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孜孜不倦的新时代歌者

——读《新时代颂——石才夫朗诵诗选》

2021年09月03日    来源:文艺报    作者:容本镇    字号:[    ]

  在壮族作家石才夫的诗歌创作中,有两种风格迥异的类型,一是简约质朴、内敛含蓄,比如诗集《以水流的姿势》《流水笺》中的许多作品即属于这一类。二是激越豪放、气象恢弘,这一类诗作主要收录在《八桂颂》《新时代颂》两部诗集中。两种类型的诗歌,两种不同的创作风格,竟奇妙而和谐地融合在一个人身上,可谓是红牙板与铜琵琶的有趣组合,是晓风残月与大江东去的韵律和鸣。两种类型的诗歌创作,颇能体现出诗人开合有度、收放自如的思维格局和吐纳风云的胸襟气质。

  《新时代颂》是石才夫的第四部诗集,收入的作品绝大部分都是朗诵诗或曰主题性作品。这些作品除了曾在各种媒体公开发表外,还曾在各种晚会、演出或广播电视节目中朗诵过,其中有的诗作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石才夫的朗诵诗创作,可追溯到大学时期。在校读书期间,他就是一位活跃的校园诗人。1988年大学毕业前夕,他创作的诗歌《明天我们毕业》,被选为全校毕业晚会的诗歌朗诵节目。告别母校前夕,是一个令人依恋感伤又对未来满怀憧憬的时刻。当同学们声情并茂地朗诵《明天我们毕业》的声音和伴奏音乐的旋律回荡在大礼堂的时候,台下座无虚席的年轻学子们的心弦被深深打动了,有些人竟然泪流满面。我当时是广西民族学院(今广西民族大学)中文系的一名年轻教师,得以见证了演出时的动人情景,内心也受到了强烈感染。此后数年,这首诗不仅成为广西民族大学毕业晚会的保留节目,而且成为许多高校毕业晚会必选的朗诵诗节目。2009年,《明天我们毕业》收入上海百家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朗诵诗经典》一书。

  或许是冥冥中的一种预兆,在后来的岁月里,朗诵诗创作竟成为石才夫创作生涯的主线之一。每逢一些重大节日、重要时间节点、重要事件等,他都会创作出主题鲜明、境界高远、激情飞扬的诗作。石才夫的朗诵诗写作获得了文艺界和社会的肯定,为他带来了声誉。许多重要宣传活动或重要文艺晚会,常常邀请他进行主题朗诵诗创作,如《旗帜》《新时代颂》《我邀明月颂中华》《歌唱祖国——献给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奔——献给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山河铭记——献给百色起义、龙州起义80周年》《千秋百年——献给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等。对祖国山川风物和美丽壮乡的咏唱,对英雄人物和英模群体的讴歌等,也成为石才夫诗歌创作的重要主题和题材,如《壮美广西新时代》《八桂颂》《南宁颂》《桂林谣》《北部湾放歌》《一滴水回到河流——悼黄文秀》《芳华路上——致敬张华同志》《忠诚颂》《因为有你》等。

  朗诵诗是最适宜于表达强烈情感和直抒胸臆的艺术形式之一。石才夫对朗诵诗创作是有自己独到见解和深刻体会的,他认为,“好的朗诵诗,首先得是好诗,具备一首好诗应该有的要素。既要主题鲜明,又要体现真情实感,有大河奔涌,也有静水深流。”“现代诗如果要作为朗诵诗,则需要作者在写作时,顾及朗诵的特点,比如形象性、抒情性、语词的音韵节奏、句子的长短参差等。如果是为晚会或演出创作的朗诵诗,还要注意突出主题,融入节目整体等。”(石才夫《诗意的另一种呈现》)在石才夫看来,朗诵诗绝不是那些缺乏诗意、缺乏情感的空洞的“口号式”文字,而是一种具有自身写作要求、写作特点和鲜明艺术特色的诗歌样式,是诗歌家族中的重要成员。

  从创作《明天我们毕业》至今,石才夫坚持朗诵诗创作已逾30余年。他之所以能够持之以恒地耕耘于这一领域,孜孜不倦地放歌新时代,我以为既是时代使然,又有诗人不可遏止的内在驱动力。这种内在驱动力首先是源自于诗人对党的无比崇敬和对社会主义的坚定信念。100年前,中国共产党开启了“开天辟地”的伟大征程。100年后的今天,中国共产党已成为创造了无数人间奇迹的世界上最大的执政党,成为全国各族人民坚强的领导核心,昔日积贫积弱、任人欺凌的中国实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对于这样一个伟大的政党,每一位党员都会满怀崇敬与自豪,石才夫也不例外。“漫漫长路我们上下求索/茫茫星空我们抬头仰望/沧海横流中流砥柱/人民的选择给我们无穷的力量/霞飞天际日出东方/人民的幸福是我们永远的理想/中国智慧 中国速度/中国自信 中国力量/最美的风景是海晏河清/最好的天气是惠风和畅/从此,东方巨轮开启新的征程/从此,美好未来激发新的畅想”。(《新时代颂》)这种大河奔流式的情感抒发,正是诗人内心世界的真实写照。

  其次是源自于对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高度自信。石才夫长期在宣传文化部门工作,尤其是多年在《海外星云》杂志社从事编辑工作的丰富阅历,培养练就了他开阔的国际性视野和较强的文化鉴赏能力。他越是对世界各地的文明和文化传统有较深入的认知和了解,越是深刻地认识到中华民族文化的源远流长和博大精深,越是对延绵不绝、坚忍不拔的中华民族精神怀有一种深深的敬意和高度自信。“五千年的文明血脉/一代代人的家国情缘/无数仁人志士,上下求索/绵绵文脉传承,汉瓦秦砖/精忠报国,九死不悔/边关射狼,大漠孤烟/忠厚传家,仁义长存江河水/诗书继世,风骨只在谈笑间”。(《我邀明月颂中华》)他常常穿越历史时空,从悠远深邃的历史深处寻找中华民族丰沛的精神源头,探究中华民族百折不挠的品格意志。“祖先结绳记事/记下一个古老中国/他们钻木取火/点亮巍巍群山,浩浩江河/他们尝百草,铸青铜/留下一个钢筋铁骨/堂堂正正的大中国”。(《我写下的每一个字都是星火》)在石才夫的许多诗作中,我们都可以强烈地感受到身为中华儿女的自豪与自信。

  再次是源自于对祖国壮丽山河的挚爱之情。大凡诗人们没有不歌咏名山大川、没有不赞美故乡故土的,但像石才夫那样几乎写遍八桂奇山秀水的诗人却不多见。高山峻岭、江河湖泊、海洋岛屿、田畴阡陌、城市乡村、厂矿学校等,都被石才夫剪裁入诗。他有一部诗集就叫《八桂颂》。在《新时代颂》这部诗集中,这一类题材的作品也占了相当比重。因“爱”而“颂”,石才夫把自己炽热深挚的情感化为时代旋律,融入了诗歌创作之中。

  石才夫是一位有着鲜明创作主张和创作个性的诗人,他在朗诵诗领域的创作实践,凸显了其卓尔不凡、放歌时代的思想品格与艺术追求。他头脑清醒,立场坚定,明辨是非,不骑墙,不媚俗,不被各种思潮所迷惑。当有人在创作中有意无意地逃避现实、远离时代的时候,石才夫却义无反顾地投身到火热的现实生活和激情澎湃的时代洪流之中;当有人刻意躲避崇高、诋毁英雄的时候,他却高扬理想主义旗帜,高声赞美民族英雄和时代楷模;当有人别有用心地消解我们的历史、意图割断我们血脉根源的时候,他却锲而不舍地从中华民族的历史文脉中寻找精神力量;当有人觉得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的时候,他却堂堂正正、理直气壮地讴歌我们伟大的党和伟大的祖国。石才夫表现出了一个新时代诗人和文化工作管理者应有的胆识、担当和勇气。

  2021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新时代颂》的出版是为党的百年华诞献上的一份礼物。祈望石才夫笔耕不辍,歌喉不歇,在伟大的新时代里继续纵情歌唱!

编辑:韦亦玮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