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记忆深处

2020年10月03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作者:唐芳    字号:[    ]     浏览次数:

唐 芳

  每个人都有一些难以抹去的记忆,一些旧事,一些故人,还有一些深深的爱和一些深深的痛。对于那些让我难以忘怀的美人,直到现在仍依稀记得当时见到她们的情景,惊为天人。说实在,并非是与她们过从甚密,有的甚至只匆匆见过一面,却历历在目。

  一位是我的表嫂。嫁给我表哥的时候她刚刚20出头,那时我不知道还有人可以长得这么美,高高鼻梁,小脸很白,眼睛会勾魂,还有那小身板,就像仙女下凡一般。其实,她最能打动我的是她那一脸的娇羞,和那不敢大声说话的样子。我只是与她有过简短交流,话不多,声不大。我甚至没听说过她的名字,直到现在我仍然没记住她的名字。她的美还在于,一辈子在村里劳作的女人,从当姑娘到当奶奶的年纪,身材还是那么曼妙,一生没有任何绯闻或者任何不良的传闻。只是,我表哥自从娶了她之后,就一直在村里呆着,没有外出,他们让我相信爱情就是长相厮守。

  一位是田东的娟姑娘。她是同事的好朋友,和同事去见她一次面,一起吃了个饭。对她念念不忘的是,她让人感觉太舒服了。那一举手一投足,那一笑一颦,整体就像画出来一样,高矮胖瘦完美到我怀疑她是从天上下到凡间来。浅浅地笑着,享受别人给她的礼遇,她知道在她成长过程中收到太多的赞美,因而态度不卑不亢,说话不徐不急。那天,我们三个年纪相仿的姑娘到底吃了些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但娟姑娘留给我的印象却是几十年来与日俱增。

  我承认,她就是留在我记忆深处最为深刻最为动人的人。以至于在后来的某一次,我与一位老板在席间谈起娟姑娘的美丽,他说一定要去田东找娟姑娘,看看是否与我说的一致。我说每个人对于美有不同的见解,见仁见智,不可去。

  一位是顾姑娘。那个年代,我们小县城的百货大楼突然来了个美人,整个县城都传开了。而且,百货大楼经理还挺会来事的,就安排顾姑娘站在进门那个柜台,卖什么是不记得了,只记得她就坐在百货大楼最显眼的柜台。顾姑娘是外地人,为了见她,我常常晚上去百货大楼闲逛。只是没过多久就见不到人了,似乎她在县城只是昙花一现。

  其实有很多时候,我们读过的书会有一些知识点,但因为空间距离遥远,我们不一定能理解它的意思,就比如“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之类。在一个小县城里苦苦追求生活的人,没出过远门就想象不出苏杭与天堂是怎样的关系。这不,传说顾姑娘是那边人,她成为我对“杭州出美女”这句话的启蒙老师,虽然那时我也不年轻了。

  现在我再和他人提起当年顾姑娘出现在县城掀起的热潮,很多人都说记不清楚,往事过眼云烟。只有我家先生还记得,可见当年顾姑娘给他的印象同样是多么的深刻,他告诉我说她是桂林人。但不管怎么说,她在我心目中依然是县城最美的姑娘。

  还有一位就是公安局家属子女。当时我们住公安局大院,院子里的孩子们经常一起玩耍,有一个八九岁的女孩来我家,和我女儿一起玩。看到她的时候我惊呆了,这姑娘,花骨朵般,亭亭玉立,自带光环。我想要是她出演《婉君》,应该没有童星金铭什么事了。据说,她家在鹿寨,每年放假的时候跟随父母回来探亲。后来,我见过她妈妈,那一头长及脚踝的黑瀑长发,惊心动魄地侵入到我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她让我知道什么是龙生龙凤生凤的道理。这孩子的美是有缘由的,她能在一秒钟里让人心动,让人心疼,那就是天生丽质,也就是天分。这孩子,就那么一直长在我的心里,直到现在我都不愿意相信她长大了。

  美人总是令人过目不忘,即便我也是女人,依然对她们的美有一种天生的好感。她们的美是无害的,她们的美是天然的,没有任何修饰,没有任何污染,一切都恰如其分。也许你们会说那几位我也见过一二,没见得像你说的那么美,那说明你看人心态和我看人心态不在同一个频道上。就比如当年中山路一枝花,我们这般年纪的人谁都没有见过她,只听江湖上传说,都说她极美,传得神乎其神,只是她的美属于那个年代,我们无从考究也就引不起好奇了。

  对于那些记忆深处的美食,同样令我难以忘怀。记得十几年前,我们单位部分女同志周末结伴去柳州。回南宁的路上我们走桂柳二级路,不记得是在头排还是哪里,中午在一家普通的饭店用餐,那里有一道名菜叫“干锅地羊”,你懂的。那皮、那半肥瘦、那配料,以及那种深入骨髓的味道,每每想起都会口舌生津。吃完那道菜,直到现在我还无法忘却那种佛祖说的味道,刻骨铭心,人间美味。遗憾的是,那次行程只记下《柳州秋菊螺蛳粉》一文,无论如何也想不起让我垂涎三尺的那道地羊美食是在哪家吃了。

  那味道,集中了我这辈子吃过那道菜最好的味道,也是最高的境界。很多时候,对不起那些曾经请我多次吃饭的朋友,因为每次出现同种菜品时我都会提起那道菜给我留下的美好。如今,吃过灵川的、吃过宾阳的、吃过玉林的味道,却还没有品尝到超越那道菜的味道。或许是时间已经更新、空间已经变化,更重要的是在一起吃饭的人已经完全不同了。我无法用言语形容那种美味,却能让我十几年来念念不忘。

  记忆深处尚有一些事让人无法释怀。它像一根针深深地扎在我心上,每每想起就被刺痛一下。曾经,读遍一位文学老师所发表的作品。作品语言风趣幽默,故事引人入胜,布局环环相扣。在虚构与非虚构间游刃有余,抽丝剥茧入木三分,每一部每一篇都令人捧腹。老师近年来获奖无数,很多作品堪称佳作。偶尔我们会相互交流,更多时候是我倾听他的创作题材和写作过程,那种生产过程的艰辛和出世收获的愉悦相互胶着,深深地感染了我。作品呈现给读者大多是美好的画面,不得不承认,他的作品一级棒,作为读者我受益匪浅。

  只是,老师认可我讲述的故事,认可我身处的环境,但并不认可我写的文字。而且,他批评人的方式难以让人心悦诚服,如鲠在喉。每个人在不同领域会有自己擅长的一面,我不敢以自己的短处去比人家的长处,更不敢以自己的业余爱好挑战人家的专业。这事,让我深深地自责。

  一些人,一些事,一旦错过就不再重来。离开沪上也是这样的一种情感,总以为还会故地重游,总以为来日方长,未曾想却成了曾经的风景,占据着记忆深处最为辽阔的地方。企业家虎哥出差沪上给我发来信息,问离开之后可曾后继有人。我遗憾地告诉他,他们失去了长三角,而我失去了整个春天。还是子焉的话让我惊醒,“这个时候,你就不要想太多了。”

  其实,在记忆深处挖一挖总能找到很多令人难以忘怀的人和事,只是那些不用挖就时不时跳出来的人和事,那些一直烙印在心底里的人和事,才是我想表达的记忆深处的人和事,也就是我说的那些深深的爱和深深的痛。

编辑:蒙树起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