴伟峰先生,文化部优秀专家,广西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现任广西博物馆党委书记、研究馆员。他在研究铜鼓、壮锦、博物馆学、文化创意、茶马古道、海上丝绸之路都有所建树,并致力于推动广西文化的弘扬与传承,对于广西各地方风土民情、饮食文化同样怀有浓厚的研究和探寻兴趣。于是,在繁重工作之余,在众多著作之外,便有了从每天早上米粉开始到民间珍馐羊包肝来龙去脉这本珍贵的小书,献给同样热爱广西美食的我们。

  这本说是小书其实并不小,它是广西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文丛中的一朵奇葩。它小中见大,有历史,有文化,有特色,有意蕴。它所提到人间美味,就是你每天想去吃的,每天能看到的,每天能吃到的东西。每一座城市都有一种专属自己的味道,比如米粉、比如玉林牛巴、宾阳白切、横县鱼生以及我们心心念念的高峰柠檬鸭……林林总总,这些美食成为这本书的灵魂,成为可以担当乡愁的食单,每天都活色生香出现在我们的日常之中。

  这本书还有一种非同寻常的吸引力,就是吴馆长风趣幽默的语言和享用美食之后那份意犹未尽的感念。有同样经历的人会会心一笑,“儿时在教室里,偶尔会飘荡一股奇怪的气味,肯定是哪个小子在放红薯屁。”谁说不是呢,读到这些切身体会的文字心情十分愉悦。至于说他最拿手的白切鸡时,以为他会有什么祖传秘方,谁知话锋一转,竟然是“这要凭经验,多实践几次就成师傅了。”总之,他总能品味出与众不同的感觉,再像老朋友一样娓娓道来寻常百姓家不寻常的食物,充满人间烟火气。这些有温度有力度有张度的大白话,才是我真正喜欢上这本书的原因。

  他写的每一种美食都融入他深深的情和爱,这种情爱已经远远超出食物本身,而是对食物的敬畏。广西独一无二的环江明伦香猪,那不仅仅是一只香猪,是社会进步的产物。环江香猪的外形特点是体格短小,全身被毛黑色,嘴比较长。“它们的母亲看上去有点像野猪。据说是近亲繁殖造成,但它们看上去并不傻,一个个蛮精灵的,眼睛也炯炯有神,跑得还挺快的。”这种号称自带香味的小猪,已经不是单纯的牲畜,而是一种食物链的演变,一种被人类驯服并为人类奉献性命的物种在悄悄地发生改变。平乐十八酿,在他笔下也不完全是一种菜品,而是代表平乐人的品性,蕴含平乐人独特的气质和情怀。就像一首优美歌曲充盈在心灵,有着闲适和悠远的情致,是人们热爱生活的体现,是对生活的美好向往以及幸福生活的态度。

  他写柳州螺蛳粉,有一种荡气回肠的气概。“螺蛳全家福的主食材有六样,乍一听还以为是几种螺蛳凑在一起,其实不是,是螺蛳、鸭脚、猪脚、鸡脚、鹌鹑蛋、豆腐条六种食材合在一起。那一只只被炸成金黄色、皮松里嫩入口即化的猪蹄、鸡脚和鸭脚,空气中浓郁的螺蛳香,以及五菱车混合在一起的独特味道。”试想,这样的一碗螺蛳粉,有谁还能熬得过这份考验,只能甘拜下风,收了它吧。螺蛳粉这几年在市场上突然蹿红,已经发展成产业化,成为柳州的名小吃,与桂林米粉、南宁老友粉并称广西三大米粉。

  他会告诉你,宾阳人爱吃白切,用狗的网油包着狗肝、狗肠吃,滋味鲜美。“在随处可见的排档中,是最好卖的,去晚了就买不到。”最有趣的,是他与专家们在广西龙胜考察文物时,得到当地少数民族兄弟热情款待之后的憨态可掬:“那是和龙脊的荃娜还有几位朋友一起吃饭,龙脊水酒甚为香甜,又有大方壮族姑娘作陪,大家不免大吃大喝起来,结果有人用笔当成钥匙开门,有人一宿用相机对着窗外的黑夜猛照。”还有,他十几年前去苗寨,进村之前看到几个苗族姑娘,就跟她们打招呼。那晚按当地习俗,他和苗族姑娘挨个喝交杯酒。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过来,到中午才能走路。最令人忍俊不禁的是,“对往事的回忆只停留在和苗妹打招呼阶段”,那份真诚,令人捧腹。

  他对朋友的情谊又是那样至真至诚,他甚至这样调侃他的好朋友“我的一个好朋友喝酒只认茅台,每次喝茅台,都是一样的程式,郑重其事地打开,正儿八经地咂摸好一阵,开始怀疑真伪,又分辨不清,等吃完饭,还没搞清酒的事”。说实在,我们谁没有个把这样的“好朋友”呢,或许哪天我们喝高了也同样成为他人眼里这样的“好朋友”,装模作样,虚荣又可爱。一个饭局上,总要有一些这样的“好朋友”,这餐饭才吃得有滋有味。这个时候,美食已经不仅仅指食物本身,还要注入丰富多彩的内容,才让我们的记忆里有了更丰富多彩的回忆。

  吴馆长还有一份家国情怀,说吃米粉就会想起灵渠,想起岭南故事,那叫一份悠远。这是指著名的桂林米粉。转而又说,平心而论,如果米粉能与秦始皇联系上,最接近的,应该是生榨米粉。这是指我家乡的生榨米粉。他认为最地道的生榨米粉是武鸣的府城和邕宁的蒲庙,所用米粉均现榨现做,生榨米粉有一种与众不同的馊味,磨好的米浆起码发酵一两天才开锅使用,便有与众不同的微馊味道。“这是由于加工米粉过程中产生的一种能助食物消化的酵母菌的作用而自然形成,是米粉本身的味道,吃生榨粉就要吃这种馊味,那才正宗。”偏偏就是这种与众不同的馊味,成为我远离家乡之外最为想念的食物,最为想念的人间至味,它甚至可以替代任何一种天物让我奉若神明,生怕辜负了它。米粉能担当起一种升华到乡情和亲情的味道,于是,它理所当然成为我的头牌乡愁。

  而让他念念不忘的家乡美食,却是从小就爱吃的都安玉米。“做得好的玉米粥,凉透了以后,倒到另外一个碗里,一点也不松垮,会像半个月亮一样润滑,散发晶莹的光芒。烤玉米是最好吃的,刚收获的玉米棒散发着原野的清香,在炭火上烤需要耐心,要确保不烤糊。烤熟的玉米趁着热一粒粒细嚼慢咽,永远都是最好吃的。”试想,没有吃过玉米粥和烤玉米的人,他如何能感受到这种细微的情怀,这份情怀就是家乡情结。吴馆长,作为一位长期从事研究工作的专家和文化名家,他对广西美食的研究同样是精益求精,他说的话是可信的,我感同身受。

  记得当年我家小妞在沪上求学,刚刚去学校的第一学期,每次给她打电话她都说妈妈你不要提米粉啊,我都快想疯了,口水流出来了。那不过是一个18岁的小姑娘,意识里还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家乡情结,还不知道什么叫乡愁的时候,就是这一碗米粉,从小就慢慢浸入到她的血液里,长在她的骨肉里,不知不觉就成为新新人类的新时代乡愁。后来我也是离家到沪上工作,每次回家飞机常常晚点,但落地后无论多晚我都无一例外地先去吃碗老友粉或者太师烧鸭粉,这是惯例,雷打不动。接机人无法理解这一碗平常不过的米粉怎么有那么大的魔力,值得我千里迢迢回家却过家门不入,他也无法理解一个已经把乡愁与米粉联结在一起的美食爱好者,基因里那份对米粉的渴望。

  美食概念因人而异,美食感受更是见仁见智,可谓众口难调,我们需要的是有认同感的美食。广西人最认食物的鲜甜,这已经成为深入到骨子里的观念,一种执着的追求。享受美食不仅仅是目的,也是过程。《桂之味》与其说是讲广西美食,不如说是讲广西味道,品味广西才是吴馆长的初衷。广西是少数民族地区,少数民族人口众多,本来就有浓郁的民族地方特色。这也造就了各个民族不同的饮食习惯,形成不同的饮食文化。广西山清水秀,空气水质十分良好,食材丰富,品质优良,这也是广西独有的优势。吴馆长在本书里写了119篇,列举了超过120种广西独特风味的美食,尚有众多的美食没有列入其中,留待以后的著作里呈现。

  值得商榷的是,在《灵马鲇鱼》一文中,吴馆长写道“辨别野生鲇鱼的方法——野生的土鲇鱼嘴巴下有两条胡须,而养殖的杂交良种鲇鱼是四条或八条须的;深黄黑色的是野生,浅黄绿色的是养殖。因养殖的鲇鱼为争饲料常浮到水面,见阳光多些就不很黑。”如果说,著名的东西都有传说,每一道美食都有一个动人故事,那么灵马鲇鱼这道美食的现代爱情故事也是耐人寻味,它给我的记忆难以磨灭。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灵马鲇鱼这道名菜在发源地达到鼎盛时期,我恰恰在这个时段能享受到最正宗的美味,我想我应该有发言权。

  客观地讲,我无法去辨别鲇鱼野生与养殖的区别,也不完全苟同吴馆长所写的重口味本土美食,更无法体验长相奇特但据说味道更为鲜美的动物胴体,但我对吴馆长的说法深信不疑。何况,好东西一般都藏在比较深的巷子里,时间成本大。这些,并不影响这本书成为我旅途中的必备读品,它也终将成为我探寻广西美食的图鉴,我将按图索骥,有生之年尝遍这些人间美味。

  被吴馆长一句话戳中了心窝,他说,“久居在外,思乡的广西人最听不得‘米粉’这两个字,那不但是口水,眼泪都要流出来。”这话说得恰如其分。米粉是广西美食的灵魂,这种灵魂无处不在。特别是走得很远很累的时候,想到有家乡美食的召唤和亲人的等待,回家的路便不再漫长。

(作者简介;唐芳,女,壮族,广西作家协会会员)

编辑:蒙树起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