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万里江山只金秀

2020年09月14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作者:唐芳    字号:[    ]     浏览次数:

  2020年9月,时光正好,而我恰巧有时间。带着一部厚厚的书稿,还有满心的期待,一个人独自走进金秀,闭关疗养,了无牵挂。

  长年沉积的体寒和湿气让我步履蹒跚,入眠恐惧症又令我苦不堪言。歌曲《天下第一情》唱到“有过多少不眠的夜晚,抬头就看见满天星辰……”,而我,漫漫长夜里除了望见长明灯,还有那带着孤寂烟火的文字。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每况愈下,似乎望到了幸福的尽头。只是,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身外之物依然步步逼紧,四面楚歌,我措手无策。我想,我是需要寻找一个地方来释放这些负面的能量了。这地方,非金秀莫属。

  对于金秀并不陌生。这个隐藏在八桂大地中部的民族县,人口15万多,瑶族人口占近40%,是个地地道道的少数民族地区。绵延的山脉和良好的自然生态资源,让这个瑶族自治县拥有得天独厚的6个四A级旅游景区,常年云雾缭绕。金秀县城就是一个开放式的4A级景区,她是我认为广西气候最宜人最舒适的小县城,也是生态、长寿、宜居、风情的地方。

  金秀是全国瑶族支系最多、瑶族传统文化保存最为完整的县份,享有“世界瑶都”的美誉。远到有著名的人类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五进大瑶山的记载,留下“世界瑶族研究中心在中国,中国瑶族研究中心在金秀”的高度赞誉,并为金秀题名“瑶族之乡”。近到第十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获得者李约热先生的作品《人间消息》,里面也有对金秀圣堂山的描述,主人公季天冬长年在金秀寻找神秘植物“玛沙”的踪迹。据说,李约热获奖的这部作品的结尾就完成于金秀。金秀还流传许许多多文人雅士的故事,可见金秀在每一个文人心中都占有一席之地。

  这几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曾三进大瑶山,每每都留下美好的回忆,特别是让我睡到自然醒的幸福时光。我想,唯有在金秀大瑶山能让我暂时进入深眠,神奇丰富的瑶族文化又在向我招手,于是不顾路途遥远,只身前往金秀寻找解药,寻找通向灵魂深处的密码。

  初秋的金秀,体感已是微凉。一场秋雨,迎来白露节气,山上的草木发出沁人心脾的清香。我沿着香草湖木桥步道散步,氤氲润泽。远眺那几位清晨垂钓者,怡然自得。空气通透,全身通透,时间在这里仿佛放慢了脚步。心想,这就是金秀,这就是大瑶山,如此静谧,如此惬意。

  很庆幸,寻寻觅觅中能找到这么一处空灵的地方。我不是旅人,圣堂山不再是我此行目的地,莲花山也已经有它自己的秋凉,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瑶族风情留在记忆深处,我孑然行走在山水瑶城。沿着一条安静的小河,我问当地居民这条贯穿县城而过的小河名字时,她轻轻告诉我是金秀河,就像说她的第几个孩子一样,那份悠然自得的神情令我惊讶,是那样淡然,那样满足,带着友好的笑意。我,时而驻足在一间充满民族风情的米粉店,时而漫无目的,时而若有所思,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我也不必关心他人是谁。

  来金秀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我在金秀很愉快,睡在金秀,吃在金秀,什么都不用想,只做一个安安静静的过山瑶,好好享受这人世间的桃源仙国,就那么三五天,或者七八天,甚至十天半月。我甚至相信,金秀一定能治愈那些夜半时分时常袭击我的梦魇。

  这里有神秘的瑶族医药。早在2012年金秀就已经成功申报成为“中国长寿之乡”,并于2019年8月获得“中国瑶医药之乡”的荣誉称号。在这里,瑶医药历史悠久,瑶医最常用的瑶药有“五虎”“九牛”“十八钻”“七十二风”共104种药材,大多就地取材,在各种疑难杂症方面有独特疗效。我只想调理身体,于是放心让瑶医用瑶药重置我身体的各种机能。

  经过几天有效地调理,瑶药瑶浴慢慢抚平我那焦躁的心,充足的高负氧离子激活我内心的睡眠因子,我以宽容心态接纳我的身体,以平常心情重新接受我的不完美。每天,一池瑶汤消除了我的疲劳,张开的毛孔排放出积淀在身体里的毒素,技师到位的手法让我身心放松,宽敞明亮的环境让我心情愉悦,可口的营养餐让我没有后顾之忧。我一心一意与我的身体重新对话,一心一意扑在书稿的修改润色中。

  其实到了金秀,他们知道我来,我也知道他们在。只是,彼此相互不打扰,才是来金秀的最佳境界。他们是进山瑶,这里有他们挥洒的青春,有他们奋斗的目标,有他们人生的理想。我是过山瑶,给我留下记忆的是这里的山水、这里的美食、这里的人文情怀以及这里的风土民情。我和他们,彼此只是工作上的交集,转而成为友好的关系。我们曾经在同一张桌子上战斗过,我切身领教瑶哥瑶妹的热情好客。如果我能喝酒,那些瑶山土酒会把我淹没,如果我想美食,瑶家山珍会挑逗我的味蕾,然而我不敢轻举妄动,我是带着神圣使命来金秀的。

  当世界安静下来的时候,我在这里修心养性,潜心打磨书稿,许多文字在这宁静的时光里有了新的诠释。书中那些一直纠缠不清的问题不复存在,那些举棋不定的人和事不再纠结,那些可有可无的废话尽管舍弃,甚至那些曾经代表强烈感情色彩的感叹号都被我一一删除,不再留恋,不再犹豫。很是奇怪,在平和心态中再看过去的恩和怨、哭和笑,一切都云淡风轻,一切都迎刃而解,一切都没有那么重要了。这些文字又变得柔软而美好,我感到一丝安慰。

  在金秀,遇见青年作家润之泽。他只身一人带着满腔热情,带着伟大梦想,从另一处瑶山的河池来到这一处瑶山的金秀,施展才华。他目前从事旅游投资开发行业,他对金秀有自己的见解和设想,对金秀未来发展充满信心,并且把金秀的人物和事件都诉诸笔端,融入他的文学作品。我们只是文友,不曾相识,不曾谋面,未曾想却在金秀遇见。在与润之泽交谈中,他充满着对金秀大瑶山开发旅游与瑶医药辉煌前景的向往。我想,一个能让几百万字的小说家扎根这里寻找创作灵感的地方,一定有它独特的魅力。

  走出金秀的时候,正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早晨。万里江山,云蒸霞蔚,世界瑶都的金山秀水披上一层薄薄的云霞。我神清气爽,步态轻盈。金秀之行,意犹未尽。

  书稿即将付梓,喜悦溢满心田。这部倾注我全部情感《岁月的芳华》新书,带给我的又将是锦上添花。书中记录我这几年走过的足迹,读过的书,见过的人和事。纵然,走过万水千山,阅历人间无数,依然对未来充满期待。在金秀,当我理清自己想要什么时,我又重新完善了本书的后记,内心即刻丰盈起来。

  放下身外不该有的东西,卸下心头虚荣的愁绪,挥手作别大瑶山主人,只带走金秀一片祥云。

编辑:韦亦玮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