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一碟蚂蚱会文友

2020年05月19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作者:达汉吉    字号:[    ]     浏览次数:

  人喜欢聚在一起,品尝佳肴,探讨人生。而我向往苗山,总想着私奔到苗寨,向苗族姑娘讨碗油茶,在星宇下听着寨老演唱那些古老的苗歌。

  庚子年农历四月廿四日晚,我像做梦一样,到融水作一次开心之旅。

  起因很简单。早上的时候,在我和融水发改局副局长郑山凤去良寨、拱洞、大年检查易地扶贫项目之前,我给苗族作家杜遵发了一条短信:家里有去年的稻田蚂蚱吗?如果有,炒上一碟,约几位作家,找个安静之处,一起喝杯啤酒,倾诉心中思念。

  晚上回来,正在洗澡,短信来了:领导,5月16日晚,地点老电影院斜对面的哈蕾餐馆,仅有一碟蚂蚱,时间5:30。其他人员已通知,想见就快点来。文友相见,贵在真诚;一碟山货,珍藏一年,专门等您,晚到木有,不能怪我。杜遵。

  我立即穿上运动服,跑到大街上等车。见有一辆三马仔,立即跳上,迎着风雨,狂奔到哈蕾。

  苗族作家石霜、杜遵,自治县党校副教授、硕士曾钰华,侗族学者石青,三小校长何京京,已先期达到,正在品尝那碟蚂蚱。我顾不上许多,先抢过来放一把在碗里,用筷子盖上。众人皆笑,我装着看不见,放下一颗心,到卫生间洗手。

  回到桌上,和着冰啤,先把那碗蚂蚱吃完,才问杜遵:“你通知了苗族作家韦晓明?”

  杜遵点头:“通知了,他现在北京改稿,有新作将要发表。”

  我又问:“晓明到融水,爱吃苗餐吗?”

  杜遵摇头:“晓明只吃贝江鱼送饭,有时喝两杯,饮食方面没有特别的嗜好!”

  我想了想,对他说:“难怪,这样一位著名的苗族作家,作品除了浓郁的学术观点和厚重的文化思考,却鲜有苗山佳肴味道。”

  曾老师用异样的眼神、闪着智慧的光芒盯着我看,问道:“汉吉老师,作品还讲究民族味道?”

  我端起杯子,走过去敬她:“曾老师,我写过梁彬、蒙玉祝、石春荣等作家的作品评论,他们的作品,都有浓郁的苗山风情;近期,我又写了晓明的作品评论,找了半天,没有太多的苗味,却有深度的历史感和厚重的学术味,他喜欢思考,喜欢讨论,却不喜欢品尝。”

  喝完酒,我又说:“曾老师,您的长辈们也爱写作,他们的作品,特别是他们的诗作,都有生动的地域特点,丰富的人文情怀,和浓郁的民族风情。”

  “那您怎样看待石霜的作品?”苗族作家石霜站起来向我敬酒。

  石霜肤色洁白,脸色庄重,更像是一位学者,她的眼睛可以穿透任何一个男人最坚强的心。但我趁着酒胆,还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石霜作品,乡土气息浓郁,民族情怀厚重,故事情节感人,作品立意高远。唯一不足在于设计不够精巧,大起大落、紧扣人心的手法还不够。就像是炒菜,她更多的是讲究食品安全,而不注重色泽和品味,煮狗肉不放兰香,炖猪脚不放八角,您说,像这样的佳肴,够味吗?”

  石霜终于笑了起来:“汉吉,我就是等您这句话,虽然用炒菜来比喻,却让我忽然明白了写作的道理,以及自己作品的不足之处。真是别有匠心发,谢谢有您,让我寂寞的写作生活充满了幸福的阳光。”

  这时,坐在一旁的侗族学者石青发话了:“在广西著名作家中,鬼子、东西、黄佩华算得上是八桂文坛的代表人物。他们的作品,不仅注重民族特点和民族精神的挖掘,更突出地域特色和时代特色的宣传,所以,要了解广西,读懂广西,必须走进他们作品的深处。已故苗族作家梁彬的作品《老母鲤的故事》,讲是的一条稻田母鲤的不幸遭遇和全新命运,作家借助一条母鲤,从侧面反映苗山农业发展的艰辛与不幸,歌颂改革开放政策的优越与光明。所以,苗族作家的作品,一定要生动描述苗族人民的现实生活,真实反映苗族人民的愿望和追求,让读者带着眼泪阅读,带着情感阅读,带着希望阅读……看到金子,看到大爱,看了苗山美好的前程。”

  见石青讲得深刻、热烈,何校长也坐不住了。只见他端起酒杯,走过来给杜遵敬酒:“杜校长,我没想到,您喜欢写作,而且已经成为较有影响的作家了,可贺可喜。我想利用这个机会,跟您讲我的一点想法。当年,为了写好《苗家儿女》这部巨著,周民震先后11次深入苗山,在雨卜村里,与苗族群众三同,最终写出反映解放初期苗山新农村建设与发展的代表作,他的作品,苗族人民认可并且喜爱,读者喜爱并且高度评价。从这里我们看到,苗族作家的作品,一定要深入生活,熟悉情况,用苗族人民的语言讲好苗山的故事,用苗族人民的情感讲述时代的精神,真正使作品成为反映人民的心声、歌颂苗山的成就、引导人民建设美好生活的好作品。”

  大家忙着敬酒,回到座位时,那碟特产已经光盘。我对杜遵说:“请作家吃饭,就一碟蚂蚱,接下来还有灵感吗?”

  杜遵笑了:“好吧,进入第二阶段,服务员,赶紧上牛憋!”

  啊,苗家的牛憋,我最喜爱的苗家特色佳肴,终于等来了!

  几位文友,吃着地道的苗家菜,一直聊到鸡叫时分。

编辑:mzb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