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从身边生活发现诗意

——许伟诗歌印象

2021年09月17日    来源:当代广西网    作者:黄鹏    字号:[    ]

《我是一只画眉鸟》 许伟 著。作者供图

  许伟是一名金融工作者,现供职于中国人民银行崇左市中心支行。近几年来,他在业务工作之余,写下了不少诗歌作品,结集为《我是一只画眉鸟》。诗集分“亲情之歌”“我的歌”“友情之歌”“自然乡愁”“古韵”五个小辑,共收入83首诗歌作品。字里行间,发散着金融工作者的细腻和浪漫情怀,更充盈着他对故土和生活的热爱,读来舒适、亲切,也让我领略到诗人内心深处的情感世界和诗意追求。

  许伟是个60后,一直生活在左江流域花山岩画所在地——崇左这片热土上。崇左悠久的历史、厚重的花山文化赋予诗人的生活底蕴和精神寄托,化成了日常的诗意和灵感,成为他诗歌创作活跃的源泉。

  许伟善于从身边生活发现诗意。诗集中的绝大部分作品,都是写他身边的生活:“大哥在修理唢呐/擦拭音孔调试音准/今晚要吹出圆润吹出飘逸/把忧伤的音调/吹进昨天/把喜庆的音调/吹响今天和明天 ”(《蚬木村的冬至》) 。这首诗通过对身边生活的意象捕捉,发掘出平凡中的诗意,抒发诗人对生活的热爱,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品营造出来的那种朴素与自然、深情与和谐,感染了读者,让我们跟随诗人感受那缕缕诗情,一起怀念那种简单、质朴的生活。“92岁的父亲/眼里的一潭水,收藏了/他和母亲劳累的身影/养家与糊口的故事/定格在他眼角里/最后一滴泪水”(《 父亲的木工人生》)。许伟在生活中发现的诗意,如从心灵深处流淌出来的真情泉水,具有清亮的品质和甘甜的韵味;同时,蕴含着厚重的情感,也如一壶老酒,在不经意间就把读者引入细品慢饮中的深思和体会。

  许伟的诗歌有浓浓的故乡情结。这种故乡情结既是一种自我的心灵慰藉,也是一种深沉的情感释放。他热爱自己的故乡和亲人,自觉把自己的诗歌根植于故土,根植于故土上的人和情、事和物。在《吹唢呐的大哥》《父亲的木工人生》《父亲的木工箱》《母亲的相册》《母亲纳的布鞋》《孙女的笑声》《凝视》等作品中,他写故乡的亲人和常见的事物,写故乡的温情和感动;在平淡中挖掘生活的诗意,摄取人生的风景,表达对生活的感悟与思考。“夜深了/父亲的鼾声/儿女的梦呓与屋外的蛙声/合成月光小曲/在阵阵乐曲声中/母亲用粗糙的手/把叮咛锥进鞋底/把慈爱绣在鞋面/把愿望扎牢接缝之中”(《母亲纳的布鞋》)。在诸如这样反映故乡生活的诗歌中,我们可以看出诗人对乡村生活艰辛、坚韧的理解与同情,以及投入的激情与真实情感,使得他写出的作品不仅具有感染力,也有生命力;不仅能给读者予生活的启迪,也能带来人生哲理与内涵的感悟。

  许伟的诗歌自蕴其生活阅历与精神境界。在“我的歌”小辑里,他热忱地将自己工作和生活的思想历程诗意地呈现在读者面前,一方面,可以理解为他对工作的敬畏、对生活的真诚、对社会的感恩;另一方面,也可以理解为他对自己的人生得失、生活际遇、社会历练,心怀坦然,顺其自然,知足常乐的心态。如果没有这种诗意的生活态度,长期在后发展地区工作生活的他,就不会在物欲横流的红尘世界里,面对灯红酒绿诸多诱惑,依然充满对美好的憧憬,依然保持对诗意的追求,依然坚持对生活的赞颂——“让月光/滤净污浊的河流/让树林唤醒/和呵护每一棵小草/让馨香的旋律/抚平留守老人和儿童/被孤独灼伤的心灵......节日/我飞到苗寨/把壮瑶的山歌/兑成糯米酒的甜香/改编成甜美的迎宾曲/唱红民族团结的歌......”(《我是一只画眉鸟》)。

  钟嵘在《诗品序》中指出:作品都是作者文体心灵,是作者感情活动的外在表现。许伟的诗歌作品,内容广泛,既写亲情,也写友情;既写故乡,也写自我;既写自然,也写社会,反映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展示出不同层面的各种情感。钟嵘强调诗歌是体现了人的性灵,是以抒发感情为主,“物之感人”,“感物起情”。在许伟的诗集中,我看到了他在这方面的努力。

  当然,作为一个业余的诗歌写作者,他在诗歌艺术美学追求与实践上,在意象集中、思想深度、语言凝练、美感营造等方面,还需更加努力。期待他在平凡的生活中,深耕诗艺,提升精彩,创作出更多更好的诗作。

编辑:韦亦玮

公众号

抖音号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