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2020年《广西文学》年度优秀作品揭晓

2020年12月17日    来源:《广西文学》    字号:[    ]     浏览次数:

  2020年《广西文学》年度优秀作品揭晓了!

  本次年度优秀作品终评会日前在南宁举行。秉持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和专业、严谨的精神,本次终评会的评委从广西作家协会评委库中随机抽签产生,他们是:东西、田耳、黄佩华、丘晓兰、陈纸、陆辉艳、覃瑞强。经过评委们充分酝酿、讨论和投票评选,从《广西文学》2020年刊发的小说(含小小说)、诗歌、散文、评论、报告文学作品中,最终评出优秀作品奖14篇。其中:小说6篇(中短篇小说4篇、小小说1篇、新人奖1篇);诗歌2篇;散文2篇;“重返故乡” 2篇;评论1篇;报告文学1篇。

  这些优秀作品或关注现实,关注当下人的精神困境,蕴含对时间、对生命、对人生的深沉拷问;或以开阔的艺术视野,丰富的现代性书写人性的光芒;或对故乡进行体察和广阔的思考,挖掘乡土生活的丰沛意义;或以细腻的笔触深入贫困山村,以文学的形式助力精准扶贫,为脱贫攻坚贡献文学的力量。这些作品都是坚持思想精深与艺术精湛相统一,呼应时代精神的艺术佳品。

  授奖词

  胡学文《纪念日》

  纪念日其实无可纪念,经历了丧偶式婚姻的一对夫妻仍在血肉模糊地强自磨合,让生活一直苟延,却因一个极小的意外,剥开彼此间所有的伤口。中年危机已是小说中一再提起的话头。胡学文匠心独具,节外生枝,沉着且翔实地道出危机的实质:接下来的路程就像行至玻璃栈道中间,前进和后退都一样艰难。

  林东林《飞旋海豚》

  海豚为摆脱身体附着物的飞旋,却成为看客的表演。由此核心意象出发,林东林敏锐捕捉到现代生活中观看与被看,热闹与寂寥双向并行的荒诞,以诚挚、平等的目光全方位无死角地切入小人物的苦难表演。

  金仁顺《众生》

  金仁顺以日益老道的笔法,以日渐简省的语言,迅捷精准地勾勒身边各色人等,只需轻盈的一个转折,甚或是记述生活本身顺然的延展,各自命运的迹线总在一个个瞬间陡然清晰。笔记小说,方寸天地,于此有了启阔或浊重。

  盘文波《一种构想》

  这是一个脱贫攻坚题材的故事。扶贫工作队员在帮扶一个极度贫困户过程中,遇到了一桩情感旧案,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怨情仇,让他产生了一个构想。他试图为他们厘清旧账,重组家庭,使女人迅速摆脱贫困,让孤单的男人得到爱情。然而,他一厢情愿的努力,却难得如愿以偿,构想最终变成了空想。当爱情面对亲情与伦理,责任与岁月,使得横挡在当事人面前的贫困变得苍白渺小,理性终究战胜了情感,人性的光芒被点亮。

  臧北《大神马姚尔逸事》

  这是一组寓言小说。作者笔下的大神马姚尔不像是一个具体的人,似乎只是一个道具或者符号。他游走于天地之间,行为诡异而神秘,却暗喻某种现实的存在。这组小说的意义在于作者超出生活的想象力,把小说的叙事空间延伸到了常理之外。

  宁经榕《刺猬》

  我和阿阳的少年时代充满了乡间的情趣,也有不少奇幻和惊悚。怪癖的阿阳不仅会咬人,还爱吃小动物,甚至小刺猬也不放过。离开家乡多年后,我心里时常惦念失联的玩伴阿阳,每每回想当年的窘事总是难以释怀。小说表现了丰富的乡村生活形态,叙述冷峻从容,语言清新顺畅,情感不矫揉造作。作者具有较强的叙事能力,有较大的文学发展空间。

  刘频《侧光里的写作》(组诗)

  刘频保持着他一贯的创造力,对世界、人性与社会的思考成熟、睿智又不失锋芒,常有新颖奇特的角度,他的语言触角在历史与现实中切换自如,借助于虚实相生的场景表达自身的处境和心灵体验,让读者也有一种身份与精神的代入感,这让他的诗具有与众不同的气质,展现出丰富的情感世界和开阔的艺术视野。

  游以飘《边境》(外二首)

  游以飘的诗歌质地纯正,极具探索性和现代性,意象跳荡灵动,语感敏锐、细腻、准确、张弛有度。他对现实有极强的处理和转化能力,将深沉的哲思倾注于笔下的事物,在叙述与呈现中有对时间、生命、历史的思辨,同时也显示出独特的文化基因。

  陈峻峰《风中少年》

  借助对身边人、事的一一铺陈,直探少年故乡的幽微深处;不动声色却娓娓道来的时空、世事、人心,朴素平实又荡气回肠。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风中少年,也因此获得了人物标本式的艺术意味。

  杨献平《作为故乡的南太行》

  作品以寻找家谱为主线,深情叙述祖先的足印和现代文明的印记,呈现世道人心;用当代的眼光回望和探查南太行乡村的人文和自然秩序,考究时代背景下的乡村嬗变和人群信仰与生存状态。行文如尖刀,如响箭,直抵人心。

  胡竹峰《饮酌》

  作品谈茶饭酒食,写的是才情性情心情世情,清香满枝,高天流云。在历史深度与文化底色上横勾纵抹,一茶一饭的饮酌,映照人生与自然的情致。文字疾徐有度,亲和朴素,腕底生香。

  何述强《乌雷的那一场雨》(外一篇)

  依托厚实的八桂热土,扎扎实实向历史的纵深探求。呈现了作者文化视野的开阔、民族感情的深厚和笔墨艺术的干练,传达出广西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浸润着温馨的民族情愫以及现实的人文关怀。

  刘波《作为景观、资源与方法的“村庄”》

  拥有深厚诗学素养和绵密前瞻性思维的刘波,熟谙现代诗的写作脉络和肌理,围绕广西诗歌双年展“又见村庄”主题,进入文本内部探讨了乡村诗学的当下性及普遍意义,细致阐释其书写价值以及症结所在,并对未来乡村书写的向度与可能性提出了真诚而超越的建设性意见。

  向志文《百坭村的女子图鉴》

  精警隽永,凝练有力,通过宏观和微观相结合,生动具体地塑造黄文秀的形象,表现出黄文秀在脱贫攻坚的第一线倾情投入、献出自我,用美好的青春诠释了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弘扬了广大扶贫干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大爱精神。

  小贴士

  《广西文学》年度优秀作品奖介绍

  《广西文学》创刊于1951年,是我区历史最悠久的纯文学期刊,担负着繁荣广西文学创作、培养广西本土作家、积累广西地方文化的重任。长期以来,《广西文学》在出精品、出人才方面不断探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成为广西文学的重要阵地。《广西文学》年度优秀作品奖的前身是《广西文学》“金嗓子”奖,从2002年开始到2013年,共举办了十一届,是广西金嗓子集团支持《广西文学》办刊的重要举措之一。近年来,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广西文联党组加大对《广西文学》办刊支持的力度,根据广西文联党组的安排,从2017年开始,我们恢复《广西文学》优秀作品奖的评选。

  《广西文学》将在未来的岁月一如既往地继续挖掘和培养优秀作家,使广西文学的薪火得以延续!

编辑:韦亦玮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