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苗寨传唱幸福歌谣

——融安县长安镇安宁村大袍屯瑶胞的爱情与致富故事

2020年11月27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作者:覃雅妮 覃庆和 卫 纲    字号:[    ]     浏览次数:

本报记者 覃雅妮 通讯员 覃庆和 卫 纲 文/图

梁晓花在家中织布。

融安县长安镇安宁村大袍屯全景。

游客在品尝苗家特色美食“簸箕菜”。

在大袍屯举行的芒篙节上,一位苗族群众给装扮成“芒篙”的青年敬酒。

  苗家有好女

  距融安县城23公里的大袍屯是该县长安镇安宁村7个自然屯唯一的苗族屯,共有村民122户415人,苗族占100% ,特色民居以苗寨的木楼为主,木楼多建在依山傍水之地,给人一种怀抱大自然之感。

  热情好客的梁晓花,家就在这。在巍巍青山的怀抱中,在静静流淌的泗维河旁,梁晓花和爱人凤小明亲手搭建的爱巢“花明楼”,坐落在阳光充足、气候宜人的山腰上。

  梁晓花夫妇携手战贫困,在美丽苗寨传唱幸福歌谣的故事被人们传为佳话。

  梁晓花是从融水苗族自治县安陲乡大塅村嫁到大袍屯的苗家姑娘。出嫁前的梁晓花清纯可爱、从小能歌善舞,苗家传统赛芦笙、踩歌堂、多耶、行歌坐夜、拦路歌、敬酒歌等歌舞,梁晓花都学了个遍,每到芒蒿节、闹鱼节、“三月三”和“六月六”等苗族节日庆典,梁晓花和村里的“答啤”“答减”(苗语:姑娘、小伙)都会载歌载舞庆祝节日。

  苗家姑娘都爱美,梁晓花7岁开始学习苗绣,14岁学会织苗锦,心灵手巧的梁晓花用各种颜色的丝线在宽窄不一、长短有别的布条和布片上挑绣出花草、鱼虫、鸟兽、蜜蜂、蝴蝶等图案,用家禽羽绒扎成一小束一小束,并串上薏米壳或小玻珠,然后分别将绣上图案的布条和布片以及小束羽绒或镶或吊挂在衣服的肩背、衣脚、衣袖、飘带、百褶裙等各个部位,16岁的她穿上了亲手制成的锦绣盛装,那是一件图案搭配有序、颜色相互交错、白色羽绒饰边的百鸟衣。

  梁晓花是苗绣传承人,她就像深山里悄然绽放的一朵幽兰,总想给花披上最美的衣裳。她自己种棉花来织锦织布,然后自己绣花,再做成衣服,平时穿的苗族衣服、节日盛装、就连背包、袋子、鞋子也都一针一线倾情绣上苗绣。她把生活都绣在了衣服上,也让生活染上苗家人浓郁、独特的色彩。

  梁晓花嫁到大袍屯后一直过着清贫的日子。因苗寨地处偏僻、交通闭塞、经济落后、基础设施薄弱,2015年底精准识别后,大袍屯有建档立卡户72户257人,贫困发生率高达61.92%,是安宁村贫困发生率最高的一个自然屯。

  自觉传承苗文化

  每年农历正月初九,大袍苗寨悠扬芦笙声响起,梁晓花都会为女儿穿上亲手缝制的百鸟衣,帮她戴上美丽的银质头饰,和村里所有身着节日盛装的苗族姑娘们,围绕着民俗广场中心的图腾柱欢快起舞。

  这天,是大袍苗寨一年中最盛大的节日——芒蒿节,其中“芒篙”祈福是最受欢迎的民俗文化活动。当地青壮年脸戴用古树刻成的面具扮成的“芒篙”(野人),披着芒篙藤制成的蓑衣,脸上和手上涂抹黑锅灰,聚集在一起跳起了芒篙舞,并趁观看的客人不备在客人脸上蹭上黑锅灰,这是为客人送去新春祝福的一种仪式,据说被涂了锅灰的客人一年都能好运相伴。

  “芒篙”相传是当地苗族群众的福神,代表祝福之意。芒篙舞与芦笙踩堂舞表演由旧时苗族祖先为抵御野兽和盗贼侵扰所表演的动作演化发展而来。

  传说苗族祖先居住在深山老林里,人烟稀少,庄稼时常被野兽糟蹋,遭遇盗贼偷窃、侵扰掠夺。苗家人想了很多办法都未能幸免。于是,找来古树皮制成面具,用古藤制成蓑衣,在农历正月初九这天,脸戴用古树刻成的面具,披着芒篙藤制成的蓑衣,脸上和手上涂抹黑锅灰,扮演“芒篙”跳起了芒篙舞。野兽和盗贼误以为是天神下凡便不战而退。之后,每遇盗贼和野兽时,他们就用同样的办法,每次都能成功地抵御盗贼的侵扰掠夺。

  在长期的生产劳动和与盗贼、野兽的斗争中,他们还学会了用竹子做成的管状的响器——芦笙来驱赶盗贼与野兽,如遇盗贼进寨和野兽偷袭,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拿起芦笙、戴着面具走到门前地坪,吹起芦笙,跳起芒篙舞,通过芦笙、芒篙和踩堂舞蹈驱赶,一次次地吓跑了盗贼与野兽,同时带走一年的灾难和病魔。芒篙舞和芦笙踩堂舞也逐渐成了苗族人独有的舞蹈,一代一代地传承下来,延续至今,逐步演变为苗寨的民俗传统节日,并添上了新春祈福的寓意,成为当地传统文化的活档案。

  拥抱美好新生活

  “我从小在苗寨长大,深爱苗寨的一切。”梁晓花坦言,她愿意从吉兴苗寨嫁到大袍苗寨,除了被凤小明的真诚追求打动之外,还因两人都热衷于传承苗族传统文化,都有脱贫致富的志向。

  1998年春,梁晓花成了凤小明的结发妻子,他俩在破旧的吊脚楼里相拥而坐互诉衷肠,温香满怀,从此生活中的苦难有了共同分担的肩膀。

  婚后的生活是平淡又清苦的。特别是养育了4个孩子之后的梁晓花夫妇,也曾“抛家弃子”加入外出务工的队伍,拼命挣钱养家。可是因为夫妻俩文化低,从事的工作挣钱少,所以梁晓花家一直没能摆脱贫困。

  直到2015年情况才有了转机。精准扶贫开始全面实施,大袍屯通过党建引领、能人带动、集体发展等创新模式,扎实开展脱贫攻坚工作。

  大袍屯森林茂密、河流密布,拥有得天独厚、秀丽多姿的自然风光,2017年至2019年,为了发展大袍屯旅游产业,国家与当地政府投入大量资金,凿山开路,硬是给村屯修出了一条长10多公里通往县城的公路,还为屯里建设了最具苗寨特色的风雨桥、苗寨民族楼、苗寨办公楼、民族广场等公共设施。这些有民族特色的公共设施和周边的特色民居井然有序地排列在环山傍水之间,与大自然完美融合,促进了该屯特色生态旅游产业的蓬勃发展。

  当地群众依托香杉公园的资源优势和传统苗族风情大力发展生态旅游,香杉种植和旅游开发成为当地群众增收脱贫的新途径,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特别是大袍屯传统节日芒蒿节,村民举行芒蒿祈福、芦笙踩堂、舞蹈表演、百家宴等文化活动,同时还举办特色产品发布会,销售当地的民族特色产品;每年的农历六月初六的大袍传统的抓鱼节,村民与游客一起水中闹鱼抓活鱼庆祝丰收,每年接待游客合计约3万人次。

  “政府还通过粤桂合作和上级危改修缮资金,共投入100万元进行危房修缮,使我们屯群众都住上稳固的住房。”梁晓花感激地说。梁晓花过去的蜗居破旧漏雨,人均面积不足12平方米。如今她借力危房改造工程的援助资金,建设了一栋280平方米的吊脚楼,并且开起农家乐,吃上了旅游饭,从此致富奔小康。

  梁晓花说,她给自己的房子取名为花明楼,寓意要过如花一般美好的生活。这栋纯木质结构建筑独具苗家特色,依山而建,大门前是装上靠背栏杆的3米长走道,25根香杉木大柱子撑起两层楼的框架,盖瓦的大屋房顶,屋檐造型十分讲究,屋脊用瓦片搭成一双对称的游龙形象,檐底瓦和托板都涂白灰,轮廓分明,分外醒目。房屋格局是8间正房再搭一个大厅。建筑随坡高低起伏,层叠而上,极具美感。

  随着苗寨旅游业的蓬勃发展,梁晓花把花明楼一楼装修成了饭厅,可同时容纳3个大桌的游客,二楼改成了民宿。“去年光做餐饮部分,就赚了3万多元,旅游高峰期时虽然每天都要围着灶台转,但是日子有了更多的盼头。”梁晓花开心地说。

  如今,梁晓花更爱脱贫后的大袍苗寨——村容村貌发生巨变、产业兴旺、村强民富,至2019年底全屯已脱贫67户242人,余5户15人未脱贫,贫困发生率降至3.61%。

  据了解,近年来,融安县认真践行习近平总书记的“两山论”,发挥“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资源优势,深入挖掘大袍苗寨的“林海杉源”和民族文化资源优势,重点包装大袍苗寨芒蒿节、“三月三”、闹鱼节等传统文化,策划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节庆活动,既有效促进优秀民族文化传承和发展,又打造了民俗体验旅游产品体系,提升融安民俗文化旅游产品品质,为发展地方经济助力添薪。

编辑:韦亦玮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