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我的业余禅耕之路(上)——广西六祖遗迹的发现及研究

2021年01月11日    来源:老年日报广西新闻    作者:吴孝斌    字号:[    ]     浏览次数:

  六祖惠能(俗名卢惠能,也称六祖慧能)是中国禅宗的第六代祖师,唐代岭南道新州(今广东省新兴县)人,是佛教中国化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他将佛教中国化、平民化、世俗化,使禅宗文化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后世将他与老子、孔子并称为“东方三圣”。在他圆寂之后,王维、柳宗元、刘禹锡等三位唐代文坛领袖先后为其书写碑记。

供奉于韶关南华寺的六祖真身

  近代高僧太虚大师说“六祖实为中国隋唐以后最伟大的人物”。国学大师钱穆亦认为:“后代中国学术思想史上有两大伟人,对中国文化有其极大之影响,一为唐代禅宗六祖慧能,一为南宋儒家朱熹”。毛泽东主席也曾给惠能以很高的评价,称他“是禅宗的真正创始人,亦是中国佛教真正始祖”。习仲勋在1979年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时,曾突破重重阻力,下令对韶关南华寺文物严加保护,恢复对六祖真身的供奉。

文献纪录片《习仲勋》截图

  六祖惠能的一生当中,青年时期的惠能半夜从五祖弘忍处得授衣钵后,连夜从湖北黄梅出发远走南方,并在其后的约十五至十六年间隐修于岭南大地,但其具体的隐修生活的地点是一个谜团。根据《坛经》的“逢怀则止、遇会则藏”之说,后人的研究多数集中在广东的四会和怀集两地,但对同属岭南地区的现广西区域的关注与研究基本没有。

  机缘巧合,2013年在广西武宣县工作期间,外出的一次偶然,我进入广东省韶关南华寺,开始对慧能这个伟人有了初步的了解。2014年末,我调任回到家乡象州县。2015年5月,又一个偶然,我探寻象州西山,发现其上的“六祖岩”与六祖惠能有着极大的关系,于是撰稿《探寻象州“六祖岩”》在2015年6月9日的《来宾日报》上发表,其后又进行深入的研究并公开发表系列文章,终于揭开了当年六祖惠能在落发之前曾隐修于象州西山这个“千年之谜”。

  象州县六祖遗址的发现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最先关注的是时任广西历史学会长的黄铮教授(广西文史研究馆馆员,二级研究员,广西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2015年6月27日,黄铮首先到六祖岩考察。7月13—15日,黄铮组织广西历史学会专家组到六祖岩实地考察,在交流座谈会上,专家组的10位专家一致认同我提出的“禅宗六祖惠能曾在象州隐匿修行悟道”推断,认为象州六祖岩是一份非常厚重和珍贵的历史文化资源,认为这是一个重大发现,将载入史册。

广西历史学会专家组考察六祖岩合影

  经过综合的调研,黄铮教授撰文《重视广西六祖遗迹的保护与开发利用》2015年11月23日在自治区政府参事室(文史研究馆)《参事建议》第52期上刊载。2015年12月8日,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陈武对该文作出批示;2016年2月3日,时任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常务副主席蓝天立也对该文作出批示。2015年12月,黄铮教授所写的论文《广西六祖遗迹述论》分别在《岭南文史》、《广西文史》、《六祖禅》上发表。《六祖与广西之缘》2015年12月29日在《广西日报》花山专刊发表。广西的六祖遗迹进一步引起关注和重视。

陪同桂林市桂海碑林博物馆专家考察

  根据自治区领导的批示精神,自治区文化厅(文物局)领导到象州实地考察了六祖岩,现场听取了我的汇报,提出了做好六祖岩石刻及相关文物保护的意见。随后,自治区文物局安排桂林市桂海碑林博物馆馆长率专业技术人员到象州县考察六祖岩石刻,形成《象州六祖岩石刻考察报告》,上报自治区文化厅;报告充分肯定了象州六祖岩石刻的真实性及其文化价值,同时提出了保护意见。自治区文物局还邀请了河南省著名文物专家杨蔚青到六祖岩进行实地考察和指导。随后,自治区文物局拨出专项经费对象州六祖岩进行保护及环境治理。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将“象州六祖岩摩崖石刻”列为自治区文物保护单位,并于 2017年12月8日予以公布。

  同时自治区宗教局也派人到象州六祖岩进行了专题考察,并在南宁听取了我和黄铮等专家学者的情况汇报;自治区宗教局领导认为,象州六祖岩六祖遗迹的发现,对提高广西佛教的地位有重要意义,可以围绕象州六祖岩与六祖文化,先召开一个广西区内的研讨会,再召开一次全国性的研讨会,对象州六祖文化资源作出进一步的论证并扩大宣传。

  2016年1月22日,由广西历史学会与象州县政协主办的广西六祖遗迹座谈会在象州召开,区内文史与考古专家、广西佛教协会会长成清法师等佛教界人士以及来宾市、象州县、永福县有关部门代表40多人出席,我在会议及六祖岩现场分别进行了汇报和解说。与会人员通过实地考察与调研,对象州与永福两县的六祖遗迹相关信息进行充分的研讨与交流,一致认为是真实的、可靠的,也是珍贵的、难得的。并认为,象州六祖遗迹是非常宝贵的禅宗六祖文化资源,应很好地保护和开发利用。

  2016年5月14日,在爱心人士的努力和帮助下,重达2吨的汉白玉六祖圣像在象州六祖岩重新归位安座。5月17日,我离开象州县到武宣县政府任职。虽然离开了象州,但在业余时间里,我依然保持着对六祖禅文化的关注与研究。

  广西六祖遗迹的发现在广东引起了强烈的反响。2016年10月中旬,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室(文史研究馆)主任(馆长)张小兰一行6人,专程来到象州县和永福县考察六祖遗迹。我受邀回到象州陪同考察并进行了全面系统的介绍。张小兰馆长及广东专家对我的研究的成果给予了充分肯定,对象州的六祖遗迹感到震撼,认为这处遗迹是真实的、可信的,是六祖文化资源的重大发现,六祖文化是“两广”共同的宝贵财富,应加强交流、共同研究,促进禅宗文化遗迹的保护与开发利用。

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室(文史馆)专家考察

  2017年8月,国内知名禅宗六祖文化研究专家、广东《六祖禅》杂志执行主编、广东社科联专职副主席林有能先生率由广东六祖文化研究专家组成的调研组到象州考察,我也受邀全程陪同。专家学者高度评价了我对六祖遗迹所做的相关论证与研究,肯定了象州六祖遗址的真实性与可信度,认为它是对岭南地区六祖文化资源的重要补充,考察后使人觉得眼界大开。专家们还倡导建立两省(区)六祖文化研究联席会机构,以共同推进对六祖文化资源的保护、研究与开发利用,并就计划于2018年在象州召开一次全国性的六祖文化研讨会进行了磋商。

广东六祖文化研究专家组现场考察

  2017年11月,在象州县政协前期编辑的《六祖慧能在象州》(共三辑)的基础上,经重新收集整理和编辑,《象州六祖岩与禅文化》一书正式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该书共收录我所撰写的文章共有30篇,这是广西首次公开出版的研究广西六祖遗迹及禅宗文化的书籍。

  2018年6月19日至21日,全国性的“广西(象州)六祖文化研讨会”在广西象州县成功召开。这次研讨会由广西历史学会主办,广西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和象州县禅宗六祖文化研究会承办,广西佛教协会协办。这是迄今唯一在广东以外召开的关于六祖惠能的专题学术研讨会(1997年曾在澳门和广东联合举办过首次六祖慧能与岭南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得到了学界的热烈响应,来自北京、江苏、山东、浙江、安徽、四川、广东和广西等地的学者、佛教界人士近90人出席,提交论文56篇。我在研讨会上进行了《象州六祖遗迹研究汇报》的主旨发言,会议围绕六祖隐迹15年之行踪及遗迹、象州六祖遗迹及其价值、六祖圣迹的保护与利用、六祖文化与“一带一路”建设、六祖文化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问题进行研讨。研讨会还通过了一个由我起草的《倡议书》,呼吁切实保护象州六祖岩,将其建成岭南一处禅宗文化圣地;进一步做好六祖文化的学习与研究,使禅宗文化成为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必要补充;搭建起一个禅宗文化交流平台,使六祖文化在助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积极作用。此次研讨会取得了多方面的学术成果,同时也大大提高了象州六祖岩的知名度,大大提升和扩大了广西佛教的地位及影响。《中国社会科学报》报道了此次研讨会的消息。

广西(象州)六祖文化研讨会现场

  2018年8月,由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参事室(文史研究馆)将象州研讨会论文进行选编的《广西文史》(2018年第4期)“广西六祖遗迹与六祖文化”专刊印刷刊行,我个人所撰写的《象州六祖遗迹研究综述》等3篇论文收录其中。

  2019年6月,《中国社会科学报》以“人文岭南”一个专版介绍了象州研讨会的成果。

  2019年9 月,经过我及林有能、黄铮两位老师的积极协调,象州研讨会论文选编集《六祖慧能文化研究》由中国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正式公开出版发行。广西的六祖遗迹及其研究成果在国内得到了进一步的宣传。

  2019年10月26-27日,中山大学哲学系、中山大学禅宗与中国文化研究院等单位联合举办“禅宗中国化的历程:回顾与展望”全国学术研讨会,我受邀出席并在会议上进行主题发言,进一步介绍了广西的六祖遗迹,指出广西的禅宗文化应该引起各方面的关注和重视。

  2020年3月1日(农历二月初八)是六祖大师1382周年的诞辰纪念日,因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不能开展聚焦性的纪念活动,由广东省新州六祖惠能文化研究会发起而以网络直播方式进行,并决定由我和中山大学哲学系博士生导师冯焕珍教授进行讲座直播。当日下午我以《讲好广西故事 弘扬六祖禅文化》为题进行了约一个小时的网络直播,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2020年6月,为加强广东、广西两省(区)六祖文化的交流,我在六祖故里广东新兴县受聘为广东省新州六祖惠能文化研究会高级研究员,并接受了【我的六祖禅缘】的视频专访,社会反映良好。

  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我还格外关注广西各地有关六祖大师的传说及相关历史记载,并先后到梧州藤县、玉林北流、桂林荔浦等有关县(市)进行实地调研,认真研写相关的文章,《禅宗六祖慧能到过藤县吗?——藤县六祖祠略考》等多篇文章获《六祖禅》刊物刊载。

  2020年11月,首届东盟广西佛教论坛——广西佛教中国化与海上丝绸之路研讨会在广西桂平召开,我受邀出席并在大会上进行了《广西六祖遗迹及建筑传承》的主题发言,广西的六祖遗迹再次引起学术界及佛教界的高度重视,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黄夏年教授等著名学者将广西(象州)称为禅宗“南宗之源”,广西的佛禅文化地位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笔者在首届东盟广西佛教论坛上发言

中国社会科学院黄夏年教授大会发言

  回首一算,象州六祖岩的重新发现已超过5年半,经过我业余时间坚持不懈的努力及众多领导、专家和同行们的支持与帮助,广西(象州)的六祖遗迹从之前的深藏山中无人知,到现在的普遍肯定认可并广泛传播,而且被尊为禅宗“南宗之源”,实在已经是非常的不容易!尽管不少人有更高的期望……

  (未完待续)

  (2021年元月9日下午)

编辑:韦亦玮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