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剪纸绘本里的八桂情味与花山史诗

——记《黑龙洞》《灯笼山》创作剪影

2020年07月09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作者:廖子睿    字号:[    ]     浏览次数:

桂娃故事之花山岩画传说系列绘本《灯笼山》。

桂娃故事之花山岩画传说系列绘本《黑龙洞》

  民族史诗里很多精巧的展现,既是民族的,更是世界的。花山岩画在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一刻,骆越人千年的历史故事在文图及器物的挖掘、展示和分享中被一一打开,一个个穿越了千年的传说跃然于纸上、画里和屏幕中--更是融入了在地人新时代的血液和传承里。广西地处中国的西南边陲,历史上曾是山海云涌的地方,在千百年的历史变迁中形成了自己独有的文化,一种以壮族风情为主融合了多种民族元素的桂系特有的风采,于是在新时代的文脉寻踪里面,桂娃的形象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成为广西民族特色中给人们讲述在地传说和故事最好的链接……

  这种链接呈现在桂娃故事之花山岩画传说系列绘本《黑龙洞》和《灯笼山》上,未来还会有该系列的其他著作会相继出版。民族史诗与非遗融合,这不但是种艺术的表达,更是民族风貌的传承。这两本书的作者--出生于广西梧州的作家吴烜老师,同样是出生在广西兴业作为剪纸技艺传承人的钟昀睿老师,一位把桂娃与花山岩画的巧妙结合抒写成了故事里爱憎分明,正义勇敢的桂娃和红色小人等;一位把故事中栩栩如生的形象剪贴出来跃然在纸上。她们努力地把广西在地文化和花山岩画这个惊艳世界的传奇,与民族特色的灿烂以多元丰富的形式展现了出来,这种坚守和传承正如书中倾入人心的故事和剪纸技艺一样绵长隽永,精粹悠远。

  民族的文化是深刻和充满特质的,而《黑龙洞》和《灯笼山》这两本绘本却采用儿童能够洞悉和理解的方式,深入浅出地来讲述了一个更加具象、贴切和富有想象力,却又是虚实之间能够相宜得彰的故事。故事里不但让桂娃这样一个形象立体化,更让花山岩画这样具有八桂情味和史诗的艺术巧妙地融入其中,让更多的读者得以亲近和了解,这种精巧地表达不论是以文字还是以剪纸地方式来呈现都是值得赞许的。因为文化传播向来不易,要把具有深厚历史价值和特质的民族文化讲述和展现得生动有趣,易于表达又不失原味和庄重更是需要竭尽全力进行创作才能获得优良的成果。

  绘本创作向来需要“精骛八极,心游万仞。”这是陆机在其著作《文赋》中所叙述的,而且越是民族的越不易抒写和表达,因为是史诗更需要有“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端……”的气质。花山岩画太有情味,太在地和太八桂了,这样的绘本不但是抒写给孩子的,也是抒写民族和彰显地域特质的,一旦下笔粗浅必然会被贻笑大方。作家吴烜老师和剪纸技艺传承人钟昀睿老师在两本书的创作上不但做到了深入浅出,升华情味还保留了民族特质,然故事里面的桂娃、花山岩画的元素和剪纸技法融合成了壮族璀璨文化中的表达,一种“倾群言之沥液、漱六艺之芳润……”的表达。

  深入浅出向来就是文艺表达的一种形式,特别是为孩童创作文艺作品中的一种最常用的方式,这让笔者想起了已故的中国台湾地区儿童文学大家林良老师的著作《浅语的艺术》。正像这本书里所传达的那样,浅语看似简单,但是想要达到艺术的高度与层次并非易事,浅语和艺术能同样达到同一种高度和层次才是写给孩童作品的最优方式。在这两本充满八桂情味与花山史诗的绘本《黑龙洞》与《灯笼山》中,这种浅语的特质和艺术的彰显是贯穿全书的。

  比如在故事书写中:“桂娃拿起花花绿绿的绣球,在空中抛来抛去。”又比如“大家载歌载舞,欢快地歌声在山河间回荡……”这些看似很短很浅的语句,却在绘本故事中与搭配着剪纸的画面形成了一种看起来浅显简单,但是却附着着深意的表达,这就是绘本文图合奏的巧妙,而剪纸技艺画面的本身更加增加了艺术的魅力和表达,让整本图书显得更加的富有民族特质和艺术风采。

  除此之外,故事中关于花山岩画的虚实抒写也是桂娃故事之花山岩画传说系列与其他绘本不一样的特色,比如在《黑龙洞》中跟桂娃一起降幅了黑龙的天兵天将错过了回天宫的时间,就变成了岩石画上的红色小人儿与是太阳神儿子的桂娃一起守护者左江百姓,而《灯笼山》绘本里对花山岩画小红人的表达,也有异曲同工之妙。花山岩画上的红色小人是由桂娃手中的铜鼓吸引而来的青蛙和他一起打败了偷夜明珠的怪物后变成的,它们最终也守候着幸福的左江百姓。这样把史诗融入神话传说的方式不但不是道听途说,更是让花山岩画这种具有史诗般传奇的世界文化遗产变得更具魅力和传奇性,让更多的人能够对其充满兴趣,向往和思考,并能透过更多地了解和发掘去找到花山岩画更接近它的真实历史及艺术呈现的来源,这样的表达是合乎情理也是符合艺术追求的。

  虚实跳跃的抒写只是文学和艺术中一种创作手法,但是这种创作和来源是有根据和来源的,并不是凭空捏造的。而来源除了广西的民族特征,绘本的剪纸技法的呈现与传承之外,更多是源自于花山岩画中的这些世界文化遗产的魅力。如果没有最终成形的花山岩画中的小红人作为文本的归一,无论故事地抒写多么精彩,剪纸技法多么卓越,都少了一些情味和广博,正是有了花山岩画才让《黑龙的》与《灯笼山》充满了八桂的情味与花山的史诗,别犹豫,打开它们阅读,一场浓郁的八桂民族文化盛宴正向你露出丝丝光彩与锋芒。

编辑:韦亦玮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