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象州“六祖岩”石刻诗歌赏析

2020年07月13日    来源:老年日报广西新闻    作者:吴孝斌    字号:[    ]     浏览次数:

  象州“六祖岩”位于象州县象州镇鸡沙村民委黄皮沟村后的西山半山腰处,因唐代禅宗六祖慧能(俗名卢惠能)曾于此隐修而命名。在“六祖岩”石壁上及周围共有古代石刻文物10处(其中摩崖石刻9处,石碑刻1处)。2017年12月,“六祖岩摩崖石刻”被列入广西壮族自治区文物保护单位。在这些石刻文物之中包含有五首诗歌,诗情画境俱佳,格外引人关注。

象州六祖岩

广西区级文物保护标志

  一、“重塑六祖圣像碑记”

  灯传六世胤黄梅,五叶舒花有自来。

  释部藩篱蒙祖辟,空门锁钥赖师开。

  山头慈雨濡萌蘖,岩底穹碑翳藓苔。

  景仰遗形闲遣兴,尘襟尽洗净无埃。

  此诗见于岩中石刻《重塑六祖圣像碑记》之中,作者赵宗明,作于明代“正德癸酉”(1513年)正月。

《重塑圣像碑记》拓片

  此诗实际上是一首赋和之诗,所步之韵为北宋元丰年间象州知州张唐辅在六祖岩所写之诗。根据碑记所叙述,象州西山六祖岩是禅宗六祖慧能当年南行藏身隐修之所,当地民众崇信并立像以祀;宋代元丰年间张唐辅出任象州知州,参访西山六祖岩,观六祖隐修遗迹,拜六祖圣像,深受感动,遂手书一首七言八句之诗,并“勒诗于石,明我祖秉佛之旌旄,传之心印,详且尽也,不复须矣。”可惜的是张唐辅当年所写的诗刻文物现在已经遗失,仅能在此碑记略见端倪。

  张唐辅为何对六祖岩如此有心?因为他是广东曲江人,更是唐代名相张九龄的第十代孙。

张九龄像 

  广东曲江南华寺(原称宝林寺)是六祖慧能弘法三十七年的主要住锡之地,也是六祖真身的永久供奉之地。而张九龄却是和六祖慧能有很深的因缘,且深受六祖之影响。宋沙门释契嵩《传法正宗记》卷第六有载:“昔唐相始兴公张九龄方为童,其家人携拜大鉴(唐宪宗谥六祖为大鉴禅师)。大鉴抚其顶曰:‘此奇童也,必为国器。’”果如其言,后来张九龄官至极品,位居唐开元盛世一代名相,成为国之栋梁,并留下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等诸多名篇诗名而享誉至今。

  作为张九龄后辈的张唐辅出生成长于曲江,必是深受六祖文化及其家风的熏陶,对六祖大师必有其特殊的情愫,故在象州六祖岩留诗刻石自是正常之举。

  赵宗明在此碑记中“复步张公(唐辅)之韵”而作之诗的前四句是歌颂六祖的功德,后四句则是描写当时的情景及感受。

  “灯传六世胤黄梅,五叶舒花有自来”指的是当年慧能是从湖北黄梅东禅寺五祖弘忍大师处得法,禅宗法门自达摩初祖为始,五代单传,到慧能是为第六代(六世),而在慧能之后南宗顿悟法门则大放异彩,发展成为沩仰、临济、曹洞、法眼、云门等五个流派,此也应证了达摩大师当年的授记偈语:“吾本来此土,传法救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

  “释部藩篱蒙祖辟,空门锁钥赖师开”之句高度评价了六祖的功德,所指的是六祖慧能对佛教所进行的革命,他将传统的以佛为中心的佛教改造成了以人为中心的佛教,他将佛教彻底中国化、世俗化、大众化,并成为了中国文化的主要构成之一。他提出的“不立文字”“直指人心”;“佛是自性作,莫向身外求”;“本性是佛,离性无别佛”;“不悟即佛是众生,一念悟时,众生是佛。”《六祖坛经》因此成为唯一一部由中国人撰说并被称作“经”的佛教典籍。

  “山头慈雨濡萌蘖,岩底穹碑翳藓苔”描述了当时六祖岩的场景,山间的小雨过后,各类植物正在生枝发芽,而岩下那些石头石碑却为藓苔所遮蔽。

  “景仰遗形闲遣兴,尘襟尽洗净无埃”表达了当时赵宗明等人当时的情感,有时间常来祭拜六祖圣像,感受六祖大师的思想内涵,可以洗净身心根尘而得愉悦与超越。另外,“尘襟尽洗净无埃”也是对《六祖坛经》中神秀禅师偈语“身是菩提树,身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及慧能偈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一个呼应。

  二、刘光烈《游六祖岩》诗刻 

  戊辰仲春

  山径萧条古洞开,白云深锁旧经台。

  半炉烟冷埋青草,满砌花飞点翠苔。

  秦凤空传人跨去,辽城几见鹤归来。

  风前搔首舒长啸,我正天仙暂脱胎。

  日省轩刘光烈杨休题

刘光烈《游六祖岩》诗刻

 

  此诗是清代象州文化名人刘光烈于清乾隆十三年(1748年)农历二月所写。清乾隆《象州志》卷之四“诗钞”中以《游六祖岩》为题将其录入。

  刘光烈是清乾隆年间的文化名人,他于乾隆三年(1738)戊午科考中举人(时年十九岁),乾隆四年己未科(1739)中明通进士(时年二十岁)。他所写的《游六祖岩》、《游文昌岩》、《象云说》等名篇佳文至今仍在世间流传。清同治《象州志》有载:“刘光烈,字杨休,另号象山,城内人,幼聪颖,有神童目,年十二入泮,十五超拔食䬣,十九领乡荐,淡于仕进,隐居教授,清初,郡人仅知时文,光烈兼治古文,本邑文风之盛,实启其端,年三十余卒,葬金鼓山,武宣陈太史仁题额曰:薰德善良。门人孟廷侯撰联曰:盘龙隐窟斯文种,金鼓如闻讲道声。均刊石墓门,至今过者读之,犹悠然低徊仰慕不已。”

  诗中的前四句所描写的是西山及六祖岩的场景,后四句则是作者的感受和体悟。

  “山径萧条古洞开”所指是六祖岩在象州西山的半山之上,经山路盘纡而到,宋代地理总志《舆地纪胜》卷一百五《岭南西路·象州》有载“六祖岩在西山寺后,磴道盘纡,石穴空嵌,可容数人,塑六祖像其中”。

  “白云深锁旧经台”直接描写的是当时的西山六祖岩是云雾萦绕有景象,其实在刘光烈的笔下还有更深之意。从刘光烈所著的《象云说》及他自命(号)为“象山”来看,他对象山、西山、象云等是有其独特情愫的。西山与象山相连,特别是象山西山一带出现的“象云”在古代的象州被视为祥瑞之兆。此处的“白云”与刘光烈所写的《象云说》呼应,或是暗指“象云”与六祖岩的特殊因缘。

  “半炉烟冷埋青草,满砌花飞点翠苔”描写的是六祖岩当时的情景,世人对六祖的功德认识不多,其虽有香火但却不是很旺,甚至摆放香炉的地方都长出了少许的青草,野花随意飞落在藓苔的上面。

  “秦凤空传人跨去,辽城几见鹤归来”,句中的“秦风”本为秦地民歌(《国风·秦风》,是《诗经》十五国风之一),喻为古代的经典,此处所指的应是六祖的隐修传法的故事或是《六祖坛经》;还借用了辽东丁令威得仙化鹤归里的故事(《搜神记》载:“辽东城门有华表柱,忽有一白鹤集柱头,时有少年,举弓欲射之,鹤乃飞,徘徊空中而言曰:‘有鸟有鸟丁令威,去家千岁今来归。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学仙冢垒垒。’遂高上冲天。今辽东诸丁,云其先世有升仙者,不知名字。”国风·秦风,是《诗经》十五国风之一,共十篇,为秦地民歌),暗喻六祖慧能经过刻苦的修行而大彻大悟,进而成佛成祖,虽然六祖圆寂涅槃已是久远,但其慧命法身永存。

  “风前搔首舒长啸,我正天仙暂脱胎”表达了作者经过游六祖岩,祭拜六祖圣像,体悟南宗顿悟禅法,而达到根尘脱落,身心愉悦,顿有脱胎换骨之感。

  三、游饮西山寺(六祖岩)题壁唱和诗三首

  1.安澜氏元韵:

  劈开古洞几千春,忝涖此邦作主人。

  花拂层轩香绕座,酒斟满斚净无尘。

  留题有侣非孤调,邀赏乐群属上宾。

  埽石观诗经剥蚀,后贤云集焕然新。

  2.晋卿石鸿韶甫藁

  双凫涖处即阳春,为政风流见几人?

  山水有缘探窟奥,楼台何处着埃尘。

  一龛宝月仍供佛,数盏香醪可醉宾。

  峭壁首题冰雪句,愧无才调斗清新。

  3.念典李文雄谨和

  楼卷珠帘酒泛春,诗笺飞下语惊人。

  芳樽恨未陪高座,芝葢徒令望后尘。

  此地结缘贤有主,群仙聚会喜来宾。

  江山遥见都生色,只为留题雅调新。

游饮西山寺题壁拓片

  第一首诗(元韵)是由当时(清代光绪年间)象州知州郭步瀛所作。郭步瀛,字安澜,云南建水人,清同治九年(1870年)庚午科带补戊午科、己未恩科考中举人,光绪九年(1883年)任象州知州,光绪十七年(1891年)离开象州。

  第二首诗是由象州历史文化名人石鸿韶(甫藁)所作。石鸿韶,字晋卿(原字仁天),象州寺村镇大井村人,著名历史文化名人,当地古有“才高不过郑小谷,官大不过石鸿韶”之称。他于光绪五年(1879)已卯科中举,光绪六年(1880年)庚辰科、黄思永榜以三甲第九名登科进士。光绪七年遴选翰林院庶吉士加四级。光绪十二年(1886年)任山西长子县知县。光绪十六年(1890年),他离开长子县,任云南补用知府,并取字为“晋卿”。光绪十八年(1892年),署云南开化府知府。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任云南楚雄知府。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任云南永昌府知府。光绪三十年(1904年),任云南迤西道(腾越关道)道尹。清授资政大夫,官至正二品。

  第三首诗(谨和)也是象州本地人李文雄所作。李文雄,字念典,象州街人,以军功保举知县,也是清代同治年间《象州志》的校录之人。

  此唱和诗的写成时间是在光绪十六至十七年(1890—1891年)间,石鸿韶调离山西长子县而升任云南官员不久,他回到家乡象州探亲。当时身为云南人的象州知州郭步瀛即邀约石李二人游西山寺、访六祖岩、拜六祖圣像,酒饭之中即兴作诗而留下此三首唱和诗文。诗文中从不同的角度表达了三人相聚同欢的情感,特别是诗中“劈开古洞几千春,忝涖此邦作主人,花拂层轩香绕座,酒斟满斚净无尘”、“埽石观诗经剥蚀”、“山水有缘探窟奥,楼台何处着埃尘。一龛宝月仍供佛”等诗句无不是对“六祖岩”的最好形容,同时也是对六祖慧能当年的见性偈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绝好和唱。

  六祖慧能是一个伟大的思想家,也是一个伟大的革命家。国学大师钱穆先生曾说:“在后代中国学术思想史上有两大伟人,对中国文化有其极大之影响,一为唐代禅宗六祖慧能,一为南宋儒家朱熹。……也可说,从慧能以下,乃能将外来佛教融入于中国文化中而正式成为中国的佛教。也可说,慧能以前,四百多年间的佛教,犯了“实”病,经慧能把它根治了。”象州“六祖岩”是慧能的隐修之所,其中的石刻文物足见珍贵,而在此其中的五首诗歌,可谓精品中之精华,深值我们加以保护与品味。

  (成稿于2020年7月12日晨

 

编辑:mzb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