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一个值得广西诗歌记住的名字:“岜莱诗会”

2020年06月05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作者:陈代云    字号:[    ]     浏览次数:

  少数民族地区的诗歌总有一种命名的冲动,以显示特有的美学意蕴和文化特征。如果说“少数民族诗歌”这一概念本身就是他者的眼光,那么“百越境界”则是广西诗歌的自我追求。“岜莱”是壮话,意思是“花山”,岜莱和花山虽然意思一样,但岜莱的辨识度显然要高得多,在文学界,花山一直被视为骆越文化之元,所以,《广西民族报》“岜莱诗会”栏目一开始就显示出主动的姿态,体现了栏目及其主持人赓续地域和民族传统,展现本土诗歌气质的抱负,体现了少数民族作家和知识分子的责任与理想。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人们逐渐进入到一个商业社会,生活在变化,诗歌也在变化。全球化潮流和大众传播方式的改变让大多数诗人都感觉到写作资源、诗歌技艺已经进入全民共享时代,似乎所有的写作者终于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但实际上,每一片土地都有自己的历史和文化,都承载着世代相传的道德理想、价值观念、文化立场,在现实的文化冲突中,这些差异会深刻地影响诗人内心。意识到这一点,可能会让我们的写作变得更有意义。

  我曾在数篇论文里讨论过没有文字系统的广西少数民族作家的写作境遇,深知建立一种具有美学意义的本土写作的艰难,每一代广西诗人都面临着自己的写作语境,都有自己的文学责任。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有被称为少数民族诗人的苗延秀、韦其麟、包玉堂、黄青、莎红、侬易天、黄勇刹、农冠品、柯炽等;在八十年代,有追求地域性写作的杨克、林白薇、黄神彪、黄承基、黄堃、冯艺、梁肇佐、蒙飞等,也有探索现代性的黄琼柳、张丽萍、邱灼明、顾文、蓝焱、红波、魏雨、史晓京等。还可以列举更多的方向、更长的名单,似乎多样性才是诗歌写作的应有之义,所以我们很难分清哪一种写作代表了广西诗歌未来的方向,或者说,在广西诗歌这棵大树上,每一根健壮的枝丫都朝向太阳,都是生长的方向。但在我看来,“岜莱诗会”这个栏目是具有警醒作用的,它提醒每一位诗人,不要因为奔向太阳而忘记扎根热土。

  是一个很有“野心”的栏目,一年来,不仅贡献了许多优秀之作,而且精心策划,力求把握广西诗歌整体发展的脉搏。比如2019年8月,“岜莱诗会”展示了自行车、麻雀和漆三个民间诗歌团体的写作状况,9月又推出了相思湖、南楼丹霞、独秀三个校园诗群。这六个诗歌团体在中国诗坛都比较活跃,显示了广西诗歌创作的一个侧面。但熟悉广西诗歌历史的读者会发现,因篇幅所限,广西民刊和校园诗群都有遗珠之憾。扬子鳄诗刊曾是广西民间诗刊的标志和里程碑,围绕着凹地也产生了一批优秀的诗人;校园诗群中,天南湖是一个应该重视的诗歌群体,南宁师大和北部湾大学等多所高校都有活跃的诗人群体。如果能够利用连续几期来梳理广西诗歌的某一方向,相信“岜莱诗会”呈现的写作意义和史料价值会更大。

  在反映时代精神方面,“岜莱诗会”也有敏感的触角,应时而动,一年来先后组织过时代楷模黄文秀主题、建国70周年主题、抗疫主题、“三月三”主题等,号召广西诗人将创作的激情投入时代的洪流中。这些诗歌情绪饱满、真诚激越、感染力强,吹响了时代号角,是另一种动听的声音,展现了文学与时代、与生活的密切关系。

  和全国其他省市相比,广西诗歌的平台并不多,但对于凝聚本土诗歌力量却作用巨大。《广西文学》开设的“诗坛桂军”和“诗歌双年展”抵近了广西诗歌创作的最高水平,《南国诗报》虽然存续时间不长,但它是广西唯一的官方诗歌刊物。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民间刊物开始成为诗人活动的空间和成长的平台,同人刊物如《自行车》,地域刊物如《漆》《麻雀》,开放刊物如《扬子鳄》,在全国都有较大的声名,广西诗坛的中坚力量大多和民间诗刊有紧密的联系,或是民刊的主持人,或是民刊的参与者。定期出版的校园刊物如《相思湖诗群》《天南湖》诗刊、《南楼丹霞》等都吸引了一批年轻的作者,他们中的佼佼者已经登上诗坛,成为广西诗歌的重要力量。

  “岜莱诗会”这个诗歌平台与上述刊物都不同,我想,这正是它独特的价值之所在。如果用一个不尽恰如其分的词语来描述它所选发的诗人,那就是“一网打尽”,他的作者群既有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就登上文坛的黄琼柳、黄神彪、石才夫、牙韩彰、黄鹏、丘文桥、陈宁、杨辉、李宗文等人,也有在诗歌界享有盛名的刘频、非亚、盘妙彬、刘春、庞白、谢夷珊、费城、陆辉艳、黄土路、朱山坡等人,还有近年来声名鹊起的大朵、荣斌、琬琦、大雁、蓝敏妮、吕小春秋、安乔子、卢鑫婕、韦汉权……没有必要将每一位诗人的名字都列出来,但“岜莱诗会”开放的视野依然显示出栏目主持人把握广西诗歌整体面貌的“宏大”愿望。从作者群和栏目策划来看,“岜莱诗会”无疑具有“诗歌史”的眼光与价值。

  人们对报纸的态度向来是随读随丢,而报纸副刊又被称为“报屁股”,似乎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但《广西民族报》副刊策划的却是一个具有学术意义的栏目,真是让人意外又惊喜。一年来,“岜莱诗会”所做的努力和成果都有目共睹,我相信假以时日,这个栏目对广西诗歌的重要性会越来越明显。正因为有了“岜莱诗会”,《广西民族报》因此有了收藏的价值,有了为文学史提供第一手资料的底气。

  作为一个长期关注广西诗歌的人,我祝愿这个栏目越办越好,也希望广西诗歌牢牢地记住这个名字:“岜莱诗会”。

  (作者简介:陈代云,诗人,诗评人,现为河池学院教授、文学与传媒学院副院长。)

编辑:韦亦玮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