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六祖惠能的“孝道”精神

2020年09月20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作者:吴孝斌    字号:[    ]     浏览次数:

  一、“孝道”略说

  古语云:鸦尚有反哺之孝;羊亦知有跪乳之恩,更何况人乎?“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唐代诗人孟郊的这首《游子吟》是一首母爱的孝道颂歌。

  何谓“孝道”?即是以孝为道,核心在孝。“孝”字之解,《尔雅》的定义是:“善事父母为孝”;汉代贾谊界定为“子爱利亲谓之孝”;许慎在其《说文解字》中云:“孝,善事父母者。”他根据“孝”的小篆字形,认为“孝”字是由“老”字省去右角的形体,与“子”字组合而成的会意字。“老”与“子”合起就是“孝”。“老”是上一代,“子”是下一代,上一代与下一代密不可分。

  一个“孝”字,就好像是一个儿子背着一个老子。上一代念念想着如何养育好下一代,才能对他的父母、祖先和社会有所交代;下一代念念想着如何背负父母,即把奉养父母的责任担在肩上,时时想着如何让父母生活得更快乐。

  孝道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百善孝为先”之语。孝道文化在中国文明社会的发展进程中,形成了丰富的内容和特定的外延,渐次积淀和内化为中华民族的心理情感,成为一种永恒的人文精神、普遍的伦理道德,也是传统儒家文化中最主要的基石。

  二、六祖惠能“孝道”精神的主要体现

  佛教自汉代“白马驮经”从古印度传入中国之后,与中国本土的儒、道等传统文化不断地进行碰撞与融合,至唐代六祖惠能(也称慧能)彻底完成了中国化,使中国佛教成为了中国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诚如国学大师钱穆所说:“从惠能以下,乃能将外来佛教融入于中国文化中而正式成为中国的佛教。”惠能也因此而与老子、孔子一起并称为“东方三圣人”。

  象州六祖岩之六祖像

  中国传统的“孝道”精神在六祖惠能这个佛门领袖的身上也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一)鬻薪养母

  惠能,俗姓卢,唐代新州(今新兴县)人,原籍河北范阳(父卢行瑫于唐初被贬新州,落籍夏卢村),生于唐太宗贞观十二年(公元638年),三岁失怙,母子孤寡。《宋高僧传》本传称其“纯淑迂怀,惠性间出,虽蛮风獠俗,渍染不深。”因家境贫寒,母亲靠着帮别人做缝补针线活,一点点把惠能拉扯大,惠能稍长以卖柴为业养母度日。后在买柴中听闻《金刚经》有悟,他人(安道诚)见惠能有慧根,动员其往湖北黄梅弘忍大师处参学,惠能因惦记家中老母的生计问题而不忍心前往。安道诚受其孝心感动,遂出银一百两(《坛经》中是十两)给惠能,惠能于是细心地将母亲吃穿等全部安排妥善,才放心前行。

  《祖堂集》载:父早亡,母亲在孤。艰辛贫乏,能市卖柴供给。偶一日卖柴次,有客姓安名道诚,欲买能柴,其价相当。送将至店,道诚与他柴价钱。惠能得钱,却出门前,忽闻道诚念《金刚经》。惠能亦闻,心开便悟。惠能遂问:“郎官此是何经?”道诚云:“此是《金刚经》。”惠能云:“从何而来,读此经典?”道诚云:“我于蕲州黄梅县东冯母山礼拜弟五祖弘忍大师,今现在彼山说法,门人一千余众,我于此处听受。大师劝道俗,受持此经,即得见性,直了成佛。”惠能闻说,宿业有缘。其时道诚劝惠能往黄梅山礼拜五祖,惠能报云:“缘有老母家乏欠阙,如何抛母无人供给?”其道诚遂与惠能银一百两,以充老母衣粮,便令惠能往去礼拜五祖大师。惠能领得其银分付安排老母讫,便辞母亲。

  宋林同所编的《孝诗》中有《六祖》一诗,标题下备注为:新州人,常卖薪养母,后传五祖衣钵。其诗为:

  新州在何处,

  有个养亲人。

  一旦成佛去,

  那知昔卖薪。

  (二)至孝事母

  惠能母子相依为命,惠能对母亲是孝顺极致。契嵩《传法正宗定祖图》卷一即记惠能“初以至孝事母”。

  关于惠能“至孝事母”的事迹,在清代光绪年间出版的《宣讲博闻录》“孝子成佛”中对惠能有详细的介绍:“贫而事母李氏甚孝。买薪度活,日以酒肉奉母,自食粗蔬。每秋凉,携母衣被到市场易新棉花,己衣敝絮。夏折松毛覆屋瓦,恐母受暑。有地师数宿其家,感其孝笃,一夜方深,犹闻其为母搥骨。母睡熟,始出与谈。地师曰:‘子诚孝行。吾尝见吉地,非大福者不敢授,君孝德可当之。’遂引至山头指之曰:‘此可发富贵。’又引至龙山曰:‘此地可出佛。’佛祖(指惠能)曰:‘富贵子孙受福耳,吾闻一人成佛,九代超升,夫富贵易为恶,不难陷宗祖于地狱,若得长与父母宗祖天堂安乐,于心慰矣!富贵何为哉?’地师曰:‘此念可成佛矣!况得吉地哉。’遂指以葬法而去。后葬祖父于此地,今新兴县龙山寺傍坟是也!葬后佛祖颖悟。”

  由此可见,惠能之孝是由心而发,因而能达到“至孝”之谓。

  (三)养母终老

  关于惠能母亲终老之事,虽未见于《坛经》记载,但普遍认为惠能是事母终老的,具体有两种情形。

  一是惠能“去黄梅之前老母尚且健在”徐文明先生在其《中土前期禅学史》中认为:“《历代法宝记》云其十七年在俗期间,或在新州,或在韶州,或隐居四会、怀集间,就已经暗示他曾回新州事母”,“老母在家没人照顾,惠能必不肯中途在曹溪逗留。惠能在弘忍处必会言明此事,弘忍又是一个孝子,自然不会让惠能多待,五祖匆匆付法,令其南行,这恐怕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惠能既已得法,必然先新州侍奉老母,万无中途先至曹溪停留许久,又隐于四会、怀集,不再忆起相依为命的老母之理。如此六祖应先归新州,经六年,至三十岁(667)时方离家,此时大概其母已经去世,享年五十六岁,不然六祖也不可能远游。”

  二是惠能“至孝事母”直至母亲过世后才去黄梅学法。《宣讲博闻录》“孝子成佛”中记载:“及母死,守墓泣血三年,子然一身,悟破红尘,闻湖北蕲州黄梅县东禅寺五祖忍大师在彼主化,遂往黄梅谒五祖。”杨曾文先生也注意到了惠能母亲与其经历的关系,他在所著的《唐五代禅宗史》中认为惠能闻《金刚经》而欲往黄梅投师是实,“但因为老母在堂,不能立即前往”,“唐咸亨元年(670)慧能年33岁,母亲已去世,便取道韶州曹溪(今广东韶关)北上求师学习佛法。”

  (四)讲经传孝

  作为大孝子的惠能大师在给徒弟及信众讲经说法时,特别强调孝道的传承。《六祖坛经》在“疑问品第三”惠能所说的《无相颂》中,他特别强调修行要与儒家的孝道联系在一起:“心平何劳持戒,行直何用修禅。恩则孝养父母,义则上下相怜。让则尊卑和睦,忍则众恶无喧。”并说:“但依此修,常与吾同处无别。若不依此修,剃发出家,于道何益?”

  对于出家修行这个问题,儒释两家意见显然是相违的。传统佛教的教育是让人舍弃父母亲情而出家;而儒家强调“父母在,不远游”,子女随时要侍奉父母,不仅在生活上照顾,还必须遵从他们的意志。惠能将两者进行了很好的融合,他说:“若欲修行,在家亦得,不由在寺。在家能行,如东方人心善;在寺不修,如西方人心恶。但心清净,即是自性西方。”因为“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求菩提,犹如觅兔角。”他主张修习佛法不在于地点,只要个人心中保持纯洁,无论是寺院还是家中都可以实现,而者都必须要在世间进行修行磨练。

  (五)临终报恩

  惠能大师虽然长期在外弘法,但始终将故乡及父母挂在心头。在其圆寂的头一年(即延和元年(712))惠能大师命门人回家乡在国恩寺(其故宅)建报恩塔,以表报答父母恩德之意。《传法正宗记》卷六载:“尝命建浮图于新州国恩寺,及其年之六月六日,復促其倍工疾成。然国恩寺盖其家之旧址也,为塔之意乃欲报父母之德耳!”

《传法正宗记》之载

  2006年12月28日上午,国恩寺2名职工在报恩塔西侧开挖排水沉沙池时,发现了一批珍贵文物,其中有七颗舍利子,这是惠能当年亲自安置于报恩塔地宫之内的。据考古专家们分析,此极有可能是初祖达摩从印度带到中国的释迦舍利(也有可能是二祖到五祖某个祖师的舍利),然后代代相传,最后传到惠能后被其带回故土,为报答故土恩、父母恩,惠能将舍利子埋在报恩塔基下而作为镇塔之宝。

报恩塔地宫之舍利子

  惠能最后叶落归根,于唐先天二年(713)八月初三日圆寂于家乡故土,亦是表达了其回报故土恩、父母恩之意。

  惠能圆寂后,他曾经弘法的广州、韶关、新兴都争着供奉六祖真身,争论难决,而后决定以灯燃香,香烟指向,便属师之所归。当时烟指韶关方位,即定由韶关接回宝林寺(即南华寺)供奉。相传“点香指向”后的一天夜里,新兴的官员百姓都做了同一个梦,惠能在梦里说,他“身在宝林心在家”,今后会护佑新兴风调雨顺,新兴人这才放心让六祖真身迁往韶关。

  三、禅宗大德孝道的持续弘扬

  正是由于惠能大师崇孝示孝,所以孝道思想成了禅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备受历代禅师所推崇。后来甚至出现了“孝禅”,即是指把孝顺父母师僧三宝作为参禅悟道的方式。

  唐代高僧陈蒲鞋(780-877),讳道明,即睦州道明和尚,系黄檗希运禅师之法嗣。临济宗创始人为义玄和尚,云门宗创始人文偃和尚都经睦州道明的指点、导参、推荐而得到名师的认可,并得衣钵真传,最后成为两大门派之宗。宋代吕希纯在《陈尊宿庵》诗中说:“临济亲推出,云门手推开。于今两禅派,俱自睦州来。”道明不仅是高僧,还是一位大孝子。他在黄蘖山观音院讲经多年,道明的父亲去世后,家中仅老母一人。于是他便离开观音院,回到了睦州开元寺。他不以寺院里的财物供养母亲,而是自己夜里编织草蒲鞋,次日清晨拿去出售,以所得薄财奉养年老的母亲。人们因他这一孝行,故而又尊称他为“陈蒲鞋”。《五灯会元》有载:“睦州陈尊宿,讳道明,江南陈氏之后也。.......后归开元,居房织蒲鞋以养母,故有陈蒲鞋之号。......寿九十八,腊七十六。”

  唐道丕禅师因“避乱深山乞食养母,负父遗骨归葬故里”的孝行而传世。《宋高僧传》有载:“道丕,唐宗室,长安贵胄里人。生始周岁,父殁王事。七岁出家。年十九,世乱,谷贵,负母入华山。自辟谷,乞食养母。次年,往霍山战场收集白骨,虔诵经咒,祈得父骨。数日,父骨从骨聚中跃出,直诣丕前。乃掩余骨,负其父骨而归葬焉。”

  北宋契嵩禅师是佛教界一位不可多得的文学大家。他注重著书立说,撰写《孝论》十二章,宣扬孝道思想,提倡佛儒调和,他还整编《六祖法宝坛经》。因为他的杰出贡献和深远影响,在整个中国佛教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䘣尊称为“一代孝僧”和“明教大师”而颂扬至今。

契嵩禅师

  明末自成和尚刘宝藏,未出家前能孝养母亲,剃度后因逢战乱、颠沛流离,所以肩挑老母,远游四方,托钵化缘之斋饭,先奉母亲食用,时间长达三、四年,直止母亲善终。

  明末清初的玉琳国师,为报母恩,在母亲去世时,于龛前席地跏趺七日夜,不沾粒米。

  近代高僧虚云老和尚因生不见母,为报答亲恩,发愿以朝山功德回向亡母。他曾三步一拜,从浙江普陀山一直朝拜到山西五台山,历时三年,途中风霜雪雨,疾病饥寒,行人之所难行,忍人之所难忍,艰苦备尝,终于得圆这一大愿。

虚云老和尚

  虚云的弟子宣化上人,当年在母亲去世后入土安葬妥当后,他就在坟旁开始了长达三年的守孝。

  笔者所认识的一乘禅师(其曾经到象州六祖岩参访)亦有如玉琳国师一样陪母守孝的德行。

  以上这些禅门高僧与六祖惠能大师一样,都是真正的“孝子”,是传承中华“孝道”文化的杰出人物,他们以孝为禅,禅中行孝,心念行直,知行合一,为后人高山仰止!

  (成稿于2020年9月19日)

编辑:mzb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