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用“诗意叙述”激活“壮族活词典”

——浅析壮族作家黄鹏散文集《花山画语》

2021年03月11日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丘文桥    字号:[    ]     浏览次数:

《花山画语》。黄鹏 著

  壮族,是我国少数民族中人口最多的民族,记录和描写壮族的著作很多,在涵盖历史文化更深的散文集《花山画语》中,有令读者更立体的认识和感知。这本散文集是壮族作家黄鹏的著作,作为第三届、第七届壮族文学奖,第四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花山奖”的获得者,黄鹏表现出一个壮族作家的情怀与担当,把广西地理标志性风物、文化都在这册30多万字的文本中立体地、多维度地展现,不啻是一部“壮族活词典”。尤其可贵和难得还在于散文集里的历史文化、风情风物的记叙,用了最可能的诗性语言,用诗意叙述的方式写作这部散文。

  《花山画语》收录了《探秘岩画》《锦绣旧州》《布洛沱神》等51篇散文,是黄鹏近几年来散文作品的续集,全书包含了“一方水土”“十分悠久”“百里画廊”“千年流风”“万象更新”等五个专辑。《花山画语》中的广西山水和民俗风情誊写,融进散文字里行间,对壮族文化的主要代表“花山”“铜鼓”“布洛陀”等方面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解读和描摹,不仅对壮族文化有深刻的认同,也有对这些历史的冷静审视,自始至终体现出作家本人的民族文化自信。

  这本《花山画语》里,《南宁府志》《市志》《广西通志》《桂海虞衡志》等史料黄鹏信手拈来,可见他在审视这些民族的、历史的风物、风俗的同时又格外严谨,也正因此,散文集同时也是具备抒情色彩的历史文化纪实。

  浓厚的平民意识以及朴素自然的抒情风格,是黄鹏试图通过历史文化实录体现出来的文学性,因此在阅读《花山画语》时,我更愿意发现一名优秀诗人用诗意叙述的写法来写散文。黄鹏的散文所拥有的诗意也是从诗歌那里通过“乾坤大挪移”借用来的,所有章节都试图告诉读者“花山画语”存在的历史文化底蕴,从中可以读到扑面而来的浓郁诗意,犹如从窗外射进来的一道阳光,尤其难能可贵。

  黄鹏的散文非常睿智。而在诗意叙述过程中,他往往又能出其不意使用大反差、时空大跨越、通感大交织造成突兀的效果,让诗意陡增。在《那楠往事》里,对“鸟趣”的刻画独特、饱满,对历史人物充满摇曳的描绘,与时代精神恰到好处地暗合,让读者对在那楠发生的“鸟趣节”有了更多的感知。“盘古造天地……大地还未造得平整,大地造得还不够宽”(《布洛陀神》),这种逆反语言的技法在特定场合特定时段的出现不仅奇特,而且深刻。“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布洛陀都是壮民族的精神向度。”对神的敬仰造成了对壮族历史、传说的仰望,不正精准地刻画出了“信仰是心灵的寓所、信仰是精神的高台”这个时代精神特质么?

  走进《山高水长》就会发现,作家为我们展现的故乡其实是他心灵的故乡,也是经过了他审美眼光过滤的故乡。故乡如同他笔下的山水在记忆里枝繁叶茂,并在他的心灵里开花结果。以至于让他的城市生活也明显带着故乡的印迹。故乡的经历升华为壮族文化历史的由衷审视,这成了贯穿整部《花山画语》的丰厚沉淀,黄鹏饱醮着感情尽情地书写着,读者可以通过诸如此类的描摹最直观地认知和感受壮族文化的精彩和博远。

  黄鹏的散文语言相当文气、典雅,注重诗意的连续性,但却并不古奥。他写的《南湖水意》,不仅写出了水的美学境界,也写出对待水的态度;他写《锦绣旧州》,通过白描的叙述写法,写了旧州的历史与文化,也表达了旧州人的文化氛围、人文关怀和精神追求;他写《以水为街》,为新南宁人推介一个老的南宁,从“一条历史的街”写到“一条未来的街”。如此等等,黄鹏带读者走遍广西独特的文化历史现场,又一起见证未来的可能,这些看似寻常的景物,却写得含蓄隽永,神韵超然,深入人心。

  “万趣融于神思”,恰恰是作家黄鹏的心灵写照。在《花山画语》里,他显然做到了:把一部壮族的“活词典”用几年时间潜心打造,用诗歌的方式讲述历史与文化,这便是《花山画语》更具意义的价值。

  (作者简介:丘文桥,广西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诗集《大花房》和《静谧的风景》,作品多次入选全国年度选本和中学语文教辅教材)

编辑:韦亦玮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