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功德礄”前说“功德”

2020年09月14日    来源:老年日报广西新闻    作者:吴孝斌    字号:[    ]     浏览次数:

武宣七星村有座“功德礄”

  在武宣县二塘镇七星村往西约200米的七星河处,有一座名为“功德礄”的清代古桥。其名用“”而非“桥(橋)”,是因所用材料是全石质构件而建成的石拱桥。

  该桥呈南北走向,由三拱条石构筑,每孔直径达6米,跨径16米,全长48.5米,宽4.8米,高5米,大石块桥栏。整座桥全是块状青石质构件,长1.5米,宽高各0.3米,每块重约1吨,条石横直交错相叠,造型精美,做工精致。在桥栏中间石块处东西两面各有阴刻楷书“功德礄”三字,每字径为0.2米。

  此桥北通二塘、黄茆、金鸡等乡镇,南通三里、东乡镇,是清代至民国时期重要的交通要道。其始建于清代光绪戊戍(1898)年,落成于辛丑(1901)年,至今已有120年。民国三年(1914)《武宣县志》卷五《纪地·桥梁》有载:“七星桥,经始于清光绪戊戌,成于辛丑,武锐国捐银二百元,提倡最力者为陆永祥泰。”

  由古志可知,武锐国、陆永祥是此桥修建的最主要功臣,在民国三十二年(1943)的《武宣县志》有他二人及谭昌言修建七星桥的记载。志中第七篇五十八章《男列传》十节之“一行之善 利赖百年”有载:“陆成义,号永祥,二塘墟人,好善举。为首创修七星桥,竭力劝捐,不辞辛劳瘁,工程浩大,卒底于成,行人颂德。”“谭昌言,城内商人,好善举,凡无主遗骸目见之必痤之。为首创七星桥与龙山桥,四出劝募,始终不懈,人见其慈善,多乐捐助之。”“武锐国,字克一,七星村人,好善乐施。光绪年中创修七星桥,捐赀不敷歇力补助成之,亲到督工,桥工之固,锐国之力居多,至今往来利赖之。”

  遥想当年,由于受大琳与四通等上游山洪的影响,七星河段水流湍急,尤其在洪水泛滥季节,此交通要道时常受阻,且不时还有人因过河而溺水身亡。为解决这个瓶颈问题,陆永祥等人发心筹修桥梁。在那个无现代施工机械的年代,要建设这些由大石块构建而成的大石拱桥,其难度可想而知。然而武锐国、陆永祥、谭昌言等人不畏险难,竭尽全力,终于将桥建成,民众感其德行,故名之为“功德礄”。

梁武帝“功德”之问

  何为“功德”?“功德”一词,最早语出《礼记·王制》:“有功德于民者,加地进律。”其后在佛教中多有出现。有趣的是:历史曾有梁武帝萧衍向达摩大师请问功德的公案。

  梁武帝是中国历史上十分好佛的著名帝王,他将佛教定为国教,要求出家僧众吃素也是由他倡导而开始的。为了便于拜佛,他下令在宫城附近修筑金碧辉煌的同泰寺。他在位的四十八年间,全国各地兴建寺院不计其数,佛教信徒遍布天下。唐代诗人杜牧曾写有一首诗《江南春》:“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诗中“南朝四百八十寺”所指就是在梁武帝时期的众多寺庙。

  据说在梁武帝普通元年,达摩大师由海路乘船来到广州,梁武帝听说有远方高僧到来,立即命令地方官吏将高僧护送到都城建康(今南京),于内殿亲自召见高僧,与其谈论佛理。

  梁武帝问:“我一生中建造寺庙、敕度僧人、布施财物、广设斋会,有什么功德?”

  达摩说:“实在没有什么功德。”

  梁武帝又问:“为什么无功德呢?”

  达摩解释道:“你这不过是人天小果,如影随形,虽有非实,不是真功德。”

  达摩认为,梁武帝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凡夫世俗之心,满脑子都是想立功德的欲望,就如同心中有了漏洞,本来有的功德也会失去。

  但是,梁武帝却并不醒悟,又接着问“什么是真功德”,“什么是圣谛第一义”,“和我应对的是谁”等问题。达摩见话不投机,只说了“不知道”三个字之后,便告辞离开,两人不欢而散。

  后来达摩辗转到了北魏,并在嵩山长住下来。他面壁九年静修禅法,最后传法给慧可。他的禅法经慧可ð僧璨ð道信ð弘忍ð惠能,最后在惠能身上得以发扬光大而遍传天下。达摩因而被尊奉为中国禅宗初祖,惠能亦被尊为中国禅宗六祖。

六祖大师说“功德”

  在《六祖坛经》“疑问品第三”中即记载梁武帝与达摩大师的这个公案。

  经中记载惠能大师评论说:“武帝心邪,不知正法,造寺度僧,布施设斋,名为求福,不可将福便为功德,功德在法身中,不在修福。”他随后对“功德”进行了更为详细的解释,他说:

  “见性是功,平等是德。念念无滞,常见本性,真实妙用,名为功德。内心谦下是功,外行于礼是德;自性建立万法是功,心体离念是德;不离自性是功,应用无染是德。若觅功德法身,但依此作,是真功德。若修功德之人,心即不轻,常行普敬。心常轻人,吾我不断,即自无功,自性虚妄不实,即自无德。为吾我自大,常轻一切故。善知识,念念无间是功,心行平直是德;自修性是功,自修身是德。善知识,功德须自性内见,不是布施供养之所求也。是以福德与功德别,武帝不识真理,非我祖师有过。”

  在六祖大师看来,怀有世俗功利目的所谓“做好事”,并非真正的功德。因为那种世俗的求福行为,是有相、有执的,有攀缘心的。真正意义上的功德,是念念无住、心行平直、心性清净的,真正从自性出发,摆脱了功利心、攀援心,而施行无相布施。所以说“功德须自性内见,不是布施供养之所求也!”

  清代武宣县的武锐国、陆永祥、谭昌言等三人修建七星桥之善举,是他们不为名利发心而行,而且是竭尽全力才得以大功告成,在内涵上与六祖大师所说的“功德”基本接近;在民众心目中,其“功德”也是名至实归!

  至今,七星“功德礄”依然是石耈村、眉山村与七星村之间的重要通道,村民往往骑摩托电动车、三轮车得以便捷快速通过。

  七星桥旁不远处建有平安庙,在阳光映射下五彩斑斓。此地既是民众祈求平安吉祥的场所,也更是能让后人记住武锐国等人的功德。

  现在大藤峡工程已经正式进行中期蓄水,武宣县城东边将形成近万亩的七星湖,而七星“功德礄”也必将会成为让人们记住乡愁、追忆历史、感恩当下的一处重要文化遗产!

  (成稿于2020年9月12日晚)

编辑:mzb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